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3章 不能让她孤单赴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慕容嫣的双眼已经无法聚焦,伸出手想要触摸沈妙言的面颊,却颤抖着找不到那温暖的所在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怔望着她,最后紧紧握住她那只纤瘦而骨节分明的手,声音极轻:“慕容姐姐,我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嫣似乎听不见她的声音了,只反握住她的手,像是水中濒死的人抓住稻草,整个人在她怀中痉挛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到底只有十二岁,虽然在天牢中待了三个月,可终究从未真正见识过死亡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,她很害怕地想要离开这里,但是她知道她不能。

    她不能,让慕容嫣一个人孤单赴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感受,但是有人陪着,或许,会多一点温暖?

    于是她颤抖地拍了拍慕容嫣,强忍住内心的恐惧,低喃出声:“慕容姐姐,你不要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嫣逐渐没了呼吸,她躺在沈妙言的怀中,一动不动,面色惨白地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抱着她,窗外是雨打荷塘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门外传来嘈杂声,沈月如带着众人赶过来,刚跨进门槛,采秋便尖叫了声,连忙挡住沈月如:“娘娘莫要进去了!”

    沈月如一把推开她,戴着金甲(套tao)的手扶着门框,看清了死的是慕容嫣,一双美眸中掠过几抹暗光,随即冷声道:“沈妙言,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可惜了,没能毒死沈妙言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可以把原计划改一下,让沈妙言背上陷害功臣遗孤的罪名。

    顾明带着国师府的人也赶了过来,他瞧见这(情qing)景,知晓慕容嫣是中毒了,于是一把拉出素问,“快过去瞧瞧!”

    素问被推出来,盯着地上的慕容嫣,一双眼泛着冷意。

    不需要仔细瞧,就知道慕容小姐已经没了气。

    她垂眸蹲下,检查了一下慕容嫣的(身shen)体和散落的点心,声音淡淡:“有人把砒霜掺和进了点心里。”

    不等众人说话,采秋便皱眉呵斥:“三小姐,你到底在做什么?!虽然你和慕容小姐不和,但小小年纪,心思怎能如此狠毒?!”

    沈妙言什么都没说,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慕容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窃窃私语起来,事发时只有沈妙言在这里,不是她做的,又是谁做的?

    而国师府中的人,大部分都抱之以怀疑的目光,这些天沈小姐和慕容小姐关系颇好,应当不至于下毒害人吧?

    素问起(身shen),静静看着沈月如:“沈小姐之前一直和我在一起,奉皇后娘娘之命,去叫厨娘做点心,但是去的乃是衡芜院的小厨房,那里的厨娘可以作证。所以,沈小姐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动手。”

    顾明板着脸,朝沈月如拱了拱手:“启禀皇后娘娘,大厨房这边一直被娘娘的人把守,沈小姐又如何能在娘娘的眼皮底下动手下毒?”

    国师府的人闻言,觉得甚是有理,于是纷纷质疑地转向沈月如。

    采秋冷声道:“怎么,顾管家的意思,是我们娘娘的人下的毒?可娘娘素来体恤慕容小姐,往(日ri)里不知赐了多少东西,无冤无仇的,干嘛对慕容小姐下手?”

    沈月如扶着忍冬的手跨过门槛,盯着跪坐在地上的沈妙言,声音沉痛:“妙言,你太让本宫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,便定了沈妙言的罪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,静静跪坐在地上,抱着慕容嫣,瞳眸中都是冰冷。

    厨房内安静得诡异,只能听见雨打荷塘的声音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沈月如缓缓侧过(身shen)子,准备离开:“你虽是本宫的堂妹,可本宫,终究不能不顾枉法地包庇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似是难以抑制悲痛,一手紧紧抓住门框,金色的长长甲(套tao)在墙上划出刺耳的声音,眼圈泛红,背对着沈妙言,在面前众人的注视下,沉痛地闭上双眸。

    采秋望了眼沈妙言,开口说道:“娘娘,毒害功臣遗孤,罪当问斩!三小姐年纪尚幼,若是送去菜市口,终究不好看。不如,让嬷嬷们帮她一把?”

    沈月如回头,瞥了眼沈妙言,美眸中露出一抹快意,声音听起来却依旧沉重:“妙言,你可怨姐姐?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慕容嫣平放到地上,面无表(情qing)地站起(身shen)来,定定注视着沈月如:“不怨。因为我不是凶手,所以该死的人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雨声更加急促,像是一出大戏即将开场的鼓点。

    沈月如的手愈发收拢得紧了,“妙言,这一次,本宫无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采秋立即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两个膀大腰圆的宫嬷嬷立刻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手中还拿着一根手指粗细的麻绳。

    “沈三小姐,您做了歹事,阎王爷自然是要收您的。您到了九泉之下,可不要怨恨我家娘娘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笑得狰狞,伸手便去抓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的手还没碰到沈妙言的衣裳,素问已经将沈妙言挡在(身shen)后,一张小脸全是寒意。

    采秋不由大喝:“怎么,你这丫鬟是要抗旨不遵?!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国师府的其他人全部自觉地站了过去,挡在了沈妙言(身shen)前。

    添香更是从外面直接跃进来,拔出一柄雪亮的长剑:“谁敢动小姐一下,我削了谁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大胆!竟敢在皇后娘娘面前拔剑,你是想要图谋不轨吗?!”采秋站在沈月如(身shen)前,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沈月如带来的人全都站了出来,将她围在中心,宫中的侍卫更是从外面鱼贯而入,纷纷拔出手中刀剑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厨房内拥挤不堪,双方剑拔弩张,局势十分紧迫。

    顾明的额头沁出了细汗,若是打起来,凭着皇宫这些人,自然是打不过国师府的暗卫的。

    可一旦动手,就不是“沈小姐毒害功臣遗孤”这样简单的事了,怕是整座国师府,都会被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沈月如盯着对面的沈妙言,也不怕撕破脸皮了,直接冷声道:“沈妙言,你真的想牵连这些无辜的人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双圆眼睛紧盯着她,沾血的双手攥成了拳。

    她不想连累这些人,但也不愿意死。

    正在双方僵持之时,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