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79章 主子好禽·兽哦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国师?”她仰着小脸,软软糯糯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看了片刻,却什么话都没说,收了视线往(床chuang)边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上去,见他张开双臂,便搬了小凳子,乖觉地去给他更衣,仍旧絮絮叨叨地:

    “国师,喝花酒多贵啊,不如买两个干净漂亮的姑娘放在(身shen)边,收了做通房丫鬟,经济又实惠,还能随时欣赏,多好!”

    她说着,褪下君天澜的外裳,挂到一旁的衣架上,又将他里面绛紫色的内衬脱下来,从柜子里取出一(套tao)干净的雪白中衣为他穿上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已经很熟稔了,提着小裙摆忙前忙后,小嘴里不停唠叨,像是一个数落自家夫君的小小媳妇儿。

    “媳妇”这个词从君天澜脑海中掠过,让他的心倏地一紧,他怎么会想到这个词的?

    没等他想明白,沈妙言突然发出一声惊呼,他回转(身shen),便见她踩翻了板凳,往地上栽去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捞她,大掌揽住她的小腰,一个旋(身shen),便将她按在了大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他压在她的(身shen)躯上,她的(身shen)子很软很香,在他(身shen)下小小的一团,睁着猫儿一般的茶色双眸,惊骇不定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而他只(身shen)着中衣,衣襟大敞着,精壮的(胸xiong)膛贴着她(娇jiao)小的(身shen)躯,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沈妙言整个人都懵了,两人的面庞相距不过半寸,鼻尖靠在一起,瞳眸中都是彼此的倒影。

    寝房里很安静,烛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,两人能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国师,”沈妙言声音甜软,皱着小眉毛唤了一声,不安地扭了扭小(身shen)子,“你压着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好重,她快要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……”君天澜声音低沉,面色有一丝不自然,只压着她不动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沈妙言又软软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添香挑了帘子进来,“主子,顾管家说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(床chuang)上,瞳眸骤缩,呆愣半晌后,脱口而出:“主子,小小姐还这么小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觉得她一个奴婢说这话显得不大合宜,只得又改口道:“奴婢去吩咐厨房,煮一碗红糖鸡蛋给小小姐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红着脸往外面跑,刚跨出门槛,却又忍不住回头:“主子,小小姐才十二岁,您要怜惜着些啊!”

    说罢,连忙掩了门,背对着雕花木门,惊魂甫定地喘气。

    主子那么高大,小小姐那么(娇jiao)小,他压着她,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。

    再说,主子的(身shen)体那么强壮,若是动起来,小小姐那么(娇jiao)弱,可怎么受得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(禁jin)捂脸,主子好禽·兽哦!

    寝房内,君天澜坐了起来,自己理了理衣裳,将衣襟系好,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有些莫名其妙:“添香姐姐这是怎么了?好端端的,干嘛说给我煮红糖鸡蛋吃,我又不(爱ai)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去抱君天澜的胳膊:“国师,我刚刚的提议,你觉得怎么样?还是你想收了拂衣姐姐和添香姐姐做通房呢?”

    她无知无觉地蹭着君天澜,(身shen)上散发着小姑娘特有的体香。

    君天澜已经二十岁,虽从未同女人做过那种事,可到底是年轻气盛,自然受不了她一个小姑娘老这么蹭他。

    于是,他很恼火地将她拎起来,大步走到东隔间前,将她摔了进去:“以后离本座远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其妙,望着被拉上的月门布帘,一脸茫然地站了片刻,随即撇撇嘴,爬上了自己的小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月门外,一张脸(阴yin)沉可怕,对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姑娘撩拨这件事,很是恼怒,于是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添香正从小厨房回来,看见他吓了一跳:“主子,您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便探着个脑袋想往门内瞅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声:“备水,本座要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添香寻思着沈妙言是不是也需要沐浴,于是好心问道,“主子,可要把小小姐抱出来一同沐浴?”

    君天澜给了她一记冷眼,添香一哆嗦,不敢再废话,连忙去准备沐浴的水。

    “放冷水就够了。”君天澜声音泛冷。

    添香愣了愣,意识到什么,不(禁jin)回头看向君天澜,他已经大步进了隔壁厢房。

    送换洗衣裳过来的是夜寒,他隔着屏风,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,一张娃娃脸上满是纠结。

    刚刚添香把他们召集到一起,神神秘秘的,说是主子把沈小姐睡了。

    他就纳闷儿了,沈小姐那么小,主子怎么下得去手的!

    他正胡思乱想着,君天澜洗完了,从屏风后走出来,瞥了他一眼,见他神(情qing)不对劲,不(禁jin)皱眉:“有什么话,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夜寒忐忑不已,抬眸怯怯地望了他几眼,拱手先说了正事,“主子,刚刚顾总管收到帖子,说明(日ri)韩家会过来提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表(情qing)淡淡,抬脚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夜寒磨蹭着跟上去,却看见房间角落,躲着其他几名暗卫,一脸八卦意味,夜凛也在其中,不停地对他使眼色。

    于是他微微咳嗽一声,壮着胆子问道:“那个,主子啊,沈小姐她可还好?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瞧瞧?您这么强壮,沈小姐怕是吃不消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(身shen)子一顿,猛地回转(身shen)看他,夜寒吓得要死,连忙闭紧了嘴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着双手,倒也不气了,摩挲着扳指,似笑非笑,瞥过厢房的每个角落:“去院子里大树下吊着。”

    夜寒瞬间苦了脸,却又听他一字一顿说道:“每个人都去,包括添香。”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添香(身shen)子一僵,随即痛苦地吸了吸鼻子,她已经许久不曾被责罚过了,好后悔今晚多嘴多舌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走后,藏在厢房里的暗卫们纷纷走了出来,夜凛一巴掌呼到夜寒后脑勺上:“你不会委婉点问吗?!”

    夜寒摸着后脑勺,颇为无辜:“那下次换你来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(日ri)一早,沈妙言服侍君天澜洗漱穿衣完毕,出了房间,便看到院子里的大树下,挂满了倒吊的人,连添香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人影晃动,颇为壮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