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6章 等它们长到这么高,我就回来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睨着眼看去,看了半天也不认识,最后道:“国师这是要把府里的门钥匙给我?国师要我搬去门房看门吗?我能不能养两只大狗?万一有歹人前来偷窃,我一个人是拦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她板着脸说话,却又自带一股童真,叫君天澜听了又好气又好笑,可面上却依旧淡淡,说道:“这是沈府的门钥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定地喝着桂花酸梅汁,心想沈府的门钥匙关我什么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无动于衷,不由挑眉:“不要?”

    沈妙言疑惑地望向他,她要沈府的门钥匙做什么?

    等等,沈府的门钥匙?!

    她如大梦初醒,一把将钥匙抓在手里,“要要要!我要的要的!”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暗自发笑,这小小姐也真是个宝贝,后知后觉的功夫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手掌心的黄铜钥匙,恨不得亲它一口,随即抬头望向君天澜:“国师,你怎么会突然把它送给我?”

    “心(情qing)好。”君天澜抿了口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定定望着他端坐饮酒的姿态,忽然站起来,扑过去抱住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君天澜愣了愣,鼻尖萦绕着她(身shen)上皂荚的清香,一时之间,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小脸埋在他脖颈间,寂静之中,她轻轻出声:“国师,那晚的事,我不怨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打仗,一定不要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,我在府里,和慕容姐姐一起,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尾音有点发颤,似乎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狭眸幽深,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焰火正盛时,君天澜牵了沈妙言的小手,在街上一路逛着走回去。

    路边上有老伯在卖种生,这东西是将绿豆芽、小豆芽、小麦芽等幼苗拿蓝红两色的丝带绑了,放在盛了水的青花瓷浅碗里,看起来葳蕤漂亮,别有一番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沈妙言喜欢,君天澜就让拂衣拿碎银子买了一个给她。

    她一手抱着小碗,边走边盯着里面(娇jiao)嫩碧绿的幼苗,心里面全是欢喜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着她的小手,一大一小穿过闹市,焰火在他们背后盛放,美丽绚烂至极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江边泊着的一艘画舫内,慕容嫣正和韩棠之对坐在蒲团上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摆着矮几,上面全是慕容嫣喜欢的点心瓜果和佳酿。

    地面上铺着光可鉴人的竹席,雪白的纱帘帷幕高高卷起,满天焰火在天际绽放,倒映在前方的水面上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明明该是良辰美景夜,可画舫里却寂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焰火声中,韩棠之半垂着眼帘,声音低沉:“当真不想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值得更好的。”慕容嫣双手交叠在裙面上,声音冷静。

    韩棠之偏头看她,她那张苍白的小脸透着病态,包裹在华衣中的(身shen)子骨,纤细得叫人怜惜。

    她总是长年累月的生病。

    他想着,垂眸,将手中剥了一半的橘子放到果盘里,“我不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“天澜哥哥那里,还望韩公子能够亲自去说。”慕容嫣知晓自己这话很有些过分,可到底是不(爱ai)的,她必须说出来,“只说,咱们不适合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沉默片刻,缓缓笑道:“好。不过,得等到国师从西南回来再说,好吗?”

    “西南?”慕容嫣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国师要去西南镇压叛变,明(日ri)一早出发。”

    慕容嫣猛地起(身shen),杏眼中都是震惊,她并不知道天澜哥哥要出征!

    她重重喘着气,扶着阿沁站起(身shen)来,一脸凝重地准备离开画舫。

    韩棠之也站起(身shen)来,伸手拉住她的手腕,“嫣儿,你要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这样叫我!”慕容嫣挣开他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国师?”韩棠之盯着她,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慕容嫣回视着他,他那张温和如玉的面庞,在灯火下看起来弥漫着忧伤。

    她想说是,可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眸,却终究什么都没说,决绝地转(身shen)上岸。

    韩棠之扶着大椅的扶手,慢慢坐下来。

    他独坐在一船灯火里,背对着岸边的繁华,灯笼的光在他的眼睫上跳跃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,很悲伤。

    而慕容嫣上了岸,忽然驻足回头,就看见那艘灯火通明的画舫逐渐往江心驶去。

    她想着韩棠之始终温和的笑,只觉心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她又摇了摇头,将这份奇怪的感觉抛到脑后,和阿沁一道上了回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可是等慕容嫣来到衡芜院,却被院门口的侍卫告知,国师已经睡下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却又不敢争吵,只得失魂落魄地回了嫣然阁。

    国师很希望她和韩棠之在一起,所以是不愿意见她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,又有点恼恨韩棠之了。

    翌(日ri),天还很黑的时候,沈妙言就听见寝房里起了动静,国师似乎已经起(床chuang)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东隔间雕花月门的门帘被卷起,君天澜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被子拱起一团,看不见人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了会儿,正要离开时,沈妙言从被子里钻出一个小脑袋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昏惑的烛火光线里,君天澜看见小丫头的头发很乱,大约是睡姿不好,头发全都偏到了一边儿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的头发很细很软,于是想要抬手去揉一揉,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圆眼睛很亮,跳跃着烛火的光芒,“国师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她已经问过一遍,可是她就是想要再问一次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落在(床chuang)头的种生草上,比了一下高度:“等它们长到这么高时,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着,在心里记牢了那高度。

    她想说些祝福的话,却发觉说不出来,最后望了眼他空落落的腰间,轻声道:“我上次给你做的石榴花荷包,都不见你戴过……那个可以保平安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“嗯”了一声,又摸了摸她的脑袋,这才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(床chuang)上呆了半晌,忽然跳下来,赤着脚跑到窗前,支起窗户,看见他带着夜凛等人出了衡芜院,很快融进远处的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她趴在窗台上,有点舍不得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