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5章 他走了,谁来护着她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唤了她一声,小丫头只拿侧脸对着他。

    他将手放到她的脑袋上,揉了揉她细软的头发,像是刻意哄她似的,难得笑了一下:“昨晚你抓得蜘蛛,可有结网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沈妙言也很想去看一看纸盒子,可是碍于君天澜在,她不想在他面前展现出期望。

    总得叫他尝尝,看人脸色的滋味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己从(床chuang)底下拿出她的纸盒子来,自顾打开,只看了一眼,便又合上,素来冷峻的容颜,多了几分笑容:“结了好大一张网。沈妙言,你将来能嫁到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说动,忍不住想要凑过去看一看,君天澜却退后一步,随即拿着纸盒离开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寻思着她辛苦抓来的蜘蛛,凭什么叫君天澜拿走了?于是她跳下(床chuang),匆匆穿上绣花鞋去找君天澜。

    昨晚的伤被涂了药,(屁pi)/股一点都不疼了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东西真是好。

    她想着,打开布帘,左右望了望,不见君天澜的影子,大约是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而书房内,君天澜将沈妙言的蜘蛛纸盒藏到柜子里,拿了自己的纸盒出来。

    他打开来,纸盒里结着又大又圆的一张蛛网,那只蜘蛛正生龙活虎地在里面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好不要脸,居然抢小姑娘的东西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追过来,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纸盒,低头一看,果然那蛛网又大又圆。

    她的心(情qing)稍稍好了点,宝贝似的将纸盒子捧在怀中,“以后不准你拿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扭着小腰回了自己的小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大椅上坐了,低头喝了口茶,声音淡漠:“把柜子里的东西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夜凛出现在房中,应了声是,便将柜子里的纸盒子取出来,带着纸盒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走在抄手游廊里,望了一眼纸盒,里面的蜘蛛早就死了,八脚朝天的,连根蛛丝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他不由震惊,难道主子是为了讨沈小姐高兴,才故意换掉的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(日ri),沈妙言对君天澜都是(爱ai)理不理的,君天澜没说什么,却叫慕容嫣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她家天澜哥哥那么好,沈妙言凭什么对他(爱ai)答不理?

    不过慕容嫣也没太多时间与沈妙言计较,最近韩棠之常常登门拜访,约她一道出街游玩,她屡屡都以“天气炎(热re)(身shen)子不爽”为由拒绝。

    可拒绝次数多了,总归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,韩棠之是真心实意想要娶她的。

    这(日ri)傍晚,她又接到韩棠之的帖子,说是约她晚上出去看焰火。

    她对焰火没什么兴致,却生了别的心思,想着这一次借着看焰火的机会,彻底拒绝了他,省得(日ri)后麻烦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让阿沁给她梳头,打算吃了晚膳就出府去见韩棠之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衡芜院中,沈妙言自个儿在小(床chuang)上盘腿独坐,把玩着(床chuang)头搁着的一些摆件儿。

    那颗七彩玲珑珠子、黑檀木的红纱碧笼佛像、拂衣给的两尊果食将军等都在。

    她玩了一会儿珠子,觉得无趣,望了眼天色,正想着出门去吃点心,偏过头,就看到布帘被掀了起来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望着君天澜那张面无表(情qing)的脸,虽然气闷,却还是乖乖下(床chuang)穿鞋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着沈妙言上了马车,一路往市集而去。

    她蜷在马车里的软榻一角,像是被霜打焉儿的茄子,一声不吭,也不像往常上街那样,兴奋地掀了窗帘往外面瞅。

    她就缩成那么小小的一团,像是把自己团起来的猫(咪mi),看着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着,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微微偏过头,就避开了他的大掌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顿在空中,最后收了回来,目光落在车窗外,“明(日ri),本座会率军前往西南镇压叛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着头,圆眼睛里闪过暗光。

    “你和嫣儿在府中,要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一个人在府中还无所谓,可小丫头是那些人的眼中钉(肉rou)中刺,那些人,怕是会想着法儿地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他请了花容战进府来照拂她,可这话却不必告诉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抬眸,夕阳从车窗洒进来,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端坐在那里,明明沐浴着暖阳,可是看起来却一派冷峻(阴yin)郁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她轻声问道: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她,她的脸笼在昏暗中,一双眼睛却晶亮晶亮。

    终于肯跟他说话了?

    他想着,淡淡道:“快则四个月,慢则半年。”

    除了叛变,他还有些别的事想做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不知怎的,竟有点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他要去这么久吗?

    他走了,谁来护着她?

    她想着,却不敢问出口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君天澜带她去临江的金玉满香楼吃好吃的,他在四楼有一间专属雅间,平(日ri)里掌柜的都是为他留着的。

    他叫了一桌好吃的,沈妙言也不客气,撕了只酥香的鸡腿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吃东西的小模样,自己的食(欲yu)也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两人吃完晚膳,沈妙言摸着鼓鼓胀胀的小肚子,却见小二哥推门进来,又上了几道点心。

    这些点心做得精致小巧,豆沙馅儿的南瓜饼、梅干菜扣(肉rou)小圆烧饼、松仁胡桃百果糕、冰糖粳米雪蒸糕,还有一壶沁凉的桂花酸梅汁。

    她一见就喜欢,拿了块百果糕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白胖的小手抓着百果糕的模样,忍不住地皱眉,小丫头已经十二岁了,个子不高也就罢了,这些(日ri)子被拂衣和添香(娇jiao)养着,看着竟是圆了一圈。

    刚刚上楼时,他还听见小丫头在旁边直喘气。

    于是沈妙言刚啃了几口,就听到君天澜淡淡开口:“晚上吃多了不消食,叫拂衣带回去,明天再吃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望向他,他依旧是面无表(情qing)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那双狭眸中隐隐闪烁的,是……嫌弃?

    她不乐意地翻了个白眼,将那块百果糕吃完,在添香端来的水盆中净了手,“吃几块糕点都舍不得,还得留着明天吃,明天吃都不新鲜了!传出去,都要说国师小气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语噎,沉默了半晌,从袖袋里取出一枚钥匙丢给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