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4章 谁,都不能欺负她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这样笨,我才不信你能平安逃过皇帝的手心,定是有人帮你的!”安似雪说着,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,“认认真真抽丝剥茧,自然能查到那小鬼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鬼?莲澈可不是一般人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君天澜说她惹不起莲澈,便觉莲澈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莫名其妙的,内心居然会产生小小的骄傲。

    两人亲亲(热re)(热re)说了好一会儿子话,才不舍分开。

    莲澈本(欲yu)带沈妙言直接回承庆(殿dian),沈妙言却忽然笑道:“咱们既然出来了,那便干脆去一趟合欢宫好了。我很想看看楚珍到底为我准备了些什么,总不能白白辜负了她和沈月如的一腔盛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莲澈静静看着她,黯淡的宫灯光芒下,她的笑容却迸发出十分夺目的光彩,漂亮的叫人难以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可是,她明明才只有十二岁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垂下眼帘,转(身shen)往合欢宫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蹦跳着跟在他后面,打量他纤瘦却笔(挺ting)的(身shen)躯,圆眼睛里有一瞬间的复杂:“莲澈,你真的只有九岁吗?你真的只是个小太监?”

    莲澈面无表(情qing)地目视前方,脚步未停,沉默半晌后,声音淡漠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便咯咯笑起来,走上前去,十分仗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好弟弟,若咱们能活着从合欢宫出来,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弄出宫!我为你准备了礼物哦!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弟弟。”莲澈不爽,大力推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也不在意,注视着前方逐渐出现的一角宫(殿dian),唇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。

    她来赴宴了,不是除夕宫宴,而是沈月如和楚珍,为她设下的夜宴。

    而这场夜宴的女皇,只会是她沈妙言一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莲澈带着沈妙言来到合欢宫门口,早有宫女等在檐下,望了眼沈妙言,便提着灯笼领路,带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三人穿过重重游廊,最后那宫女停在一扇紧闭的隔扇前,转(身shen)对沈妙言行了个礼:“沈小姐,我们长公主就在里面,请您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大大方方推开门,刚走进去,那宫女就从外面将门合上,拿青铜锁锁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宫女将钥匙收好,转向莲澈,姿态倨傲:“这里有我看着,你可以回去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莲澈瞳眸微动,听见里屋安安静静,一丝声音都没有,便道:“不必,皇后娘娘吩咐了,要确保长公主事(情qing)办好,才能回去向她复命。”

    那丫鬟不(禁jin)多看了他一眼,只当他是沈月如的人,便也不再多言,同他一道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屋里光线明亮,一名(身shen)着铠甲的年轻男人坐在桌边,瞧见进来的小姑娘,不由露出一抹不屑的笑:“年纪轻轻就得罪了长公主(殿dian)下,可真是不要命啊!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怕他,缓步走过去,在他对面坐下,很淡然地理了理裙摆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像极了君天澜,可到底只是模仿,优雅之中透着一种刻意,与往常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看着,却也并不叫人讨厌,反倒更觉她的可(爱ai)与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那侍卫便笑着开口:“长公主有意叫我等在这里,说是会有我的良人前来。没想到,我的良人竟还这般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着眼帘,什么话都没说,拿起桌上的玉壶,掀开壶盖闻了闻,目光一顿,说出的话却是风马牛不相及:

    “不是说长公主十分尊贵么,怎的这合欢宫茶水里,竟还落了虫子?!”

    说着,拔下发团子后的霞草花发钗,探进那玉壶里,又很快拔出来,随手那么一甩。

    那侍卫完全不在意她的小动作,起(身shen)拱了拱手,说道:“这位姑娘,我奉长公主之命,需要坏了你的清白,得罪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正要去抓沈妙言,沈妙言却慢条斯理给他倒了杯茶,表(情qing)很是悲伤:“我知今夜前来,便会有如此下场。既然咱们是命定的夫妻,那么,且饮了我亲自斟的这杯茶,再行夫妻之礼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双手捧起那杯茶,送到那侍卫面前,一双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渴求。

    那侍卫也觉这小姑娘很可怜,于是接过,直接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他随手将杯子放到桌上,再次走向沈妙言,沈妙言往后退了一步,脸上那层悲伤逐渐褪去,反化为腹黑至极的微笑。

    侍卫意识到不妥时,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扶着桌子,指着沈妙言,没说出一个字,便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漠然地瞥了他一眼,抬手摸了摸发团子后的霞草花发钗,刚刚她撒谎说壶中有虫,将发钗伸进去,趁机把钗(身shen)里的药粉全都洒进了水中。

    那药粉分量极重,迷晕一个侍卫,乃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她独自坐了片刻,便听到外面响起楚珍高傲的声音:“里面(情qing)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启禀公主,应是成了!”

    “打开门吧,本公主想看看那((贱jian)jian)人如何被人坏了清白!”楚珍的声音仿佛淬了毒,满满都是恶意。

    那宫女连忙开了锁,小心翼翼推开一条门缝。

    楚珍连忙凑上前来,一双眼刚贴到门缝上,就被从里面泼了一脸茶水,吓得她连忙捂住眼睛:“水进眼睛了!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(殿dian)下!”那宫女也吓得不轻,正要去扶楚珍,只觉脖颈处一痛,便同楚珍一道,双双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隔扇被风吹开,沈妙言站在里面,莲澈站在外面,绷成手刀模样的双手,徐徐放下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沈妙言狡猾一笑:“不愧是我的好弟弟!”

    莲澈白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,示意她赶紧过来帮忙,将楚珍和那宫女抬进去。

    所幸,为了加害沈妙言,楚珍将附近的守卫和宫女都遣走了,所以没人看见这一幕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莲澈正要撤退,沈妙言却不肯,费了大劲儿将那侍卫也搬到(床chuang)上,伸手扒掉这些人的衣裳: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向来恩怨分明。别人对我三分好,我就用七分好去还。别人对我三分不好,我就用七分不好去还。楚珍今晚要毁我清白,我哪能轻易放过她?!”

    莲澈在旁边站立片刻,也上前,帮她一起给这三人扒衣服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清白多么重要,这个长公主瞧着人模人样,背地里却想毁了那蠢姑娘的清白!

    蠢姑娘虽然傻不拉几,可他就是不喜欢别人欺负她。

    谁,都不行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