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14章 世情薄,人情恶(下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说话时,依旧保持着雅致的微笑,可眼中却全是慑人的凌厉。

    他的手像是铁钳,握得沈妙言手腕疼得要命。她呜咽低泣,几乎是被强行拖着往(床chuang)上走。

    她绊到自己的脚往前栽倒,可他依旧不放手,像是拉扯一只没有生命的娃娃般,任由她下半(身shen)都在地面拖行。

    他毫不怜惜地将她扔到(床chuang)上,正要欺(身shen)而上,外面却又忽然响起一个懵懂而稚嫩的声音:“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皱着眉头看去,隔扇大开着,一个约莫十岁的小男孩儿站在门槛外,满脸都是怯懦。

    他是先帝幺子,名唤楚华年。

    楚云间即位后,大部分皇子都被流放或者斩杀,唯有晋宁王楚随玉从来不争不抢,因此活了下来,还被封王。

    而这位楚华年,则因年幼无知,加上(性xing)格怯懦,所以也侥幸活下来,封为顺安王。又因年纪小,未曾出宫开府,现在还住在宫里。

    楚云间憋了一肚子火,起(身shen)理了理衣袍,一张雅致俊秀的脸上,笑容颇有些咬牙切齿:“华年怎的过来了?李公公,顺安王过来,怎的也不知通报?!”

    那李公公迈着碎步躬(身shen)进来,望了眼趴在(床chuang)上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沈妙言,心知不好,于是先给了自己两个耳刮子:

    “哎哟,都是奴才不好!小王爷说是思念陛下,奴才一时大意,就忘记通报了!”

    他扇得用力,很快脸颊就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丝毫没有叫停的意思,冷眼望向楚华年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华年俨然一副被吓到的模样,捏着手中的一幅字,泫然(欲yu)泣:“夫子说,臣弟的字有进步,臣弟想着拿给皇兄看一看,叫皇兄也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敢看楚云间的脸,低垂着头,恭恭敬敬地双手呈上那副字。

    楚云间随意扫了眼,那字写得歪歪扭扭,压根儿就不堪入眼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又落在楚华年(身shen)上,他的衣裳穿得邋邋遢遢,甚至还有一条鼻涕隐隐垂下来,看着叫人恶心。

    他别过视线,面色(阴yin)寒:“华年的字的确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楚华年闻言,立即露出一副开心的模样,兴奋地捧着那副字:“那……那华年将这字裱起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恭恭敬敬行了退礼,欢快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公公还在不停抽自己耳刮子,楚云间望了眼(床chuang)上狼狈的小姑娘,她发髻和衣裳都颇为凌乱,哭个不休叫人厌烦。

    他没了兴致,便冷声道:“摆驾瑶雪宫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这才停下,连忙高声唱喏:“摆驾瑶雪宫……”

    人都走后,沈妙言慢慢坐起来,双眼早哭得肿成了核桃。

    她低头,看向刚刚被楚云间抓过的手腕,那里通红通红,现在还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她正独自啪嗒啪嗒掉眼泪时,莲澈抱着一只小巧的鸟笼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在她跟前站定,“真是没用,遇事就只知道哭。今天若非我机灵,请来顺安王,你早就**于他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透过朦胧泪眼看去,只见莲澈稚嫩清秀的面庞上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:“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莲澈将鸟笼子放下,从袖袋里取出一只琉璃小瓶,拔了塞子,拉起她的手,将里面的液体倒到手腕处那通红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液体清凉,不过几瞬的功夫,那红色便逐渐退去。

    他收了小瓶,将她的衣袖放下来:“我能救你一次两次,却不可能一直救你。你在宫中,须得学会自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拎了鸟笼子,转(身shen)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槛那儿,回头看,却见沈妙言依旧懵懵懂懂,鼻尖上还悬挂了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他没再多看,面无表(情qing)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了良久,见窗外天色彻底暗了,心里害怕楚云间回来,于是匆匆收拾了下自己,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楚云间并未限制她的自由,她在乾和宫中,除了书房重地,其余地方都可以去逛一逛。

    她摸着肚子进了膳房,里面的宫人忙忙碌碌,压根儿就不拿正眼瞧她。

    她顺了两块糯米糕和一只苹果,藏在袖中正要离开,眼角余光又瞥见放在角落篮子里一把香菜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那些人,踮起脚尖取了几根,便悄悄溜走了。

    她独自躲在莲澈带她去过的那个无人八角亭,吃完了糯米糕和苹果,又取出香菜,纠结好久之后,咬着牙生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莲澈叫她自保,而她对香菜过敏,如果把这张脸弄丑了,大约楚云间就不会碰她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窝在角落,一边拿手背擦眼泪,一边拼命将香菜嚼烂咽下去。

    她回到仪元(殿dian),里面并没有人,只亮着几盏灯火。

    她将隔扇拴好,照旧倒头在(床chuang)上睡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,风吹草动都会被惊醒,好似又回到了在天牢里的那些(日ri)子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她拿清水稍作洗漱后,望着铜镜中因为过敏而略显红肿的面颊,眼泪控制不住地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红肿的地方都很痒,她想要伸手挠一挠,却怕抓花了脸(日ri)后留疤,只得生生忍着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间,隔扇忽然被人推开,李公公弯着腰,笑得谄媚:“陛下一会儿就过来,请顾大人在这里稍事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沈妙言便瞧见一个(身shen)着淡青色长袍的男人跨进门槛,他背着双手,(身shen)姿纤瘦而修长,一张精致英俊的脸却很有些苍白,正是顾钦原。

    顾钦原对她视而不见,撩起袍子,在桌案边落座。

    李公公看见沈妙言在发呆,拿拂尘扫了下她的脑袋,低声道:“没看见顾大人吗?还不快去泡茶!”

    沈妙言委屈地咬了咬嘴唇,低着头去隔壁小间泡茶了。

    她将茶端来,小心翼翼放到顾钦原手边。

    顾钦原修长的指尖擦过她的掌心,她依旧垂着眉眼,声音软糯:“顾大人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掀起眼帘瞥了她一眼,眸光冰冷而彻骨:“听说,你以前伺候过国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妙言应着。

    顾钦原把玩起腰间的佩玉,发出一声轻笑,却并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这副(情qing)景落在李公公眼中,纯然便是顾钦原因为同国师不和,所以连带着不喜国师的人来伺候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