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07章 善与恶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就看见一个小太监站在雕花月门处,静静望着她。

    这小太监约莫九岁,长得清秀白净,正是给楚云间当踩脚凳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那(身shen)湿漉漉的衣裳已经换掉了,此时穿着件崭新的蓝灰色袍子,眼中透着不符合年龄的平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抿了抿唇瓣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叫莲澈。刚刚那个姑姑叫彩绫,她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淡淡说着,弯腰捡起地上的鸡毛掸子,走进来递给沈妙言,再次说道,“你不可以翻这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鸡毛掸子,盯着他看了半晌,他没再说话,转(身shen)快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这个小太监,是在好心提醒她吗?就因为她没有踩他的背?

    她想着,望了眼窗外,天色已经黑了,雨声未歇,也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再度将鸡毛掸子丢到地上,走到龙(床chuang)边,无力地倒在上面。

    双手紧紧抓着折叠整齐的被褥,她将脑袋埋进明黄色的被子里,她有满腔的委屈,却都不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无法忘记慕容嫣临死前的模样,只要一闭上双眼,慕容嫣惨白的面庞就浮现在她脑海中。

    仪元(殿dian)外,暴雨如注,阵阵风声像是野兽的嘶吼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烛火明明灭灭,不知过了多久,沈妙言竟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是被人揪着耳朵弄醒的。

    她睁开朦胧困倦的眼,就瞧见下午的那名大宫女寒着一张俏脸,“我叫你打扫寝(殿dian),你倒好,直接睡到陛下的龙(床chuang)上了!”

    她一手揪着沈妙言耳朵,一手拿着鸡毛掸子,气得不轻,“就算是新来的,也该知道规矩,陛下的龙(床chuang),是你能睡的吗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眼睛,耳朵被揪得疼,于是伸手想推开彩绫的手,声音里带着几分讨好:“姑姑,我是累极了才睡着的,你便饶我这一次吧?再说了,这龙(床chuang)被我睡一睡,又不会少块(床chuang)板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彩绫大约从未见过这般油嘴滑舌不知规矩的小宫女,(禁jin)不住怒从中来,直接揪着沈妙言的耳朵把她从(床chuang)上拖下来,“我是这里的掌事宫女,你今(日ri)犯了大罪,按律当诛!念在你初犯,年纪还小,便罚你晚上不准吃饭!”

    她一边怒气冲冲地说着,一边揪着沈妙言的耳朵把她往外面拽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疼,圆眼睛中掠过恨意,一言不发地跟着她快步走出仪元(殿dian)。

    彩绫把她拖到抄手游廊的拐角处,见四周无人,于是狰狞着一张脸,直接举起鸡毛掸子往沈妙言(身shen)上招呼:

    “陛下的龙(床chuang)你也敢睡,若是叫皇后娘娘知道,仔细扒了你的皮!没得还连累了我们!今(日ri)便叫你长点记(性xing)!”

    沈妙言痛呼一声,可彩绫揪着她的耳朵不肯放手,她挣不开,只得硬生生挨了几下抽打。

    那彩绫是仪元(殿dian)的掌事宫女,底下的小宫女都得听她的,也是作威作福惯了,打人更是常事,所以下手一点轻重都没有,只想着叫沈妙言长点记(性xing),不要以后做错事连累到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疼得跳脚,(禁jin)不住大喊:“泼妇打人啦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彩绫气得眉心直跳,还要再打,就听到一声高唱:“安婕妤到——”

    彩绫连忙松手,瞧见不远处的安似雪在宫女们的簇拥下过来,连忙屈膝行礼:“奴婢见过安婕妤!”

    安似雪冷着眉眼走过来,瞧都没瞧她一眼,伸手握住沈妙言的手,话语之中都是关切:“妙妙,(身shen)上可打疼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安似雪,她穿着婕妤服制,梳着端庄的宫妃发髻,眉目间隐隐可见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“安姐姐!”她唤了一声,伸手环住安似雪的腰,嗅着她(身shen)上的冷香,圆眼睛里顿时弥漫出泪水。

    好似这一天的委屈,终于可以找个人倾诉。

    安似雪直起(身shen),冷冷瞥了眼一旁的彩绫,随即牵着沈妙言往仪元(殿dian)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望了眼战战兢兢的彩绫,抬头问道:“安姐姐,慕容姐姐去了……她是被沈月如毒死的!我被沈月如陷害成凶手,楚云间说,只有大理寺卿调查出真相,才能放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蹙着眉尖,低头看她:“大理寺卿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回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师的人……但是有花容战协助调查,想来会还我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(身shen)上疼吧?等下我叫冬兰给你拿些伤药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跨进仪元(殿dian),就瞧见楚云间不知何时回来了,正坐在窗下的软榻上研究一盘残棋。

    安似雪松了手,屈膝行礼:“臣妾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抬头,含笑冲她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在他对面坐了,目光从棋盘上扫过,纤纤玉手捻起一颗白玉棋子,落在了东南角:“如此,白棋便算是赢了。”

    在寝(殿dian)里侍立的李公公对沈妙言使了个眼色,沈妙言回过神,便去隔壁茶水间给他们二人端茶。

    她刚跨出门槛,就听楚云间笑道:“(爱ai)妃聪慧,棋艺如此精湛,叫朕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谬赞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,脚步很快地往茶水间而去。

    等她端着托盘回来时,就看见那盘残棋被重新收拾过,楚云间正同安似雪对弈。

    她先端了杯茶水到安似雪手边,顺势瞄了眼棋盘,却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国师又没教过她下棋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叹了口气,有点想念国师了呢。

    她出神地将另一杯茶水端给楚云间,结果手没拿稳,直接连杯盏一起砸到楚云间袍子上了。

    寝(殿dian)内一派静谧,楚云间缓缓低头,茶水顺着他的袍子滴落在地,杯盏也砸落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唇瓣,望了眼狼藉的衣袍和地毯,讪讪说道:“我晚上没吃饭,饿的手软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抬眸望了眼楚云间的脸色,起(身shen)拉住沈妙言一起跪到地上:“陛下息怒,臣妾过来时,正看见彩绫拿了鸡毛掸子在打妙言,想来妙言是被打伤了,手生疼才握不住杯盏的。”

    (殿dian)中伺候的宫女太监都跪了下去,一时间(殿dian)中寂静得只能听见压抑的呼吸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