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89章 国师,我疼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眼睛,用两根手指颇为嫌弃地夹起那张名帖,仔细瞅了瞅,不由疑惑地望向君天澜:“她想来拜访慕容姐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慕容姐姐关系很好吗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,他怎么知道慕容嫣跟谁的关系好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事(情qing),他是基本上不知道也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很困,于是随手将名帖扔到地上,在(床chuang)上滚了一圈,自个儿钻进了尚还温(热re)的被子里:“好吧,我知道了……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愣了愣,猛地睁开眼,她刚刚说了什么?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地盯着那拱起的一团被褥,里面的小人儿似乎突然害怕起来,将被子团成团,结结实实地把自己裹好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沈妙言听见外面没了动静,于是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来,却正好被君天澜一把拧住耳朵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语带(娇jiao)嗔,连忙抱住君天澜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的手腕比起她的要粗很多,她用两只手才勉强抱住,一双圆眼睛红红的,像是被抓住耳朵的兔子。

    而她声音细细的,又很软糯,叫人一听顿生怜惜之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望着她的小模样,声音淡漠:“沈妙言,你是不是过得太舒坦了?”

    居然敢叫他退下,楚云间都没胆子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疼……”沈妙言眼泪汪汪地仰着小脸,他的手跟铁钳似的,捏得她耳朵疼。

    可她的声音那么软那么细弱,透着女孩子特有的(娇jiao)气,听在君天澜耳中,不像是在求饶,反而有了别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浑(身shen)不舒服,脑海中更是产生一股邪念。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嫩生生的包子脸,那双湿漉漉的双眼中满是乞求……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松开手,却不自觉地掐了掐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她的面颊软软嫩嫩,白生生的,掐起来手感极好。

    “国师,疼!”沈妙言再度抗议。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手,却见他掐过的地方红通通一片,果然是力道过大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在她面前,浑(身shen)燥(热re)得很,于是一言不发,转(身shen)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睡意被他打消,盯着他的背影,根本就不懂他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沈月彤是在第二(日ri)进府的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来国师府,尽管君天澜今(日ri)上朝去了,可她依旧兴奋,不停地朝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些路径和花草树木,几乎可以想象得出,君天澜穿着一(身shen)黑色织锦长袍,面无表(情qing)走过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很快被引到嫣然阁前,望着这座漂亮精致的两层小楼,她想着来意,稳了稳心神,抬步往阁里而去。

    闺房里,慕容嫣正靠坐在(床chuang)上,巴掌大的小脸惨白一片,正在阿沁的伺候下喝药。

    沈月彤刚跨过门槛,就皱起眉头来,这房间里的药味儿也太浓了些!

    她想着,勉强露出一抹(热re)(情qing)的笑:“听说你病了,我特地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听见声音,微微转过头,眼底极快地掠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她跟沈月彤的关系一点都不好,沈月彤突然上门拜访,说是探病,实际上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请坐吧。阿沁,上茶。”慕容嫣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沈月彤落座之后,扫了眼闺房,这里有四五个伺候的丫鬟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笑了笑:“有些女儿家的私房话,我想同慕容小姐单独说说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瞥向她,她的笑容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。

    于是慕容嫣抬了抬手,示意丫鬟们都退下。

    阿沁正好端茶进来,沈月彤一手托腮,望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慕容嫣示意阿沁过来帮她披件外裳:“阿沁是我信任的人,沈小姐有话,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端了案几上的(热re)茶,轻轻拂了面上的茶叶,“听闻慕容小姐生病,我很担心,特地命人寻来了两支百年人参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站在她(身shen)后的荷香便将怀中的两只锦盒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慕容嫣却是看都不看,只静静等着她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沈月彤呷了口茶,“我昨(日ri)进宫,同姐姐说了你生病的事,姐姐也很担心,特地写了封信让我带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放下茶盏,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来。

    荷香将信呈给慕容嫣,那信封是淡金色的,封口处有红色漆封。

    大约是熏了熏香,信封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金盏香味儿。

    慕容嫣拆开来,里面是一张精美的金色信笺,上面寥寥数言,都是对她病(情qing)的关心,而最后一句,是“本宫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很突兀,叫旁人看了,觉得只是皇后娘娘在等着慕容嫣病愈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慕容嫣却明白,沈月如等的“好消息”,究竟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将信收好放进枕头下面,“皇后娘娘的心意,我收到了。多谢你跑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笑吟吟的,“但愿你真的明白才好。我姐姐还说,那条小蛇活不过几天了,你若要动手,得抓紧时间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笑了笑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沈月彤又望望这闺房的华丽摆设,起(身shen)走到(床chuang)边,从腕上褪下一只红玉手钏戴到慕容嫣的手腕上,压低了声音: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……若是慕容小姐能助我得到国师大人的心,沈府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,随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绣帕掩了唇,微笑而自信地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她走后,慕容嫣摘掉那只红玉手钏,放在掌心掂了掂,笑得嘲讽:“金银珠宝绫罗绸缎?谁稀罕她那些东西了?”

    说着,直接将那只手钏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好的红玉,顿时在地板上粉碎开来。

    阿沁服侍着她躺下,语带犹豫:“那条蛇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它死掉好了。那等祸害人的东西,留着做什么?你若是喜欢,弄干净了煮成羹吃都无所谓。”慕容嫣完全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奴婢可不敢吃那吓人的东西。”阿沁笑了笑,放了帐幔后退下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待在衡芜院里,做完功课后闲得无聊,便央着添香和夜寒,帮她在院子里的树下扎了个秋千。

    她踩在秋千上,((荡dang)dang)得越来越高,却没有几分欢喜,心思重重地朝着嫣然阁的方向((荡dang)dang),寻思着这沈月彤好端端的,突然跑过来看慕容嫣做什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