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19章 小丫头,本座回来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仪元(殿dian)。

    灯火点了满(殿dian),楚云间(身shen)着龙袍,端坐在上座,沈月如在他(身shen)边,目光毫无波澜地盯着跪在下方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以为,沈妙言会被刘喜狠狠折磨的。

    却不料,最后出事的,却是刘喜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裙面,眼底掠过的都是狠意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淡笑,沈妙言,胆子还(挺ting)肥。只是,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闺阁小姑娘,亲手杀了人,还跟那尸体被关在屋中几个时辰,此时脸色苍白得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他想着,微微咳嗽了声:“沈妙言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言不语,小脸上一丝表(情qing)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月如轻声劝道:“陛下,这丫头(性xing)子实在太过顽劣。上次拿茶水泼臣妾,这次竟杀了刘公公。若是继续放在宫里,怕是会连累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依皇后看,该当如何?”楚云间盯着沈妙言,好整以暇地问。

    他最见不得沈妙言这副面无表(情qing)的模样,心里顿时不喜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如,关进天牢吧?想来慕容姑娘的案子也快查出来了,到时候,一并做个了断。”沈月如柔声相劝。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下巴,盯着沈妙言的脸,他故意冷落了她两个月,想等着她回头来求他,不想,她竟然犯了命案。

    这么(娇jiao)(娇jiao)软软的小姑娘,竟也会杀人?

    那小爪子,当真是锋利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外面传来一声轻呼:“陛下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安似雪快步走了进来,头发未梳,(身shen)着宽松的居家衣袍,俨然是刚从寝宫赶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跪在沈妙言(身shen)边,紧紧牵住她冰凉的小手:“陛下,妙言不会无缘无故杀人,这其中,定是有缘由的。那位刘公公,宫中早有传言说他喜欢凌·虐少女,想来,定是他先对妙言做了不该做的事,才((逼))得妙言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立即冷声说道:“陛下,即便如此,可这丫头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,(性xing)子实在太过暴虐。臣妾以为,还是应当送入天牢。若是留在宫中,怕是要把皇宫搅个天翻地覆了!”

    楚云间静静望着沈妙言,她微阖着双眸,漆黑的睫毛在苍白的面颊上投下两扇倒影,一向红润的嘴唇儿此时干涸泛白,叫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可心疼归心疼,她的倔强,实在是叫他头疼。

    若是此时,她肯对他撒个(娇jiao),说上几句讨好的话,兴许,他会饶了她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她一(身shen)都是硬骨头。

    楚云间想着,唇角的笑意愈发凛冽:“沈妙言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安似雪心急如焚,轻轻推了推她,无奈她就是不开口。

    楚云间最后端了桌案上的茶,抚了抚茶面,淡淡道:“既是如此,来人啊,将沈妙言打入天牢,听候宣判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安似雪的眼泪当即掉落下来,膝行向前,去扯楚云间的袍摆:“陛下,天牢是什么地方,妙妙已经在里面待过三个月,如今怎能再进去?!”

    可楚云间根本就不听她求(情qing),直接挣开她的手,声音冷漠:“把安婕妤带回瑶雪宫。”

    几个侍卫立即上前,不由分说,便要架起安似雪。

    安似雪被((逼))无奈,望着沈妙言起(身shen)被带走的背影,只恨自己无能,照顾不好这个没有血缘却胜似有血缘的妹妹。

    沈月如面上做无奈之色,眼底,却都是喜悦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乾和宫中,她还不方便下手。可若是进了天牢,要想动手脚,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仪元(殿dian)内只剩帝后两人,沈月如起(身shen),态度恭敬:“陛下,臣妾伺候您就寝?”

    楚云间起(身shen),面无表(情qing)地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带进天牢,她跟着狱吏穿过狭长潮湿的过道,过道上方隔着老远才点一盏灯,使这天牢显得昏暗极了。

    牢头打开最里间的牢门,龇着一口黄板牙:“沈三小姐三月才出去,这才过了七个月,便又进来了。三小姐,请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得慢吞吞的,被人在后面推了一把,踉跄着跌进牢里,那铁门“砰”的一声被重重合上,落了巨锁。

    已是十月的天了,夜里寒凉,牢狱里更是寒冷。

    宫中的冬衣还未发下来,沈妙言(身shen)上穿得单薄,只得走到角落,将那些稻草抱到一块儿,蜷进去睡觉。

    说是睡觉,却也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她睁着大眼睛,心里面全是君天澜的模样。

    面无表(情qing)的,冷酷的,(阴yin)郁的,抿唇轻笑的……

    莫名的,她对君天澜充满信心,她知道,他一定会救她,就如同那次在法场上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天亮,牢中,沈妙言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而很快,便又是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沈妙言缩在稻草堆里,一双圆眼睛在昏暗中熠熠生辉,好似会发光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听见远处有零零碎碎的脚步声响起,隐约还有女子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逐渐近了,借着牢中昏暗的灯盏,她瞧见为首的女人穿着宽大的披风,一只修长白嫩的手伸出来摘掉袍帽,一张端庄秀丽的面庞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月如。

    沈妙言抿抿小嘴巴,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危机感,这么晚了,她可不认为沈月如费了老大劲儿乔装打扮来天牢,是来跟她废话的。

    沈月如扬起红艳的唇,直接命人打开牢门。

    那牢头显然很听她的话,沈月如进了牢里,在侍卫搬来的椅子上落座,捧着忍冬递来的茶:“沈妙言,你大约从未想过,会有这么一天吧?”

    她说着,很悠闲地抿了口茶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蜷在稻草堆里,只想着拖延时间:“你若是弄死我了,再如何高明,总会留下蛛丝马迹。等国师回来,你就等着下黄泉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张利嘴。”沈月如说着,抬眸望向她,唇角的笑容依旧美艳,“君天澜的确已经班师回朝,只是可惜,他现在距离京城,还有五百里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”她笑得(阴yin)毒而得意,“陛下在军中,埋伏了人手暗杀他。兴许两天后回到京城的,只是他的……尸体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京城郊外,夜色下的山川绵延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十几骑高头大马疾驰在官道上,为首的男人,玉冠束发,一(身shen)黑色锦袍在风中猎猎作响,周(身shen)隐隐环绕着血腥之气。

    狭眸盯着远处那灯火尚明的京城,他的薄唇抿开一个优雅的弧度。

    小丫头,本座回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