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87章 对国师情根深种,无法自拔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而立,站在大椅前,似是满意于沈妙言的回答,精致的薄唇缓缓勾起一抹轻笑来。

    而韩叙之转过(身shen),君天澜的背影阻隔了他看沈妙言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最后落在她散落在大椅边的裙角上,素白的裙角上有阳光跳跃,他想起了小时候,她常常在阳光下面追着影子跑。

    当时她真的很小,软软的一团,笑起来两个酒窝格外的甜,牵了他的衣角,仰着头叫他叙之哥哥,胖而白的小手背上还有几个窝窝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躲在这个男人的后面,似乎根本不愿意看他,更不愿意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说错啊!

    对一个罪臣之女而言,贵妾的(身shen)份,已经是高攀了的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和鼻翼逐渐沁出细密的汗珠来,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,朝君天澜拱了拱手,便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窝在大椅上,拿一双狡黠的眼睛盯着君天澜:“国师,你是不是吃醋了?你不喜欢叙之哥哥,因为他对我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居高临下地扫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地转(身shen)往院子外面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跳下大椅,“国师,我在这儿呆腻了,我想回东隔间住!”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而行,依旧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沈妙言小跑着追上去,一手牵了他的衣袖,语带撒(娇jiao),“没有我伺候你起居,你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拂衣她们比你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感觉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媳妇儿亲自伺候着,自然比旁人贴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了抽,顿住步子转(身shen)看她,她没提防,一下撞到了他的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额头,这个人的(身shen)子是铁打的么,撞上去这样的疼……

    “沈妙言,要有自知之明!像你这样的豆芽菜,本座既无法一见钟(情qing),更无法(日ri)久生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字一顿,他记得这是他第三次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以前翻墙走院时,听府里小厮和丫鬟苟且时说过的荤话,于是很懂事地点点头,却依旧拽着他的衣袖不撒手:“国师又没有(日ri)过,怎么知道不能生(情qing)呢?”

    她并不大理解那个字是何意,只是听别人说过,所以随口大大咧咧地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的面色,霎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眨巴着圆眼睛,意识到君天澜生气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松开手,往后退了半步,随即跟撞鬼似的,往那座小院子冲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撒开蹄子,君天澜已经拎住她后衣领,她双脚在空中扑腾了几下,就被拎到君天澜跟前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,“(日ri)久,生(情qing)?”

    “国师,这个成语的意思是,两个人相处久了,就会产生感(情qing)。”沈妙言努力扮出一副纯真模样,朝君天澜手动比心,“妙妙同国师相处了这几个月,对国师(情qing)根深种,以致无法自拔了呢,大约这就是所谓的(日ri)久生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这小东西生了张利嘴,总是有本事给他绕来绕去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拎着沈妙言往衡芜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空中打着晃晃,不时有丫鬟侍卫路过,看见这副(情qing)景,于是一边行礼一边窃笑,让沈妙言觉得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于是她咳嗽一声,迎着风,声音稚嫩:“国师,我知道你体恤我走路辛苦,可这样拎着我,我真的很没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里子都没了,还要面子做什么?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沈妙言语噎,双脚在空中无力地扑腾两下,终于是乖乖地不再说话,被提溜进了衡芜院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了手,走到窗下,“研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,踩在小板凳上,认真地磨着墨,余光看见君天澜拿了个空白的奏本出来。

    他蘸饱了墨水,沉吟片刻,很快在奏本上落笔。

    沈妙言识文断字的能力比从前强许多,她斜着眼偷瞄过去,这奏本大约是说西南叛变的事。

    本来楚国(挺ting)太平的,楚云间一登基,就有人叛变,这并不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想想,楚云间之前拍卖沈府筹集军资,莫非是早就知道西南叛变的事儿了?

    “国师,你要去镇压叛变?”她磨着墨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写了一半,提着笔顿了顿,似乎在思考什么,又很快继续往下写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跟去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侧过脸瞥了她一眼,她小小的,还是一团孩气,(娇jiao)(娇jiao)软软的,怎么受得了军中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本座是去打仗的,不是去过家家的。”他声音冷冷,心中却想着,他走之后,她独自待在府中,怕也是不安全的,不如叫容战过来护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失望,随即又问道:“那你什么什么时候走?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还不确定。”君天澜说着,已经写完了那本奏疏,“你乖乖待在府里,不准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沈妙言拉长音调,一双圆眼睛瞅着君天澜,瞳眸中含了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韩棠之送慕容嫣回了嫣然阁,尽管她全程都很冷漠,可他却始终都是满脸的柔和:“你陪我在园子里吹了那么久的风,回去之后,叫丫鬟熬一碗(热re)姜汤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半垂着眼帘,“嗯”了一声,便转(身shen)进了嫣然阁。

    韩棠之一直目送她进了里面,才收回视线,温润的面庞有些无奈和(阴yin)郁。

    韩叙之找了来,朝他微微拱手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并未看他,只是往国师府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放下手,黑白分明的眸中掠过不悦,却什么都没说,大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嫣然阁内,慕容嫣闷闷不乐地坐了下来,阿沁捧来温(热re)的姜汤,叫她喝了祛风寒,她摆摆手,走到绣(床chuang)上躺下。

    临到用晚膳的时候,嫣然阁里突然传来消息,说是慕容嫣感了风寒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君天澜,他很淡定地用着晚膳,“叫府医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前来禀报的丫鬟应了声是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筷子拨着米饭,这几(日ri),她同慕容嫣的关系比以前要好许多,不再见了面就争吵。

    现在慕容嫣病了,她要不要去看看她呢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