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5章 陛下心疼三小姐呢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落在沈妙言的面庞上,但见她静静站在那里,脊背笔直,一双圆圆的眼睛里都是倔强。

    他削薄的唇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:“打得好。”

    打得好?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,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一些胆大的将目光移到沈月如脸上,皇帝陛下是说,沈妙言这一巴掌,打得好?

    沈月如的脸色由白转红,又由红转青,最后几乎黑透了,一张脸满满都是尴尬和不可置信:“陛……陛下?”

    楚云间看都没看她一眼,踩着满地狼藉,走到沈妙言跟前,俯下(身shen),食指抬起她的下巴,平视她的双眸:“沈妙言,今(日ri)慕容嫣之事,朕相信你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稚嫩的小脸上都是警惕。

    楚云间直起(身shen),俯视着她,薄唇上的笑容更深了些,声音淡淡:“来人,把沈妙言带回皇宫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两名功夫高深的侍卫进来,一左一右站在了沈妙言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花容战正要阻止,楚云间抬眸看向他:“花公子今(日ri)来得正好,慕容嫣的案子,朕破例交由你协助大理寺卿查办。什么时候办好,朕什么时候赦沈妙言无罪出宫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花容战望向沈妙言,却见沈妙言紧紧盯着楚云间的背影,双眼中都是不加掩饰的仇恨。

    他正要说话,沈妙言迈开步子,竟跟上了楚云间。

    花容战不安地收拢折扇,他知道沈妙言和楚云间之间的复杂关系,可沈丫头这么坚定地跟着楚云间进宫,究竟是相信他的查案能力,还是觉得,她能在宫中对楚云间报仇?

    沈月如则不可置信地盯着他们二人的背影,最后黑着脸,扶着忍冬的手,脚步踉跄地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长廊外停着一顶装饰华丽的软轿,一个小太监跪在长廊台阶下方的泥土里,背部平直。

    楚云间踩着他的背跨进软轿内,抬眸看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那个小太监,他看起来不过十岁,小脸苍白,整个人都被大雨淋湿了,可背部却稳如泰山,大约是被人踩惯了的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小嘴,踮着绣花鞋跨过他的背,蹦进了轿中。

    轿帘被人放了下来,沈妙言堪堪坐下,轿子就被抬起,平稳地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抓着裙子,听见楚云间含笑开口:“刚刚为何要跳着进来?嫌他的背被雨淋湿了不干净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有抬头,也能察觉到楚云间锋利的目光。

    连带着,她都觉得楚云间脸上的笑容,也定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“朕在问你话。”见她不回答,楚云间加重了语调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抓着裙子,“没有!”

    楚云间端坐着,盯着她,轿中一片沉默,只能听见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也不再开口说话,只是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己缩在角落,因为慕容嫣的死,心中还很悲伤。然而又因为楚云间和沈月如这两人,她一个都搞不定,所以连带着又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若是能在楚云间(身shen)边待一段时间,或许可以找到他在朝堂的布置,等国师回来,把这些秘密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她心里打着小算盘,圆圆的瞳眸中不时闪过暗光。

    轿子是在乾和宫大门前停下的,轿帘被掀开,沈妙言偏头看去,又是那个小太监趴在地上,楚云间踩着他的背下去,立即有太监为他撑伞。

    他负手站在伞下,回头看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唇,慢慢吞吞从轿中挪出来,望了眼那个瘦弱的小太监,终究不忍踩上去,于是拎着裙子直接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立即有小宫女给她撑了伞,楚云间负着手没再看她,往乾和宫中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在他后面,踩着汉白玉台阶往上走,触目所及都是庄严的宫(殿dian),远处一些(殿dian)宇掩映在烟雨之中,看起来颇有些虚幻。

    进了宫,李公公走过来,望了眼沈妙言,轻声说到:“陛下,几位大人已经等在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点点头,瞥了眼沈妙言,似是在思考该如何处置她,随即很快说道:“把她带下去好好沐浴更衣,放在仪元(殿dian)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公公恭恭敬敬地应了声,目送楚云间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楚云间走后,李公公转向沈妙言,一张白净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沈姑娘,跟咱家过来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带下去沐浴完毕,换了一(身shen)小宫女的衣裳,挽着两个双丫髻。

    她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,李公公抱着拂尘转(身shen)看她,这小姑娘双眼生得又大又圆,看起来灵气可(爱ai),怪不得会得陛下喜欢。

    若是被陛下收用了,将来怕也是前途无量的。

    他想着,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谄媚,带着沈妙言往仪元(殿dian)而去:“陛下让三小姐在寝(殿dian)里伺候,这寝(殿dian)里的活儿又不重,可见陛下是心疼三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嘴巴,瞳眸黯淡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若让她挑选,她宁愿选择待在书房,说不准,能偷窥到什么机密。

    李公公有心在她面前卖个好,于是又道:“今(日ri)国师府的事,咱家可是听说了。三小姐当众打了皇后娘娘,娘娘怕是容不得你了,这宫中娘娘势大,你还得小心才是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压根儿不想跟他说话,可到底要在这宫中生存一段时间,得罪人不好,于是不得不耐着心说道:“有劳公公指点,妙言指着公公照拂呢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稚嫩,听得李公公心(情qing)大好,笑眯眯说道:“不是咱家吹牛,这宫里,咱家还是说的上话的,只要三小姐好好伺候陛下,那是绝对不会吃苦头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已经到了寝(殿dian)门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跨进门槛,寝(殿dian)内布置得奢华端肃,她正要回头问李公公她平时负责干什么,可(身shen)后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走了进去,伸手想要摸一摸摆在多宝格上的花瓶,还没摸上去,就听到一个略显尖锐的女声响起:“不准乱碰!”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连忙收回手,就瞧见一个大宫女拿着鸡毛掸子走过来,一把将掸子塞到她手里,皱眉说道:“新来的吧?以后负责打扫寝(殿dian),这里面的东西,都价值连城,不要随便乱动!第一次就算了,下一次被我看见你乱摸,就打烂你的手!”

    说罢,就带着满(身shen)戾气跨出门槛。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其妙地回头望了她一眼,随即不以为意地将鸡毛掸子丢到地上,自己好奇地翻看起寝(殿dian)里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她翻了好一会儿,却没找到任何奏章文书,(殿dian)中全是些普通的古玩字画。

    她正挑剔地翻着角落里一口青花瓷绘山水大缸,突然听见背后传来稚嫩而清冷的声音:

    “你不能动这里的东西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