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13章 世情薄,人情恶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想要安姐姐过得好,安姐姐就能过得好,他不想,安姐姐就过得不好。

    他是这皇宫,掌控一切的君王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乱如麻,最后试探着说道:“安姐姐,不如……请他来瑶雪宫?总要让宫人们知道,他心中,还是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回头,无奈地冲她一笑:“妙妙今儿是怎么了?平常最恨他不过,今(日ri)怎的要让他来我宫中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唇不语,她是恨楚云间啊,可安姐姐过得好不好,都要指着楚云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乾和宫的路上,一直在想该怎么让安姐姐过得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忽然灵机一动,于是加快了步子,往乾和宫而去。

    她刚跨进仪元(殿dian),就瞧见楚云间已经在里面了,正让两个大宫女为他更衣。

    见她一脸匆忙地回来,他也不问她去了哪儿,大约是已经有宫人告诉过他。

    沈妙言等他换完衣裳,那两个宫女退了下去,才上前道:“楚云间,安姐姐让我给你带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云间毫不在意地坐下,案头置了几本奏章,他翻阅着,根本没把安似雪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是一首词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摇头晃脑将一首《钗头凤》背了出来:

    “世(情qing)薄,人(情qing)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。(欲yu)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难,难,难!

    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。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,瞒,瞒!”

    这首词是花容战无聊的时候教她的,说若是将来国师不喜欢她了,就装柔弱,然后背这首词给国师听,国师一定会心软。

    没成想,倒是用在了安姐姐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楚云间翻阅奏章的手顿了顿,转头盯着她,沈妙言一双眼溜圆溜圆,猫儿一般懵懂,似乎并不知道这词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:“当真是她叫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点头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回到那一沓奏章上,随手翻了翻,声音平静,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怕他,昨晚的事,她可还牢牢记着呢。

    见她不动,楚云间唇角的笑容多了几分玩味:“你怕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眼看他,十分厌恶他那种玩味的笑,于是鼓起勇气说道:“陛下也不过是长了两只眼睛一张嘴巴,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过来。”楚云间抬眸,“若是你听话,说不准,朕今晚就去安婕妤宫中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捏着衣角,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想一想安姐姐的幸福,最后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她还未来得及抬头,一股大力直接将她拉进楚云间的怀中。

    楚云间强迫她坐在他的大腿上,紧紧环着她幼小的(身shen)子,过于削薄的唇贴在她的耳畔,呵气如兰:“沈家丫头,朕昨晚,并未尽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浑(身shen)发抖,背对着他,咬牙切齿:“费尽心机才坐到这个位置上,楚云间,你难道不想做一个千古留名的明君?你陷害我沈府满门忠良,如今,还要对沈家唯一的孤女下手,楚云间,你怎能如此卑鄙?”

    楚云间今天心(情qing)大约很好,闻言竟也不恼,微笑着抬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回头直视他的双眸: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越是反抗,朕越是对你感兴趣。怎么办呢,朕好像,有点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!”沈妙言眼圈通红,推开他的手,张嘴就去咬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咬到,楚云间已经起(身shen),风驰电掣般制住了她,将她的双手别在她的背后,强迫她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在她(身shen)边蹲下,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发团子,雅致的脸上,依旧挂着那抹玩味的笑:

    “沈妙言,朕登基之后,才发现原来这深宫如此无趣。那把冰冷的龙椅,似乎也不再具备致命的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不顾沈妙言要吃人的表(情qing),凑到她的耳畔:“沈妙言,留在宫里吧。待朕真正掌权之(日ri),朕许你后位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沈妙言怒目而视,在她眼中,楚云间纯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。

    楚云间脸上的表(情qing)丝毫没有变化,轻轻叹息一声,换了个话题:“沈妙言,你是不是觉得,你安姐姐很可怜?你是不是觉得,她该配更好的男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偏头望向楚云间。

    “你的安姐姐之所以进宫,是因为那一晚她献舞时,眉间花钿乃是一朵榴花。沈妙言,朕同你第一次见面,便是在石榴树下。朕记得,当时榴花开得极好。可朕得不到你啊,那么,朕只好拿你的安姐姐来做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温和地说着,雅致的脸上浮起一抹浅而柔和的笑,却叫沈妙言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她盯着楚云间,只觉他脸上的笑容刺目至极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字一顿,突然抽出自己的手,扬起巴掌就要打楚云间的脸。

    可楚云间哪里会让她打,在半空中轻而易举便握住了沈妙言的手腕,将她直接带进了怀中,声音中透着威胁:“若是再敢对朕张牙舞爪,朕剁了你的爪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男人!”沈妙言在他怀中拼命扑腾,泪珠子不停掉落,“你毁了安姐姐一生,你是魔鬼!”

    楚云间紧紧桎梏住她的双手,将她困在自己宽大的怀中,“沈妙言,你给朕记清楚了,朕是楚国的皇帝!只要朕想,就没有得不到的!安似雪是这样,你,也是这样!”

    说着,不顾沈妙言的挣扎,低头便去亲吻她那小小的红润樱唇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都是淡淡的女儿香,这是他后宫中其他女子(身shen)上都没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,你是禽·兽!”

    沈妙言手脚并用地挣扎,最后一脚蹬到他的(胸xiong)口,转(身shen)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楚云间起(身shen),拉住她的手腕,冷着脸将她甩到桌案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桌案上,肚子都被撞疼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,最后不争气地掉落在那一堆摊开的奏章上。

    她透过泪眼,隐约看见奏章上面写了什么白家,什么女儿,不过她只来得及扫一眼,就被楚云间握住手腕,拖着她往(床chuang)上走:

    “禽·兽?朕叫你看看,什么叫真正的禽·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