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5章 妙言生病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不知死活地抬头冲他扮了个鬼脸:“国师有空的话,不如教我功夫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笨,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没有学不会的学生,只有教不好的先生!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拌着嘴,往花厅而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己都没察觉到,同沈妙言说话时,唇角总是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私心里觉得,她龇牙笑起来时,其实也没有那么丑。

    反倒,(挺ting)可(爱ai)。

    大雪封了街道,君天澜不用去上朝,便待在书房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书房中点了两盆金丝炭火,倒也暖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腿坐在软榻上,旁边矮几摆着一本摊开的青皮书,密密麻麻全是字。青皮书旁放着盘橘子,大约是南方进贡的,个个饱满,颜色鲜艳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一只橘子放进炭盆边缘,拿一双细细的银筷轻轻拨弄,一双眼却斜盯着那书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烤橘子的酸甜香味弥漫开来,她连忙戴了手(套tao),将那颗橘子捡起来。

    橘子皮烤得软趴趴的,很容易就剥开来。

    她吃着(热re)乎乎的甜橘子,目光落在对面君天澜的背影上,从一个时辰前,他就保持着这个笔(挺ting)的坐姿,像是不会累一样批阅着公文。

    眼见着又过了半个时辰,那一盘橘子被沈妙言吃了个精光,她望了眼炭火,添了几块炭,便跳下软榻,去小厨房顺了几块糍粑。

    她将铁钳架到炭火上,把糍粑放上去烤,没过一会儿,那糍粑便烤得膨胀开来,面上成了焦壳,裂开来,便可见里头白腻软乎的糍粑(肉rou)。

    她兴致勃勃地品尝着自己的杰作,心满意足地蘸着调料吃,觉得这就是冬天最好的享受。

    等到晌午,君天澜终于将那一堆公文批阅完,起(身shen)转向她,就瞧见满桌都是橘子皮,盘子里盛着半块吃剩的糍粑。

    小丫头兴致勃勃地在烤一截香肠,屋子里弥漫着各种食物混合在一起的古怪气味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悦,叫了拂衣和添香进来收拾屋子,又把素问喊来,让她下午教沈妙言认药草。

    既然无心学四书五经经史子集,那么总得学些其他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妙言倒也不反对,在她看来,医术比那些个劳什子的之乎者也有用多了。

    用完午膳,素问便抱着一本最简单的医书过来,说是学医的入门书籍,叫沈妙言先把上面的图都记牢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腿坐在软榻上,翻开那本薄薄的册子,里面每一页都画了药草的模样,下面有十分详细的注解。

    这书看起来不累。

    “白曼陀罗,花冠漏斗状,黄棕色至淡棕色,雄蕊多包于花冠筒内。定喘,祛风,麻醉止痛。治哮喘,惊痫,风湿痹痛,脚气,疮疡疼痛。可作麻沸散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念出声,注视着图上那朵金花,“白曼陀罗,还(挺ting)漂亮的……作麻沸散,是可以叫人昏迷的花吗?”

    她只当这本册子是消遣的玩意儿,不知不觉便看了一下午。晚饭前,她去找素问,又拿了另一本薄薄的医书来,里面是些最简单的药物配方。

    素问喜欢她,甚至答应等她将药物记得熟了,就带她去府里的药房逛一逛。

    (日ri)子很平静地过去,沈妙言的用功被君天澜看在眼里,觉得这小丫头像是被白雪掩埋的植株,躲在温暖的地下,不停地萌动生长,只等开(春chun)时钻出地面,开出漂亮的花朵,惊艳世人。

    入了十二月,大雪一场接着一场,沈妙言每天早上起来,都觉得今(日ri)比昨(日ri)更冷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白白胖胖,可(身shen)子骨却是弱的,于是终于在某天早晨起(床chuang)时,打了个大喷嚏,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君天澜下朝回来,闻见房中隐隐弥漫着药味儿,见那东隔间的帘子还紧紧拉着,不由走进去,就瞧见(床chuang)头搁着药碗,小丫头躺在(床chuang)上,小脸通红地抹鼻涕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见他进来,沈妙言委委屈屈地唤了一声,随手将擦鼻涕的手帕丢到地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下滑,只见地面到处扔着擦鼻涕的帕子。

    他在心底无力地叹了口气,跨过那些手帕,坐到(床chuang)榻上,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感冒?是不是没穿袄子,就出去玩雪了?”

    莫名宠溺的语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抓住他的袖子:“冤枉啊国师,我早上起来,就染上风寒了!都怨国师不肯给我通地龙,人家(身shen)(娇jiao)体弱,哪里受得了北风摧残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微抽,这丫头不去唱戏,真是屈了人才!

    他将被子给她掖好,自动忽略她的话:“可有乖乖喝药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我不喝,素问也要((逼))着我喝的。那药,可真是苦啊!”沈妙言泪眼婆娑,仍旧紧紧攥着君天澜的衣角,“说起来,都要怨国师不给我通地龙,若是有了地龙,也不至于要喝那苦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乖乖喝了药,想来过几(日ri)便会好。先躺着吧,晚膳叫拂衣端进来给你。”君天澜仍旧自动忽略掉她后面大段的话,起(身shen)离开东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干了,小手抱着被子,眼巴巴盯着他的背影,因为生病,鼻音很重:“国师,我要地龙……要地龙……有地龙就不生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回头瞥了她一眼:“通地龙是要花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金库呢?从里面支钱就好。”沈妙言露出一副早就知道君天澜会问银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(身shen),又看了慢吞吞抹鼻涕的她一眼,慢慢放下月门帘。

    如今还不是最冷的季节,小丫头怎的(身shen)体这样差?

    沈妙言连吃了两天药,风寒终于好了些。

    素问坐在(床chuang)榻边,捧着碧玉小碗,一勺一勺地喂给她:“这桂枝汤,驱寒最好。用的是桂枝三两,芍药三两,甘草二两,生姜三两,大枣十二枚。小姐可记牢了?”

    “桂花三两,芍药四两,甘草五两,生姜还是大蒜来着,哎,是大蒜吧?”

    素问满头黑线,这位姑(奶nai)(奶nai)若是当了医女,会死人的,绝对会死人的!

    她又复述了好几遍,直到一碗桂枝汤见了底,沈妙言才终于记下。

    素问退下后,君天澜走进来,大约是觉得她吃了苦药,随手递给她一块糖:“本座出去办事,晚上不必等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