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7章 西南兵符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松了手,望向君天澜的面庞,稚嫩的小脸有些泛红,圆圆的眼睛里,满满都是歉疚和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将她发团子里的那支霞草花发钗扶正,声音透着漫不经心:“让出军功,也没什么。本座去西南的目的,从不是为楚云间镇压叛变。”

    “哎?”沈妙言愣了愣,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抿着一丝笑,弹了下她的脑门儿:“怎么什么都好奇?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腼腆:“因为是国师啊,妙妙对国师的所有事(情qing),都好奇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心(情qing)似乎(挺ting)好,于是从袖中摸出块半圆形的青铜牌牌: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过那半圆牌牌,翻过来覆过去地看,这东西大约常常被人拿出来把玩,已经磨损得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而上面的文字则是用古老的字体写成的,她压根儿不认识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将那东西递还给君天澜:“我认不得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将她拽到怀中,双手从后面圈着她的(身shen)子,认真地指着上面的文字,一个个念:“甲兵之符,右才皇帝,左才西南。”

    “甲兵之符,右才皇帝,左才西南……”沈妙言背对着君天澜,目光落在青铜兵符上,不自觉地跟着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又摸了摸那半块兵符,轻声道:“还有半块,在楚云间手里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君天澜颔首,狭眸讳莫如深:“他现在还不知道,本座手中,已经握有西南的半枚兵符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指尖顿在兵符上,感受着那冰凉的温度,瞳眸中掠过重重回忆,忽然开口:

    “国师,我那(日ri)在仪元(殿dian),楚云间打了我一巴掌,我当时趴在书案上,看见有一本摊开的奏疏,写的似乎是白家,还有白家之女什么的。国师,白家不是楚国的首富吗?楚云间是不是要拉拢白家?他是不是要白家的女儿进宫做他的妃子?”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一紧,将她转向自己,盯着那雪白(娇jiao)嫩的脸颊,他不知道,楚云间还打过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国师?”沈妙言诧异,不知道君天澜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抬手,指腹触及到那柔软的面颊,突然想起七夕那晚,他将她抱到(床chuang)上,顺势亲吻她脸颊的一幕。

    眼底不觉带上了一丝怜惜,他的手指划过她柔嫩清香的脸,连声音都软了几分:“当时,一定很疼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皱着小眉毛打掉他的手:“你在说什么啊!我跟你说白家的事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回过神,眉间一凛,他这是怎么了,大事不顾,竟开始关心起这丫头了?

    不自然地咳嗽了声,他淡淡道:“本座知道了,下去玩吧。白家的事,本座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其妙地瞅了他一眼,只得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她走后,君天澜周(身shen)煞气外露,原以为楚云间不过是把小丫头软(禁jin)在宫中,却不成想,他竟然还打过她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,他还对小丫头做了什么?!

    (胸xiong)腔中的野兽叫嚣着,他强忍住将楚云间撕成碎片的冲动,保持着理智,声音冰冷:“夜凛。”

    夜凛从角落出现,拱手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调查白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沈妙言今天哭了很久,离开书房,便回到自己的小(床chuang)上,很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天色早就黑了。

    她揉着眼睛坐起来,正好拂衣端着一盘点心进来,笑道:“小小姐,主子出门办事了,晚膳时间会推后些。您先用些点心,这是主子特意从西南带回来的呢,说是比韩二公子送的点心好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过去,只见盘子里摆着两种不同的点心,一种是糯米卷,里面卷了些金黄色的粉。还有一种,是米白色小南瓜形状的东西,看起来玲珑可(爱ai),像是麦芽糖。

    拂衣见她好奇,于是笑盈盈解释:“这个是洛西酥,西南洛城所产,是咱们京城没有的。这个就是麦芽糖了,只是和咱们这儿的不一样,不仅用麦芽制作而成,还添了各种珍贵的药物,吃了对(身shen)体好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试着吃了口洛西酥,这酥点入口即化,透着植物的香甜,好吃的令她双眼都眯缝起来。

    拂衣见她喜欢,不(禁jin)说道:“小小姐喜欢就好。主子这次还专门带了个西南的甜点师傅回来,以后这样的点心,随时都能吃得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想起自己上次在金玉满香楼抱怨府里厨子做的糕点不好吃,难道国师是专门为她请的甜点师父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心里顿时美滋滋起来。

    可这一夜,她都没有等到君天澜回来用晚膳。

    她自己吃了半碗米饭,在他的书房里枯坐了两个时辰,却还不见他回来。

    她困得不行,只得先回东隔间睡觉,睡得迷糊时,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动静,脚步声十分嘈杂。

    她醒过来,穿了绣花鞋跑到月门后,挑起门帘一角往外张望,就瞧见夜寒抱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,满脸焦急:“大哥,我也不能总抱着白小姐啊,把她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少女(身shen)着水青色长裙,因为受伤的缘故,衣裙上全是斑驳血迹。现在大约是昏迷过去了,被夜寒抱着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夜寒的称呼,想着这个姑娘,大约就是白家的小姐。

    夜凛皱着眉头:“主子还在安抚白老爷,等他回来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那你抱着她吧。”夜寒一脸的不(情qing)愿。

    夜凛瞪了他一眼:“你抱着她,占便宜的可是你,有什么不乐意的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素问披着头发背着药箱进来,俨然是熟睡中被人弄醒的生气模样,浑(身shen)都散发着戾气:“伤患在哪儿?!”

    说着,就看到夜寒正抱着那少女,突然更加生气,“砰”地一声,将药箱甩到桌上,脸色黑沉沉地开口:“放在大椅上不就得了,还一直抱着……”

    房中呈现出诡异的沉默,素问抬手示意夜寒将那姑娘放到大椅上,自己开始检查起她的伤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出来,望向那名昏迷不醒的少女,她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,双眉稀疏,五官透着一种幼稚的漂亮,右眼角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