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6章 楚国,并没有姓谢的世家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哭得一抽一抽,很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袖袋里取出手帕,轻轻为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哭够了,便站起(身shen),抱着那只猫儿,瞥了眼沈妙言,快速跑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的背影,轻轻叹息了声。

    她回到衡芜院时,君天澜已经回来了,正坐在大椅上,品一杯(热re)茶。

    楚珍站在他跟前,换了(身shen)干净的衣裳,激愤地哭诉委屈:

    “……她是什么玩意儿,凭什么把本公主踢下水?!国师大人,珍儿委屈!若是国师大人不肯为珍儿做主,珍儿便进宫找皇兄!珍儿金枝玉叶,容不得一个侍婢如此欺辱!”

    说着,瞧见沈妙言进来,一张俏脸顿时狰狞起来,扑过去就要打她:“沈妙言,你还敢回来!本公主今(日ri)不赏你几个耳光,就不姓楚!”

    说着,正要动手,沈妙言却闪避开来,扑到君天澜(身shen)上,大哭出声:“国师,妙妙不想活了!长公主平白无故冤枉我,说我踢她下水,可妙妙素(日ri)里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,好端端怎么会推她下水?国师,长公主这是要妙妙的命啊!长公主好狠毒的心!”

    楚珍目瞪口呆,这是,什么(情qing)况?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好笑,轻轻拍了拍她纤瘦的后背:“好了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头毫无感(情qing)地看向楚珍:“长公主请回吧,看在陛下的份上,你冤枉妙妙一事,本座就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拂衣和添香便过来请人了:“长公主,请回。”

    “哎?!”楚珍整个人都懵了,好容易回过神,连忙道,“等等,国师大人,不是这样的,是这死丫头踹本公主下水,不是本公主冤枉她!”

    沈妙言窝在君天澜怀中,揪着他的广袖擦了擦眼泪,抬起那张可怜巴巴的小脸:

    “长公主,我自问不曾得罪过你,你为何要这般冤枉我?难道皇子公主就可以凭着(身shen)份为所(欲yu)为吗?呜呜呜,国师,我好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便钻进君天澜怀中,整个一受了委屈的乖宝宝形象。

    楚珍那张明艳的面孔由狰狞化为扭曲,因为愤怒,(胸xiong)口剧烈起伏:“沈妙言,你这((贱jian)jian)人!天底下怎会有你这样不要脸颠倒黑白的人!当时明明是你踢我下河——”

    她还要再说,突然想起顾明,于是连忙道:“对,顾管家,顾管家当时就在旁边,他一定看到事(情qing)的始末了!”

    顾明被牵扯进来,接收到君天澜威胁的视线,开口说道:“启禀长公主,当时草民正在发呆,所以不知道事(情qing)的始末。不过,沈小姐心地仁善,平(日ri)里待人,连句重话都不会说,想来,是不会动手更不会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从君天澜怀中露出半张小脸,对着顾明悄悄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楚珍又一次被气到,却不敢太过指责君天澜的人,想起什么,一拍巴掌,又说道,“对,本公主是被沈妙言踢下河的,裙子上肯定还有脚印!你们去把本公主换掉的衣裳找回来,本公主要当场对峙!”

    拂衣立即上前,屈膝行了一礼,声音轻柔却不容置疑:“启禀长公主,您换掉的湿衣,已经被拿去浣洗了,想来就算有脚印,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楚珍的面色由白转红,最后化为难看的青黑色,使劲跺了跺脚,泪眼婆娑:“你们都欺负本公主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哭着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掉后,君天澜抬手示意屋中的人都下去。

    只剩他和沈妙言两人,他让沈妙言在跟前站好了,盯着她的双眼:“本座叫你好好读书,你却成(日ri)给本座惹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圆眼睛里都是腹黑和狡猾:“国师一手遮天,不好好利用,都对不起我这么辛苦抱大腿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对她只有无奈,便抬手叫她斟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边倒茶,一边好奇问道:“国师,那个叫谢陶的小姑娘,到底是什么来历呀?”

    “她很快就要离开,不必关注她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好奇嘛!国师要把她送去哪儿?”沈妙言将松山云雾恭敬地呈给君天澜,泡了这么多次,也终于能够泡出这茶最好的味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茶盏,轻抚茶面,“回她该回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她,好像并不(情qing)愿……我觉得,她喜欢那个顾钦原。”沈妙言直言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动作顿住,抬眸看她:“这话,只许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砸吧砸吧小嘴,行过退礼,乖巧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从外面掩上隔扇,转(身shen)望着深秋的天空,心中满是对国师这些人的好奇。

    那个谢陶,周(身shen)气质并不像寻常人家出来的姑娘。

    可楚国,并没有姓谢的世家呢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楚珍回到宫中,哭哭啼啼地去找楚云间,想要他为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到乾和宫外,就碰到正从里面出来的沈月如。

    沈月如见她如此表(情qing),心中便有了大概,笑道:“珍儿怎么哭成这样?可是被国师府的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说着,走上前去,亲自为楚珍擦眼泪。

    楚珍向来很喜欢这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嫂子,于是诉苦道:“我接到皇嫂的信,就马不停蹄赶去国师府,果然如皇嫂所言,国师大人他有了意中人!说起来,那个女孩子,还是皇嫂的堂妹呢!”

    “珍儿,沈国公府犯了谋逆大罪,早就被沈家一族除名了。说什么堂妹,其实她早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又哪里及得上珍儿同我亲近?”

    沈月如声音温婉,回头望了眼乾和宫的大门,笑道,“陛下还在里面和夏侯将军议事,不如去我的凤仪宫说话?”

    “也好……”楚珍跟着她往前走,将今(日ri)所受的委屈,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沈月如含笑聆听,最后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其实这事儿,说难办也不难办。只看珍儿你,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嫁给国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国师这么多年,自然是想要真心嫁给他的!皇嫂可是有什么好主意?”楚珍停住步子,满脸渴盼,“只要皇嫂能够帮我嫁给国师大人,叫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