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3章 是冷血,还是情有独钟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云间用金龙冠束发,(身shen)着明黄色龙袍,长(身shen)玉立,一派俊逸潇洒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手,声音清澈而温和:“众(爱ai)卿免礼平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众人重新落座后,楚云间举起酒杯:“今夜除夕宫宴,朕愿来年四海升平,百姓安居乐业,楚国繁荣昌盛。”

    所有大臣同时举起酒杯,齐声道:“愿来年四海升平,百姓安居乐业,楚国繁荣昌盛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楚云间抬手,丝竹管弦声又起,红衣舞姬们鱼贯而入,大臣们推杯换盏,(殿dian)中重又(热re)闹起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抿了口酒,眼角余光落在沈妙言侧脸上,大约是被楚珍打了一巴掌的缘故,那里还能隐约看见一些红印。

    坐在他(身shen)旁的沈月如顺着他的眼角余光看去,就瞧见沈妙言正和君天澜小声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由想起,刚刚宫中的暗卫禀报,说是沈妙言和楚珍打了起来,沈妙言差点杀了楚珍,可陛下听着那禀报,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不,与其说是不为所动,不如说,是明目张胆地偏袒沈妙言。

    自己的亲妹妹都要被人杀了,却还能保持着微笑的模样,连追究都不曾追究一声。

    陛下他,究竟是冷血,还是对沈妙言(情qing)有独钟?!

    一股危机感自心底油然而生,沈月如想起刚刚合欢宫的金珠送来的信,端丽的面庞上不(禁jin)浮现出一抹大方的微笑,声音婉约:“本宫听闻,刚刚妙言和珍儿打了一架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看她,声音冷漠:“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沈月如脸上的笑容僵了僵,一旁的徐太后冷声道:“罪臣之女原不得进宫,如今有国师带着你参加宫宴,原也是你的福气,可你怎敢如此跟皇后说话?!”

    沈月如三天两头便给徐太后送贵重东西,因此徐太后对这位儿媳颇为喜欢,自是不会让外人欺负了她去。

    沈月如连忙柔声道:“母后不要生气,妙言就是这般(性xing)子,其实心地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一眯,沈月如又在这里装良善!

    君天澜和楚云间对(身shen)边女人的争吵视而不见,只盯着(殿dian)中的舞姬。

    沈月如又转向沈妙言,将话题转了回去:“如今珍儿正在合欢宫伤心呢,妙言不如去安慰安慰她吧?好歹,事(情qing)是你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未来得及拒绝,一旁的徐太后大怒:“哀家倒是奇怪,怎的珍儿不曾来参加宫宴,原来是你把她惹哭了!沈妙言,你这丫头,到底对珍儿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,是她自己吓尿了裤子。”沈妙言声音不大不小,却刚好让附近的人都听见。

    徐太后面庞顿时涨得通红,珍儿她,珍儿她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紧盯着沈妙言,那目光几乎要将她扒皮拆骨,这个((贱jian)jian)丫头,怎么敢在大庭广众,爆出珍儿的糗事?!

    沈月如见徐太后成功被激怒,眼底便浮现出点点笑容,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:

    “珍儿失仪,妙言你难辞其咎。去合欢宫安慰安慰她,又有何妨?妙言可莫要学了别人的小家子气。”

    徐太后觉得沈月如的话甚是有理,于是冷声道:“哀家命你马上去合欢宫,向珍儿道歉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手中一杯果汁,视线从沈月如脸上掠过,她这样拐弯抹角处心积虑地要她去合欢宫,必然是楚珍同她撺掇好了,在合欢宫中对她下手……

    这样想着,本(欲yu)拒绝,目光一顿,落在楚云间和沈月如(身shen)后的那个小太监(身shen)上,那小太监眉目清秀,冲她缓慢地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莲澈。

    于是她起(身shen),屈膝行了个礼:“如皇后娘娘所言,妙言这就去给长公主道歉。只是我对皇宫不熟,还请娘娘指派个人,为我领路。”

    她的乖巧让沈月如愣了愣,只当她是害怕了,于是笑道:“如此,便让莲澈领你过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莲澈低着头快步走到沈妙言跟前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莲澈离开承庆(殿dian)后,君天澜抿了口酒,目光落在对面,远处靠墙侍立的太监之中,立即有两名悄悄退场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的歌舞,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莲澈带着沈妙言穿过抄手游廊,尽拣着人少的地方走,声音极冷清地开口:“数月不见,你还是这样胡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跟在他(身shen)后,“好好的自卫,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了胡闹?”

    莲澈提着盏灯笼,回头瞥了她一眼,却没说话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出来,是有什么要紧话说吗?”沈妙言轻声问。

    莫名的,就是觉得莲澈不会将她带去合欢宫,莲澈是不会把她推进火坑里的。

    莲澈背对着她,脚下步子很快:“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七拐八绕,最后到了一处无人的抱厦门口。

    那抱厦有些年头了,窗户上糊的纸脱落了不少,门口只点着两盏半旧的红绉纱宫灯。

    而门前的空地上,栽着一棵梅花树,一名穿着太医服制的人,背对着两人,正负手站在梅花树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那人转过(身shen),赫然露出安似雪的脸。

    “安姐姐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喜不已,连忙奔过去,一把抱住她的腰(身shen),“安姐姐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嗅了嗅她(身shen)上熟悉的月梅踏雪香,颇有些诧异地抬头,望着她这不合(身shen)的衣裳:“安姐姐,你怎么打扮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安似雪摸了摸她的脑袋,牵着她坐到抱厦门口的台阶上,“你知道,我最不喜(热re)闹,所以称病未去承庆(殿dian)。听说你进了宫,我便求了白太医,借这(身shen)衣裳给我,就想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见沈妙言长得白白胖胖,知晓她在国师府过得极好,便放了心,又从袖袋里取出两块梅花糕:

    “往年,你最喜欢冬天时去安府找我玩,吃我做的梅花糕。可惜宫中的梅花不可随意采摘,我今年便只做了一点,你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一暖,将梅花糕好好藏进怀里:“安姐姐,他待你……可还好?”

    问得是楚云间。

    安似雪笑着,伸手抱了抱她:“你安姐姐也不是蠢的,虽不能讨他喜欢,却也没让他厌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了心,望了眼不远处望风的莲澈,又问道:“安姐姐是怎么找上莲澈的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