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6章 嫣棠番外: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早(春chun)二月,正是河水解冻、万物生长的季节。

    慕容府后院绣楼内,一个五岁的小姑娘坐在梳妆台前,她的脸蛋没有同龄人的圆润白胖,整个人都很消瘦,一双杏眼透着懵懂,看着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她乖巧地端坐在绣墩上,由着绣禾在她的小脸上搓了香膏。

    绣禾只比她大一点,面庞(娇jiao)俏,笑嘻嘻说道:“小姐,奴婢听说,前院里来了大人物呢!”

    “大人物?”

    “奴婢也不清楚是谁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就有个嬷嬷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进来,“小姐,该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嫣立即捏了鼻子,“你走开,我不要喝那个东西!”

    “小姐不喝药,(身shen)子怎么好得了?这是大补的药,金贵着呢。”嬷嬷说着,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!”慕容嫣站起(身shen),推开她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慕容府花园里的景色极好,小慕容嫣坐在溪水边的石头上,只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个白衣少年,装模作样地手持折扇,听见那细弱的哭声,就偏头去看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透过几棵杏花树,果然瞧见一个小姑娘穿着杏黄色的衫裙,抱膝坐在石头上,从后面看,(身shen)形十分瘦弱。

    引路的小厮笑道:“那位就是府上的小姐,小姐(身shen)子不好,每(日ri)都要喝一碗苦药。今(日ri)这大约又是吃了苦药,在这里伤心呢。小姐总是这样(爱ai)哭。”

    少年笑容透着鬼灵精,也不跟那小厮往前走了,折了步子走到慕容嫣(身shen)边,“听说,你吃了苦药?”

    慕容嫣抬起头,她并不认识这个少年,于是拿手背抹了抹眼泪,将满是泪痕的小脸扭到一旁:“我吃什么,与你何干?我又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少年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眉眼之间都是笑容:“真是个傻丫头!不过一碗苦药罢了,也值得你哭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因为喝苦药才哭!”慕容嫣撅了嘴,望向少年,想说什么,却又傲(娇jiao)地将小脸扭过去,“你才傻,跟你说了你也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这样哭,会哭伤(身shen)子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,随手捡了颗小石子在掌心掂了掂,望了眼在湖里游来游去的两只鸳鸯,道了声“瞧好嘞”,就直接将石头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嫣抬眸看去,那小石头在湖面砸出了水花,吓得两只鸳鸯狼狈地游开,甩了满(身shen)的水。

    她觉着好玩儿,忍不住笑了起来,突然手心被人塞了一颗石头,“你也试试。”

    她望了眼眉眼如画的少年,便跃跃(欲yu)试地将小石头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头正好落在其中一只鸳鸯(身shen)边,吓得它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只露出个(屁pi)·股在外面,过了好一会儿才敢探出头,东张西望,好似在找凶手。

    慕容嫣捧腹大笑,“真好玩儿!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少年唇角噙着一抹笑,想起还在前院跟慕容将军说话的人,便随口说道:“君天澜,我叫君天澜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啊……

    慕容嫣在心底默诵了几遍,认真地记住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少年摇着折扇,声音含笑:“记住了,(日ri)后若是心(情qing)不好,就只管捡石头砸鸭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才不是鸭子,明明是鸳鸯!

    慕容嫣在心底说着,却又问道:“我在房间里的时候,心(情qing)更加不好。房间里又没有鸭子,我砸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傻丫头!当然是摸到什么砸什么。”少年不以为意地说着,折扇摇得更欢。

    慕容嫣把他的话记住了,又觉着冷,于是抱紧了膝盖:“你别扇了,好冷的。又不是什么大才子,附庸风雅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小姐脾气上来,突然伸手夺了他手中的折扇,直接砸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少年愣了愣,随即大笑着拍手:“砸得好!可解气?”

    慕容嫣面颊微红,只傲(娇jiao)地别过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少年嘴角含笑,又问:“你喜欢才子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温柔的人,最好像是书中写的那样,谦谦公子,温润如玉……”慕容嫣歪了歪脑袋,“爹爹说,将来要把我嫁给温润如玉的君子呢。”

    少年盯着她出神的侧脸,尽管她还这么小,尽管她看起来瘦瘦巴巴,可不知怎的,这一瞬,她那双杏眼格外的漂亮,像是蕴藏进了一整个(春chun)天。

    他的心莫名被这一双眼触动,完全没听见她后面又说了什么话,心里只牢牢记住,她喜欢温润如玉的君子。

    那一年,杏花开得极好。

    而多年后,他努力成长为温润如玉的君子,他努力读书成为真正的大才子,可是当初的那个小姑娘,却已经不记得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雨倾盆,韩棠之撑着一把绘着鸳鸯的白底纸伞,踩着木屐踏雨而来。

    街上,所有的人都往来奔走,钻进沿街的屋檐下避雨。

    他独自走在重重雨幕里,雨水溅湿了他的袍摆,他却浑然不觉,只一步一步往国师府而去。

    木屐踩在青石板上,在空旷的大街中央,声音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大厨房门口栽了两株杏花树,七月的天,杏子早已结了满树,如今在暴雨的冲刷之下,在地面落了一层残杏。

    韩棠之在屋檐下收了伞,守在门口的侍卫不敢拦他,他跨进门槛,昏暗的光线里,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慕容嫣。

    因为大理寺查案需要,尸体等物都不能移动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暴雨,天气骤凉,尸体还不至于腐坏。

    他缓缓蹲下,凝视着那张惨白的小脸,她的唇角还有凝固的黑血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从袖中取出干净的帕子,为慕容嫣将小脸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十分缓慢,温润的双眸,此时复杂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盯着慕容嫣,她或许骄纵刁蛮、(爱ai)耍(性xing)子,但是,他知道他想娶的人是她,他(爱ai)的人是她,他想共度一生的人也是她。

    她或许有千般不好、万般不好,可他知道,这世上,就只有一个慕容嫣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地上,到处都是散落的精致糕点。

    而她的手中,还捏着一块咬了小半的杏酪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……”韩棠之轻轻从她手中取下杏酪,小心翼翼放进碟子里,“怎么就那么(爱ai)吃杏酪?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极尽温柔,像是在同心(爱ai)的人说俏皮的(情qing)话。

    他垂着眼帘,伸出手,为慕容嫣仔细地整理了头发,“你说你要嫁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我如今可算是君子?你说我不是大才子,我这些年拼命读书,也能做出一手好诗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说的,我韩棠之都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想娶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娶你啊,慕容嫣!”

    他猛地提高音量,覆在她面庞上的大掌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跪坐在地,闭上双眼,终于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灰尘弄脏了他纤尘不染的袍摆,所有侍卫都怔怔望着这位以温和与(爱ai)干净闻名于京城的韩家公子,他一手抓着慕容嫣冰冷的手,一手紧紧攥着心口处的衣裳,嚎啕大哭,像个失去一切的孩子。

    向来缘浅,奈何(情qing)深。

    发烫的手掌也无法温暖那冰凉的柔荑,他们此生,终成碧落黄泉,(阴yin)阳两隔。

    而暴雨,还在继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