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9章 好歹,她还活着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还要再问是韩家的哪位公子,那报喜人已经喜滋滋地跑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傍晚,沈妙言去花厅等君天澜一同用晚膳,刚跨进花厅,就觉得暖烘烘的,好似是烧了地龙。

    而桌上,还摆了好大一桌酒席。

    “顾叔,这是要干嘛啊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顾明正拿着酒水进来,笑道:“韩大公子中了状元,主子心(情qing)好,特地遣人回来,吩咐属下准备一桌好菜,要为韩公子庆祝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韩棠之中了状元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想着,突然脑袋一痛,她抱头看去,花容战收回折扇,“哗啦”一声展开来,“沈丫头,在想什么呢?被偷袭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,臭狐狸。”沈妙言朝他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两人打打闹闹,君天澜很快同韩棠之一道进来,韩棠之(身shen)着浅蓝色对襟长衫,面庞清秀干净,唇角含着点点笑意,整个人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花容战都呆呆望着他,他眉眼弯弯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怎么了?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战和沈妙言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什么都没说,落座后,众人也都跟着落座。

    花容战似乎是不大好意思面对韩棠之,坐在沈妙言(身shen)边,竖起手掌挡住自己嘴,小小声:“他这是怎么了?怎的不颓废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也竖起手掌挡住小嘴:“是要奋发向上了吧!”

    对面的君天澜嘴角微抽,这两个货,挡什么嘴巴,声音这样大,是怕韩棠之听不见吗?

    “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清润的声音响起,沈妙言看去,只见白清觉不知何时到了,正微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经过她的(身shen)边时,她闻见他的(身shen)上,有淡淡的梅花香。

    她认识的人中,只有安姐姐喜欢在冬天用梅花熏香,没想到这位白太医也喜欢。

    “哟,清觉这是怎么了,往年冬(日ri),不是最喜欢用雪冷香么,怎的今年用起了月梅踏雪?还是红胭脂坊的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打趣,鼻子灵的跟狗似的。

    白清觉撩起袍摆落座,笑容依旧温厚:“换个口味,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添香领着另一个男人跨进门槛:“主子,顾先生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那位(身shen)姿瘦削的男人,穿着暗流云纹的天青色薄袄,披了件月白色绣如意大氅,宽肩窄腰,周(身shen)都携裹着霜雪的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拂衣为他摘了大氅,他走过来,在君天澜右手边落座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的到来,原本还算活络的气氛,瞬间像是冰冻住,众人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韩棠之笑着对君天澜举杯:“多谢大人为我庆祝。这一杯酒,我敬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什么都没说,同他对碰了下,便仰头一干而尽。

    花容战自己也喝了大杯烈酒,伸手勾住韩棠之的肩膀,酒气喷吐在他脸上:“棠之啊,咱们也是多年的挚友了,慕容的事,是我对不住你!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,你瞧好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便拍了拍巴掌。

    众人只听得丝竹管弦声起,十二名(身shen)着软黄轻纱的少女,手持不同乐器,如同仙子般飘逸地进来。

    在她们之后,十一名(身shen)着软绿轻纱、广袖罗裙的少女,蝴蝶般簇拥着一位红衣少女翩跹而来,随着乐声舞蹈起来。

    那红衣少女最是美貌,雪白的肌肤和窈窕的(身shen)段,透过红罗纱,若隐若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都透着媚意。那双丹凤眼微微弯起,含着点点笑意,像是能勾魂儿似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觉看向君天澜,他品着酒,对这些舞姬完全是毫不在意的姿态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几个旋转来到韩棠之(身shen)边,细若无骨的玉手缓缓抚摸过他的脖颈和(胸xiong)膛,勾魂摄魄的凤眼中是不加遮掩的勾引之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(禁jin)汗颜,花狐狸,是要给韩棠之送美人?

    韩棠之始终保持着微笑,那少女各种上下其手,他却坐怀不乱,只温和地品酒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费了半天劲儿,见实在勾引不了他,不由气恼起来,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,试图去亲吻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接触到那浅红的柔软,韩棠之猛地起(身shen),一把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歌舞声停,花容战连忙接住往后栽倒的少女,“棠之,你这是做什么?清宁乖,可有吓到?”

    清宁委屈地缠住他的脖颈,怯怯望了眼韩棠之:“公子,不要把宁儿送给这个男人……宁儿不愿意侍奉他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脸上依旧挂着浅笑,撩起衣袍入座,只当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过:“既是如此,那便请你家公子好好宠(爱ai)你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面子上过不去,便带着清宁一同落座,抬手示意其余舞姬继续跳舞,一边吃菜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:

    “慕容都不在了,你难道打算为她一辈子不娶亲?就算你深(情qing)到要为她留个正室的位置,也该纳几房小妾在(身shen)边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饮了小半杯酒,声音温温和和,“到底,我不是你。而嫣儿,也不是晋宁王妃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花容战为清宁夹菜的动作顿住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一旁,敏锐地感觉到从他(身shen)上散发出的煞气。

    果然,晋宁王妃就是花狐狸的死(穴xue)了。

    她怕怕地站起(身shen),拿了小碗和筷子,跑到君天澜(身shen)边,搬了张椅子,硬生生挤开了顾钦原。

    “大喜的(日ri)子,不要吵架。”白清觉在一旁相劝。

    花容战“砰”一声搁了手中的碗筷,一双绝丽的桃花眼冰冷无(情qing)地盯着韩棠之:“不准提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,她还活着。”韩棠之手中的象牙筷子在指尖旋转,低垂着眼帘,叫人看不清他眼中的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下一秒,花容战忽然出手。

    韩棠之抬眸,那双原本温和的双眸中,此时全是凌厉,大掌包住花容战打来的拳头,一个扫堂腿反踢向他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自己的小碗,眨了眨眼睛,这两人,居然就这么打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舞姬和乐姬们都吓坏了,纷纷退到旁边,两人拳脚相加,脸上都是发狠的模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