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4章 皇后之位又如何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厨房外面的人发出尖叫,众人看去,只见宫女们惊恐地退避到两旁,一(身shen)火红衣衫的妖冶男人跨坐在枣红马上,穿透重重雨幕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宫女们的衣衫,花容战一脸冷然地直接跃马到了屋檐下,潇洒地跨下马,提着马鞭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他像是没看见沈月如似的,望了眼地上慕容嫣的尸体,随即一把拽住沈妙言的手腕将她拉到(身shen)边,上下打量后,见她没受伤,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慌张的。

    昨晚有小厮回报,说南城那边的货物出了事,他连夜赶去,却发现根本就没出事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可能是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计,因此冒着大雨马不停蹄地赶回来,却没料到,国师府竟然出了这样大的事!

    慕容嫣。

    他沉重地望了眼地上的女孩儿,她不过十四岁的年纪,甚至还没有及笄。

    若是韩棠之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那个总是温润如玉的君子,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他的粗心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向沈月如,眉眼犀利地拱了拱手:“皇后娘娘,这事儿既没有人证,更没有物证,无法证明是沈妙言下的手。以草民之见,不如移交给大理寺处理?想必,大理寺卿会做出最公正的审判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!谁准许你跟娘娘说话的?!”采秋皱眉大喝。

    花容战周(身shen)煞气顿时四溢出来,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盯着采秋,采秋惊了惊,没想到一个商人,竟也能有这样骇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往后面缩了缩,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沈月如在宫女们抬来的大椅上坐了,摆弄着甲(套tao),声音平淡:“本宫也不跟你们磨叽了,沈妙言今(日ri),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她带来的都是自己人,这个时候,倒也不必再装端庄演良善。

    这边,花容战抖了抖湿透的长袍,也在大椅上坐了,吊儿郎当地翘起二郎腿:“今(日ri),本公子还就护定了沈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常言说,民不与商斗,商不与官斗……怎么,花公子这是铁了心,要同本宫过不去?”

    沈月如缓缓抬眸,眉目流转之间仿佛淬了霜雪,那股子母仪天下的温婉大方全都消失不见,只剩下凌厉和冰冷。

    花容战低低笑了起来,沈妙言静静看着他,这个时候才发现,这个素(日ri)里总是不正经的花狐狸,认真起来时,竟也这般可怕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了顾钦原那冰冷彻骨的一记眼神,国师(身shen)边的人,似乎就没有简单的。

    沈月如没有耐心再玩下去,于是抬手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们立即上前,来势汹汹地想抓沈妙言。

    花容战长腿一伸,直接勾住一条板凳踹了出去,立时就绊倒了四五个侍卫。

    夜寒和添香更是直接拔刀上阵,一时间整个厨房乱成了一锅粥,到处都是尖叫和打杀声。

    花容战紧紧抓着沈妙言的手,另一只手摇开折扇,在这些侍卫们中间移动自如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沈月如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,屡屡有刀剑从沈妙言(身shen)上擦过,却也仅仅只是擦过。

    她很焦急,今(日ri)若是弄不死沈妙言,以后可就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。早知道花容战回来的这样快,当初就让(奸jian)细报一个更远的地方让他去。

    她想着,还未回过神,就见一阵冷风迎面而来,花容战的折扇已经抵住了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一僵,修剪精致的柳眉紧紧皱起,抬眼盯向一脸冰冷的花容战:“你可知,我乃当朝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亮的巴掌声响起,沈月如的脸被打得偏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大厨房一片兵荒马乱中,沈妙言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冷漠,沉声开口:“沈月如,这是本小姐赏你的。我现在不能对你如何,所以慕容姐姐这笔账,咱先记着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沈妙言她,竟然打了皇后?!

    她不过是个罪臣之女、国师府的侍婢,她怎敢打皇后?!

    厨房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盯着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沈月如缓缓抬手,捂住通红的半边脸,一双美眸中都是震惊,沈妙言,她怎么敢?!

    随即,那震惊猛地化为震怒,她不顾花容战抵在她脖颈的折扇,扬起手就去扇沈妙言的耳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退一步,花容战的手牢牢握住沈月如的手腕,铁钳似的,容不得她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!本宫是皇后!”沈月如怒声,在寂静的屋子内格外威严。

    “皇后又如何?若是没有沈国公府,你以为会有如今的沈御史府?!”沈妙言冷声,唇角挂着讽刺的笑容,“偷来的皇后之位,你觉得你能坐得稳?!”

    随着她声音落地,一个温和却又容不得人忽视的声音自长廊外响起:“偷来的皇后之位?”

    众人一齐朝门口看去,就见(身shen)着素色长袍的男人背着手跨进门槛,他的袖口和领口都用金龙纹边,长发用龙腾祥云的金冠高高束起,模样俊雅出尘,周(身shen)的气质却隐隐透出一股凌厉。

    宫人们纷纷跪下,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缓步迈进来的楚云间,他,是来给沈月如撑腰的吗?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楚云间带来的精锐(禁jin)军们在大雨中排列整齐,暴雨浇打在铠甲上的声音令人莫名的焦躁。

    莫非,今(日ri)真的是她沈妙言的死期?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被慕容嫣一事惊动前来的?”

    沈月如软声,迈着莲步走到楚云间的(身shen)边,刻意将通红的半张脸展示给楚云间看:

    “陛下今(日ri)冒着大雨过来为慕容嫣做主,为臣妾做主,臣妾不胜感激呢。”

    她睁着一双盈盈泪眼,脸上的巴掌印格外明显,看起来少了几分母仪天下的气势,多了几分叫男人怜惜的柔弱。

    沈妙言嗤笑,就这幅模样,还皇后,整个一妖妃形象!

    沈月如注意到她的笑,美眸中掠过重重算计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沈妙言年幼不懂事,又是臣妾曾经的堂妹,臣妾可以原谅她打臣妾的这一巴掌。可嫣儿乃是功臣遗孤,岂能被白白毒害?不知陛下认为,该如何处置沈妙言?是就地处死,还是先收押进天牢,来(日ri)问斩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