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99章 他的征服欲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去了沈府?”

    沈月如坐起来,立即有两个宫女上前,给她整理衣裳和松松散散的发髻。

    “是啊!国师大人上次不是拍下沈府了吗?没想到,兜了一圈,似乎又落到沈妙言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的语调里带着一股妒忌,美眸之中闪烁着恶毒,“姐姐,那沈妙言明明是个草包,可咱们以前每次参加宴会,都得跟在她后面。即便咱们想方设法地抹黑了她的名声,可在外人眼中,不管咱们的才貌如何比她出众,她的(身shen)份都摆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不同了,现在她只不过是个罪臣之女,而姐姐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,你要捏死她,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!”

    沈月彤说着,拉了拉沈月如宽大的衣袖,“姐姐,不如趁着国师大人去西南征战的机会,咱们弄死她?慕容嫣是指望不上了,但沈妙言必须死。她活着,对我们而言就是个威胁。若是叫她知道那件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彤儿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及时打断她,语带威严,“这里是皇宫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抿了抿嘴,“姐姐莫非是对她,没了杀意?”

    沈月如起(身shen)坐到宽大奢华的象牙镂花梳妆台前,任由宫女为她梳理着如云长发。

    她透过镜子,静静看着沈月彤焦急而发狠的脸,语调轻慢:“急什么?本宫倒是觉得,留着她慢慢玩,比杀她更有趣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收回视线,看着镜中画着精致妆容的年轻面庞,她也曾想过,杀了沈妙言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可是,想一想曾经因为(身shen)份比不过沈妙言,而在京城贵女圈中所受到的轻视,她就恨不得将沈妙言踩进泥土里,叫所有人都知道,如今她沈月如,才是高高在上的那朵云。

    她抬手,触摸着吹弹可破的玉白肌肤,曾经那些轻视嘲笑她(身shen)份的小姐们,早已被她用各种手段,远嫁荒野之地,如今怕是过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可是,还不够。

    她的瞳眸一片幽深,那个最该死的人,除了家破人亡,还没有遭到该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沈妙言……

    她朱唇轻启,无声地念着这个名字,须臾,嫣红的樱唇缓缓浮起一抹浅笑,风华无限,却也(阴yin)狠无限。

    沈月彤望着镜中的姐姐,有些被这个笑容吓到,半晌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守在外面的采秋匆匆进来:“启禀娘娘,陛下驾到,已经到了门口!”

    沈月如回头瞥了眼沈月彤,“你且记着,本宫对沈妙言的厌恶,不比你少。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站起(身shen),望着冷冰冰的姐姐,只得屈膝行了个礼,很快被领着从后门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负手走进来,宫女们在沈月如的带领下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后,凌厉的双眸显得有些深邃,随即微微俯(身shen),亲自将她扶起来,一同坐到榻上。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垂着眼帘:“陛下来得匆忙,臣妾还未来得及梳洗呢,叫陛下看见这副邋遢样子,倒是臣妾的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轻笑了声,伸手摸了摸她垂落在腰间的长发,“如儿的头发最好,摸起来柔软舒服。这么披散着,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似是愣了愣,没料到楚云间会忽然夸她,于是连忙低头:“臣妾谢陛下赞赏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望着她恭敬的模样,却觉得刚起的兴致一时又没了。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不过是夸你两句而已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称是,笑道:“陛下,臣妾为您泡茶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宫女们很快捧来泡茶的一(套tao)繁琐工具,沈月如跪坐在地面的蒲团上,神态和动作都极尽优雅,很快,寝(殿dian)中便弥漫开淡淡茶香。

    楚云间依旧坐在软榻上,面如冠玉的脸上虽然挂着浅浅的笑,可那双眼中却分明没有丝毫笑意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沈月如泡茶的动作,尽管这动作优雅美丽,可在他眼中,却全是卖弄。

    后宫之中,太多女人寻着各种机会,向他卖弄才貌,向他讨好,以期承宠。

    太多了,就不珍贵了。

    沈月如端着泡好的香茶走过来,小心翼翼放到他面前,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端起茶盏,轻轻呷了一口,“浓淡适中,好茶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敷衍,沈月如望着他的面庞,果然无法从他脸上读出丝毫赞赏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喜欢,臣妾以后定会常常泡给陛下喝。”她垂下眉眼,说着不逾矩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沉默片刻后,楚云间把玩着杯盏,说来也巧,这杯盏恰好绘着两朵火红的榴花。

    他有意无意地提起道:“近(日ri)后宫颇为平静,皇后治理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托了陛下的福气。”沈月如屈膝低头,心里却有些打鼓,听陛下的口气,分明是不大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什么平静,莫非是嫌弃后宫诸人无趣?

    她揣度着楚云间的心思,美眸中掠过暗光,难道,陛下又要选秀?

    楚云间见她回答得规规矩矩很是不解风(情qing),于是将杯盏放到桌案上,把话说得更明白些:“那个沈妙言,倒是个有趣的丫头。后宫中,鲜少有像她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低着头,心中几乎被这话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陛下他,难道对沈妙言起了什么心思?!

    可沈妙言,只有十二岁啊!

    她稳了稳心神,抬头望向楚云间:“陛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所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笑得深不可测,随即起(身shen),大步走出了椒房(殿dian)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只有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在没有得到那样东西前,并不妨碍他找些小乐子。

    他鲜少对女人感兴趣,可沈妙言,的确撞进了他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那样桀骜不驯、顽劣嚣张的小丫头,他倒是很想尝尝,征服之后是何滋味儿。

    尽管她只有十二岁,可他是九五之尊,只要他想,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沈月如带着众多宫女们恭送他离开,等到他的脚步声彻底消失,她缓缓抬眸,一双剪水秋眸中都是复杂。

    或许,她的确不该留着沈妙言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