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章 国师小气鬼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望着她,她的脸白的完全和脖子成了两个色调,两颊搓着两坨大红的胭脂,嘴唇涂得又红又厚,看起来……

    跟女鬼似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眨巴下眼睛:“国师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言不发地走过去,从水盆中拿起浸湿的毛巾,稍稍拧干,一手托住她的脑袋,不由分说地往她脸上擦。

    “国师!”沈妙言尖叫了声,“我化了好久的妆——唔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容她反抗,三下五除二将她的脸擦干净,她稚嫩干净的面庞虽然带着一层薄怒,可是看起来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他“啪”的一声,将变成五颜六色的素白毛巾丢进水盆,背着双手,转(身shen)往东隔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不行,跟在后面亦步亦趋,在他背后挥舞着小拳头,却到底不敢真的打上去,只能瘪着个嘴跟着去花厅用早膳。

    今(日ri)的餐桌上,多了白家父女两人。

    白鸣年近四十,长得却是一表人才,(身shen)上透着一股儒雅气息,不像是经商的,倒像是做官的。

    他见君天澜跨进门槛,连忙带着白钰儿起(身shen),远远就拜了下去:“昨晚,多谢国师出手相救!若非国师,草民和钰儿必定殒命!”

    沈妙言躲在君天澜背后,偷眼看去,就瞧见白钰儿行礼的姿势十分优雅漂亮,俨然是经过嬷嬷教导的。

    且,尽管她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可那双黑得(诱you)人的双眸,却紧紧盯着她家国师。

    那眼中闪烁的,不是什么感激,却分明是(爱ai)慕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鼻孔里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示意他们二人免礼,走到餐桌前坐下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落座后,拂衣带着小丫鬟们上早膳,似乎是为了招待白家父女,今(日ri)的早餐格外丰盛,满桌琳琅美味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边听君天澜和白鸣寒暄,一边低头啃一只油腻腻的鸡腿,双眼不时往白钰儿(身shen)上瞟。

    白钰儿今(日ri)穿了条水蓝色掐腰绣花长裙,挽着漂亮的灵蛇髻,项间戴一个嵌蓝宝石的项圈,整个人灵动甜美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着鸡腿,一双眸子在白钰儿的脸上流连,她的皮肤那么白,小口小口吃东西的端庄模样,饶是同为女子,都会被惊艳到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愤愤不平,咬了一大口鸡腿(肉rou),发泄似的使劲儿嚼,心里头暗暗给了白钰儿“装模作样”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草民和钰儿,明(日ri)便要启程离开。国师的救命之恩,草民没齿难忘!来年开(春chun),草民必定会带着钰儿从南方返程,携重礼来京城登门拜访,以谢国师大恩。”

    早膳快要用完时,那白鸣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表(情qing)淡淡:“举手之劳罢了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白鸣和白钰儿离开之后,君天澜的目光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她低着头自顾啃着第二只鸡腿,不声不响的小模样,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啃完,将骨头丢到盘子里,随手拿袖子抹了把嘴,抬头望向君天澜:“国师在看什么?莫不是觉得我用膳时不如白钰儿优雅好看?国师嫌弃我给你丢人了吗?”

    她全然是不管不顾的嚣张态度,丝毫不怕君天澜。

    昨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那股子酸意,此刻再度在心底冒泡,比喝了一碗醋还要酸。

    君天澜什么都没说,只当是小丫头心(情qing)不好,于是拿起旁边的帕子,另一手托住她的下巴,仔细地为她擦去嘴巴四周的油渍。

    这动作来得突然,沈妙言瞳眸瞬间骤缩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(身shen)着纯黑色织锦绣金色大蟒的朝服,头戴黑金发冠,眉眼冷峻而精致,周(身shen)明明散发着(阴yin)郁冷漠的气质,可动作却分明温柔到极致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点一点将她满是油渍的嘴巴擦干净,自己净了手,起(身shen)往花厅外走去:“这次白家事件,你提供(情qing)报,当居第一功。去账房支二百两银子,叫拂衣他们陪着,去街上逛一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跨出了门槛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罢,顿时兴奋起来,从座位上一蹦三尺高,忙不迭追了出去:“国师,你怎么这样好?!我能去金玉满香楼买好吃的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步子顿了顿,微微侧过头,“给你的钱,就是你的,想怎么花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太棒了!”沈妙言整个人兴奋难耐,在原地转了个圈,“国师你真好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脸上欢喜的表(情qing)忽然僵住:“不对呀,国师,那次端午赛龙舟,你说把赢来的银子都给我,应该有好几十万两吧?也就是说,我现在花的,明明是我自己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,忍不住冲着君天澜的背影怒声:“国师小气鬼!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双手穿过抄手游廊,和风卷起他的袍摆,他听着她的大骂,唇角逐渐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连带着脚下的步子,都轻快许多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小(胸xiong)脯剧烈起伏,但是能出府逛街还是相当高兴的一件事,于是也不多做计较,径直跑回东隔间换干净衣裳。

    拂衣、添香陪着她去账房支了两百两银票,便一同出了国师府,坐了辆马车,径直往市集上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路买了许多小玩意儿,还送了拂衣和添香一些礼物,马车内,很快就摆满了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马车路过街头,沈妙言趴在窗口,看见有人在不远处玩杂耍,那个男人抽了口大烟斗,对着众人张大嘴巴,猛地就喷出火焰来,惹得众人纷纷鼓掌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奇妙:“好厉害呀,他是怎么做到的啊,不会把自己的嘴巴烧了吗?”

    添香瞟了眼那个男人,觉得沈妙言人小,应该(挺ting)好哄骗的,于是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这有什么,不过就是在烟锅里加些辣椒,辣椒吃多了自然会喷火呀。”

    拂衣在旁边默默扶额,这种鬼话,只有白痴才会信吧。

    马车径直往金玉满香楼而去,沈妙言依旧回头盯着那个喷火的男人,心里暗自觉得会喷火真是狂拽酷炫极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金玉满香楼门口,沈妙言像条鱼似的哧溜一下就滑出马车,轻快地跑进了楼里。

    她记得国师在四楼有一间雅室,于是飞快窜上了四楼,打算点一壶果汁,再点几碟点心,坐下来慢慢吃。

    这里的伙计和暗处的守卫都知晓她是国师府的人,因此未加阻拦,由着她上去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四楼,那间雅室的门却是虚掩着的,里面传出她家国师的声音:“不过是个小女孩,能误什么事?再者,这一次拉拢白家,她出了大力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,过了会儿,顾钦原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:

    “若只是作为普通婢女放在(身shen)边也就罢了,可表兄,却分明对她宠(爱ai)非常。此次西南之行,因为她,所有的军功都落在了夏侯铭(身shen)上,夏侯家也因此掌控了半支军队。比起白家,我更在意,夏侯家的掌权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