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4章 野蛮生长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注视着她,她那么小一团,缩在(阴yin)暗的角落里,雪花落了她满头满(身shen),那双眼倒映出灯笼的光亮来,像是世上最无邪清澈的明珠。

    莫名的,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他拿过夜凛手中的大伞,大步走向那团成一团的小丫头,“人有无数种生长方式,有的人像是大树,迎着风雨,无畏生长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人像是藤蔓,依附着大树,尽管羸弱,却也终会有枝繁叶茂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淡漠,走到她跟前,伞面在她头顶倾斜,将雪花和寒冷都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抬头,就对上那双灿若寒星的狭眸。

    “藤蔓从不必在大树面前自卑,因为所有的生长方式,都只是最适合自己活下去的方式而已。比起那些经不起风雨璀璨的(娇jiao)弱花朵,本座更喜欢,在阳光下野蛮生长的藤蔓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朝沈妙言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注视着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掌,小心翼翼地伸出自己小拳头,放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收拢五指,她的手那么小,他轻而易举就将那小小的拳头包覆在掌心。

    大雪纷纷扬扬地夜幕中起舞,君天澜一手撑伞,一手握着沈妙言的小手,目视前方,缓步往衡芜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提着盏羊角流苏灯笼,仰头望着他的侧脸,但见他眼中满是坚定。

    寒风将他的大氅吹得猎猎作响,他脚下步子不紧不慢,那样睥睨一切的姿态,似是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帝王。

    像是受到影响般,她柔软懦弱的心逐渐坚强起来,同他一道注视着黑暗的前方,尚还稚嫩的小脸上,呈现出一股少有的坚定。

    国师啊,再弱小的藤蔓,却也有一颗渴望变强的心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她会不再以依附的形式同他一起,而是以,并肩而立的姿态。

    到了衡芜院,拂衣接过君天澜手中的伞,抖了抖上面的雪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进去,沈妙言拉了拉他的衣袖,目光往院子里瞟。

    他看过去,就瞧见院子中央,堆着个大雪人,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,还(挺ting)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“国师待我好,我也想回报一二。这个雪人,送给国师!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微红,垂着头抓了抓裙摆,最后害羞般跑进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屋檐下,看了那雪人良久,想起昨晚答应过她陪她堆雪人,后来却又爽约的事,不(禁jin)走下台阶,动手拾掇起院中的落雪来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愣了愣,就瞧见他一脸淡漠地滚了个小雪球,又跟着滚了个更小的雪球,堆在那大雪人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“主子这是在做什么?”添香好奇。

    拂衣眼中闪烁着点点光芒:“在做一个像沈小姐的雪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添香吃惊地看去,果然瞧见君天澜拿了两捧雪,在小雪人脑袋上一边儿按了一个,像是沈小姐的俩发团子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在小雪人面前蹲下,用树枝画了个笑眯眯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折下一朵梅花,嵌进了那发团子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退后一步,视线中,两个雪人站在一块儿,莫名的……

    般配。

    在拂衣和添香呆愣的表(情qing)中,他漠然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添香回过神,望向那俩雪人,(禁jin)不住捧腹大笑:“主子好可(爱ai)!”

    拂衣吓了一跳,连忙捂住她的嘴,紧张地朝屋子里望了一眼:“小声点儿!若是被听见,又有好果子吃了!”

    添香笑嘻嘻的,双手捂脸,整个人都(热re)血沸腾起来:“啊啊啊,好激动,原来这万年冰山,也有融化的那天!原来老铁树,也会有开花的一天!”

    而东隔间里,沈妙言盘腿坐在小(床chuang)上,双手捧着七彩玲珑珠子,圆圆的眼睛里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刚刚国师在门口的那番话,是表白吗?

    是不是呢?

    ——比起那些经不起风雨璀璨的(娇jiao)弱花朵,本座更喜欢,在阳光下野蛮生长的藤蔓。

    听起来,明明就是表白啊!

    她脸颊发烫,将珠子抛起来又接住,可是,国师那样的人,真的会喜欢她一个小丫头吗?

    会不会,只是单纯地说,他喜欢有强韧生命力的人?

    珠子抛起来又落下,最后她“砰”的一声,将那珠子丢到(床chuang)头,苦恼地钻进被子,国师他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……

    夜深了,君天澜躺在(床chuang)上,在黑暗中盯着帐幔顶,狭眸中隐隐有疑虑浮现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,真的太过关心那丫头了?

    他虽不是无(情qing)无(欲yu)的人,可如钦原所说,他要走的路,比常人艰难坎坷百倍千倍。

    他,不能让那丫头,成为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这一晚,沈妙言乖乖在自己的被窝睡觉,拂衣为她准备了两个小暖炉,一个暖手一个暖脚,倒也能踏实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她起(床chuang)洗漱后,站在窗边,对着窗台上的铜镜梳头。

    刚绑好发团子,就瞧见院子里有两个雪人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连忙跑出去,一个小小的雪人立在她的大雪人(身shen)边,发团上还簪了朵梅花。

    好可(爱ai)!

    她连忙跑进屋子:“国师,有人在院子里堆了个好可(爱ai)好可(爱ai)的小雪人,一定是照着我的样子堆的!”

    君天澜穿上大氅,瞥了她一眼,声音淡淡:“没见过这样夸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国师,你知道是谁堆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君天澜表(情qing)淡定,绕开她抬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盯着他的背影,虽然他表现得很平静,可为什么她怎么看,怎么觉得可疑呢?

    她追上去,拉住他的衣袖:“国师,是你堆的雪人,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就是你!”沈妙言嚷嚷着,一边跟着他往前走,一边将小脑袋靠在他手臂上,“国师最好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微动,低头看了她一眼,原想推开她,她却忽然抬头,冲他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笑得真难看,改(日ri)请个教习嬷嬷,好好教导你女子的礼仪。”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“不想学。国师昨晚才说,藤蔓有藤蔓的生长方法,很明显,那些个(娇jiao)(娇jiao)花朵的养成方式不适合我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