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75章 傲娇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时江面上,数十艘龙船早已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其中一艘被涂得漆黑,船头挂一张纯黑色的旗帜,跟其他描红抹绿的船只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坐在船头的男人有一张讨喜的娃娃脸,正是夜寒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后坐着二十个准备就绪的水手,个个儿都苦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抱着桨,忍不住问道:“夜二哥,咱们可都是主子(身shen)边的精锐暗卫,干嘛把我们调来划龙舟?借的还是花公子的名头,仿佛咱们见不得光似的。”

    夜寒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,双手叉着腰,冷声道:“主子叫咱做什么咱就做什么,哪儿来那么多话?主子发了话,若是今(日ri)赢了第一,有咱们的好处。若是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咳嗽了声,没再往下说。

    他家主子向来不参与这种无聊的比赛,天知道今年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参加也就罢了,还非得借着花公子的名头,真是傲(娇jiao)。

    他想着,不远处响起一声巨响,四周的船只犹如离弦的箭,纷纷快速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开船!”他大吼一声,娃娃脸上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然而这群暗卫素(日ri)里都是杀人放火的,不曾划过龙船,因此划得歪歪扭扭,逐渐落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江边画舫上,沈妙言趴在窗台边眺望,那一艘纯黑的龙船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问道:“国师,花公子的船是哪一艘啊?该不会是那艘纯黑色的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站在她(身shen)后,盯着那艘船,冷峻的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船头的夜寒很着急,在远远看见窗边的君天澜时,更加着急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站起来,“各位,今(日ri)若是输了,咱们可得一同进刑堂了啊!兄弟们加把力啊!”

    他提起刑堂,船上的暗卫们纷纷抖三抖,不待他指挥,便拼了命地往前划去。

    画舫上,沈妙言只见那艘纯黑色的船如有神助,竟如风一般往前疾速驶去。

    前面的龙船似乎有意挡住它,不让它越过它们去,可站在船头的夜寒只冷笑了声,挥舞着大旗,一路干脆地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……”沈妙言(禁jin)不住赞叹,“国师,那就是花公子的船吧?看来咱们赢定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周(身shen)的(阴yin)沉稍稍舒缓,望了一眼房中的滴漏,忽然牵了沈妙言的小手:“去岸上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沈妙言好奇地仰头看他,他面无表(情qing),只是淡然地牵着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离开画舫,早有一辆纯黑的马车停在岸边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车,沈妙言才听见水上忽然爆发出一阵阵大喊,好似是起火了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掀了车帘看去,果然看见那艘画舫上冒出浓浓黑烟,丝竹管弦声都停了,无数侍女、侍卫们端着水盆往来救火,一些贵人们被自家的丫鬟、奴才们护着,从画舫上匆匆逃出来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君天澜:“国师,你早知道会起火?”

    否则,为什么会突然带她出来?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狭长的凤眸中都是漠然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一阵慌乱中,只听得有人高呼护驾,沈妙言一个激灵,连忙透过马车窗看去,画舫上的火愈发大了,浓浓黑烟冲天而起,火势已经从一楼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也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呢喃着,看见一名披着月白斗篷的纤瘦男人,扶着另一名贵公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顾钦原和楚云间。

    一旁的火舌袭卷了顾钦原的斗篷,他却浑然不顾,只护着楚云间,从浓浓烟火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逃到岸边,那些侍卫和奴才们连忙迎住楚云间,见他无恙,方才放心。

    楚云间则回转(身shen)望向顾钦原,他脱了着火的斗篷,手臂上鲜血淋漓,俨然是刚刚护他出来时,被横梁打伤的。

    他皱眉,冷声道:“没看见顾先生受伤了吗?!快传御医!”

    立即有腿脚利索的太监去办,侍卫们搬来一张大椅,楚云间却不肯坐,只扶着顾钦原,非要他坐下来。

    顾钦原推辞不得,只得入座,一张本就毫无血色的脸,因为受了伤,而愈发显得惨白。

    四周观船赛的人意识到他们的皇帝在此,纷纷跪地,口呼万岁,一时间整个江岸,都是“吾皇万岁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楚云间却紧皱眉头,只望着顾钦原:“顾先生稍稍忍一忍,御医马上就到了。顾先生今(日ri)大恩,朕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说罢,竟不顾(身shen)份,拱手朝顾钦原拜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折煞草民了!”顾钦原似是吓了一跳,连忙起(身shen)相避。

    楚云间趁此机会,连忙说道:“今(日ri)朕邀顾先生观龙船赛,却有贼人胆大包天,光天化(日ri)之下意图纵火谋害朕的(性xing)命。朕所处危局,顾先生应当已经窥得一二。还望顾先生,肯出山辅佐朕,((荡dang)dang)平朝野的(奸jian)佞势力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拱手拜下。

    江风逐渐大了,掀卷着岸上的旗帜和楚云间的雪白衣袍,所有人都偷偷注视着这边的动静,他们静静看着皇帝这一拜,知道他们的陛下,是真的很看重这位名满天下的顾先生。

    只是,陛下口中的(奸jian)佞势力,指的可是国师?

    “苦(肉rou)计?”沈妙言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她一眼,声音淡漠:“还好,这几(日ri)的书,没读到狗肚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颊一红:“我有很认真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噙了一丝笑,抖了抖衣袍,“该我上场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下了马车,负着双手,缓步往楚云间和顾钦原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车窗上,望着江风将他的黑色袍摆卷起,他那么高大,又气势非凡,宛如临风而去的神仙。

    他的气场那么强大,不过瞬间功夫,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“国师?”

    楚云间也注意到了君天澜,直起(身shen)来转向他,一双温润的黑眸中,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好雅兴。”君天澜说着,环视了一圈四周,“这里人蛇混杂,陛下出宫,却只带了这么点侍卫,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笑了笑,“若是有人存心要行刺于朕,即便带再多的人,对方也总能找到机会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