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4章 微小的幸福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忍冬应了声是,沈月如平静地注视前方,裙摆迤逦拖曳过地面,眼底都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同君天澜回到国师府,还未下马车,驾车的夜凛便轻声道:“大人,桐州知府正等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桐州知府?沈妙言瞳眸微动,她以前听爹爹提起过这位知府大人,似乎是位满腹经纶的鸿儒。

    只是,他早年做了首诗,讽刺先帝曾经连续三年广选秀女,因此得罪了皇室,空有才华,却无法得到升迁回京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知道,他来找国师做什么?

    她想着,同君天澜一道下了马车,只见府门口,果然立着位(身shen)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他生得五官端正,见到君天澜,立即上前作揖,声如洪钟:“下官见过国师大人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示意免礼,便抬步进了府。

    等到了衡芜院正厅,君天澜和那位桐州知府一道落座,沈妙言立即殷勤地去泡茶。

    等她端来茶水,就听见那桐州知府语带渴求:“下官在桐州,做了整整十年的知府。论政绩,不输任何同僚。趁着这次回京述职的机会,下官特地前来拜望国师,升迁一事,还望国师通融一二,给下官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抬手,他(身shen)后的几个小厮,立即打开手中抱着的锦盒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君天澜(身shen)后,抬眼偷偷看去,锦盒里有手臂粗细的人参,有比盘子还大的灵芝,还有一(套tao)看起来(挺ting)稀罕的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她都没什么兴趣,不(禁jin)将目光投向最后一只锦盒。

    那里面盛着一只碧玉打造的发钗,钗(身shen)延长到钗头的地方逐渐化为月白色,白玉钗头雕刻成数朵半开未开的霞草花,因为颜色自然、雕工精致,看起来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起眼皮望了眼那堆东西,拿茶盖抚着茶面,淡淡道:“升官与否,看的是吏部,而非本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见那发钗,便喜欢上了,不(禁jin)伸手,偷偷在背后着急地扯了扯君天澜的衣裳。

    君天澜抚茶的手顿了顿,猜到这小丫头大约是看上那支霞草花发钗了,于是狭眸一眯,硬生生地改了口风:

    “不过眼下,本座倒是能给你提供个现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那桐州知府本来(挺ting)失望的,听到君天澜后面的话,顿时来了精神,立即拱手说道:“不知是何机会?只要能让下官升迁为京官,下官定当为国师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地方官员都想来京城做官,他黄本兴想了数年,本来十年前能有升官的机会,谁料到一首诗耽误了他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看着那些才能不及自己的官员们升任京官,心中是何滋味!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松山云雾,将杯盏搁到一旁案几上,“秋闺考试在即,眼下主考官人选悬而未决。黄大人满腹经纶,不正合适吗?若能顺利主持一场科举,趁机揽下些人才作为门生,还愁无法回京做官?”

    黄本兴眼前一亮,立即起(身shen)拱手:“多谢国师提点!国师智慧,令下官拜服!”

    君天澜狭眸中掠过暗光,偏头对沈妙言淡淡道:“去拿些茶点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随即乖巧地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君天澜才又转向黄本兴:“今年参加秋闺考试的人里,有个人,本座十分厌恶。若黄大人能够担任主考……”

    黄本兴立即谄媚地笑道:“国师大人厌恶的人,必然是品(性xing)不良之人,即便将来做官,也是百姓之祸。对这种人,下官绝不会手下留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见他上道,君天澜的唇角便噙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:“此人便是韩尚书的嫡次子,韩叙之。”

    “韩尚书的嫡次子?”黄本兴愣了愣,却只是犹豫了一瞬,就很坚定地点头,“国师大人放心,若下官能成为这一届的主考官,定不会叫那韩叙之考中。”

    等沈妙言端来茶点,黄本兴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她自己吃了一块,将盘子放到一旁案几上,跑到桌边,目光落在那支霞草花碧玉发钗上,圆眼睛中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如此,饮了口松山云雾,淡淡道:“把发钗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他一眼,拿起发钗走到他跟前,他面无表(情qing)地将发钗簪到她的发髻上。

    他静静注视着沈妙言,她站在自己跟前,头上顶着两个圆团子发髻,右边儿探出一支小小的白玉霞草花,穿着素白的襦裙和小小的绣花鞋,看起来一派乖巧可(爱ai)。

    狭眸中多了几分笑意,他随手拿起旁边的公文翻阅起来:“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心中感觉怪怪的,深深望了他一眼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她回了东隔间,趴在小(床chuang)上,抬头就看见那一碗种生草生长得葳蕤繁茂,虽然长高了不少,却还不及国师离开前比划的那个高度。

    她无聊地摆弄起旁边那对果食将军,这是用木头雕刻成将军模样的小人,都穿着盔甲,手持兵器,十分精神。

    她用指尖戳了戳那小人的肚子,就听到拂衣进来,笑盈盈地开口:“小小姐,快要用午膳了,去花厅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,跳下(床chuang)来,却又忍不住拿起一个木头将军,“拂衣姐姐,你瞧,这木头将军的表(情qing),多像国师啊!”

    拂衣愣了愣,仔细看去,那木头将军五官雕刻得僵硬,一点表(情qing)都没有,还真和她家主子,有点像……

    她不(禁jin)掩唇轻笑:“这话可不能被主子听去了,否则,又该罚小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嘻嘻应着,将那木头将军放回(床chuang)头,便蹦跳着往月门外去。

    熟料,刚挑开月门门帘,就瞧见君天澜负手站在那里,一脸的(阴yin)沉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很有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,怎么每次在背地里说国师坏话,都会被他听见?

    君天澜却只是(阴yin)郁地扫了她一眼,抬脚往花厅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心翼翼地跟上,抬头望着他逆光而行的高大背影,他背着双手大步走在前方,为她挡住了寒冷的秋风。

    她冲着他的背影悄悄扮了个鬼脸,圆圆的瞳眸中,却盛着浅而幸福的笑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