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6章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这话非常刻薄恶毒,沈月如不觉眯起双眼,悄悄往后退了一步,细细打量起她来。

    从前的沈妙言,虽然顽劣,可绝不会说出如此狠毒伤人的话。

    从前的沈妙言,虽然胆大,可绝不敢做出陷害当朝公主之事。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这位堂妹,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沈月如的打量,沈妙言偏过头,冲她龇牙一笑,小模样端得是腹黑至极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楚珍指着沈妙言,一张脸憋得通红:“你,你竟敢如此侮辱本公主……来人,给本公主掌嘴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有六名侍卫闯进来,将沈妙言和莲澈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不急,静静站在那里,小脸上依旧挂着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像沈月如这样看(热re)闹不嫌事大的(性xing)子,若是知晓她沈妙言被人糟蹋了,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国师请过来观看。

    国师现在,一定就在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只要他在,她就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楚珍见她脸上毫无惧色,不(禁jin)更加恼怒,大喝道:“给本公主打,重重地打!”

    莲澈紧紧扣住沈妙言的手腕,正要带她突围,就听到背后传来清贵而淡漠的声音:“谁敢动手?”

    这声音不大,威慑力却十足。

    屋中的人定睛看去,只见那位(身shen)着淡金色长袍、披着件宽松的纯黑色绣金蟒大氅的男人,正负手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所有宫女太监都自觉跪了下去,姿态之恭敬畏惧,仿佛是臣服于掌控一切的君王。

    那六名侍卫哪里还敢动手,忙不迭跪了下去,一时间,偏(殿dian)里静得能听见烛花落下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望着君天澜走过来,他的姿态那般高贵优雅,狭长的凤眼中透着睥睨一切的霸道,淡金色的长袍在灯火下闪耀着光辉,像是穿过重重黑暗的一束光。

    他挡在她面前,似笑非笑地盯着徐太后:“刚刚太后说什么,要给谁赐婚?”

    徐太后被他的气势吓到,明明是太后之尊,可面对这样的君天澜,却唯有退让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楚珍双眼发红,紧紧盯着君天澜,只觉这样的国师姿容绝世,将这偏(殿dian)都映照得耀眼起来,世上无人可以比肩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得愈发快了,完全忘记自己刚刚才跟别的男人做过那种事,腆着脸问道:“国师,我是真心(爱ai)慕你的,你能不能娶我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,伸手牵住沈妙言的小手:“抱歉,本座对你没有任何兴趣。”

    楚珍怄得要死,裹着衣裳跳下(床chuang),紧追了几步,满眼都是恨意:

    “国师,你是不是因为我失了(身shen),所以才这样拒绝我?!可我之所以**,都是你(身shen)边那个臭丫头害的!沈妙言蛇蝎心肠,她在你(身shen)边,终有一天会害死你!”

    君天澜脚步顿了顿,目视前方,声音愈发寒凉:“本座厌恶你,同你**与否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冲楚珍扮了个鬼脸,跟着国师离开。

    “厌恶……我?”

    尽管这话并非第一次从君天澜口中听见,可这一次,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,叫楚珍难堪至极。

    她绝望地看着君天澜离开,往后踉跄了一步,最后大哭着,将手边那架多宝阁给推翻在地。

    满地都是碎瓷碎玉,一片狼藉中,她大吼出声:“沈妙言,我不会放过你的!国师是我的,只会是我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心底叹了口气,无奈地抬头瞥了眼君天澜,明明是国师惹出来的桃花债,可那朵烂桃花却记恨上了自己,自己真是无辜得很呐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,漠然地同她对视一眼,声音依旧清冷:“把你那无辜表(情qing)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嘿嘿一笑,圆圆的瞳眸瞬间化为腹黑:“国师,我今晚很厉害哦!”

    说着,添油加醋地将自己和莲澈的经历说了一遍,那双猫儿般的茶色瞳眸,隐隐闪烁着微光:“即便国师不在,我也能保护好自己了!”

    见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她双眼一眯,比天上的新月还要弯:“说起来,都是国师教导有方,国师才是最厉害的人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又低头瞥了她一眼,她那张红润润的小嘴,跟抹了蜜似的,随时随地都能冒出好话来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只是小丫头的恭维,可听在耳中,去莫名的舒心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御花园门口,那驾马车还停在那儿。

    君天澜率先上了车,沈妙言紧跟而上,随后转(身shen)将手递给莲澈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莲澈愣了愣,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,只倔强地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“上来!”沈妙言又喊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车中,透过黑纱窗帘,那小鬼垂在腿侧的手攥成了拳头,一副不(情qing)愿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嗤笑一声,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莲澈。”沈妙言不悦,“今晚的事,若是楚云间追究,你以为你能活下去?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莲澈沉默良久,最终还是乖乖上车。

    车内很宽阔,沈妙言抱了暖炉,将盖子掀开来,暖炉里分上下两层,下层烧着炭,上层整齐地烤着五个圆圆的梅菜扣(肉rou)小烧饼。

    她取出一个,递给莲澈:“给。这是金玉满香楼的点心,当时说好了,要带你去吃的。”

    莲澈接过,端详良久后,低头轻轻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小烧饼的壳被烤得金黄,这么一口咬下去,梅菜特有的香和(肉rou)香便弥漫于唇齿之间,油而不腻,辣辣的,却又透着一丝清甜,格外好吃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己也拿了一个,两个人相对而坐,吃得咯嘣咯嘣,谁都没问君天澜要不要也来一个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头转向窗外,心(情qing)十分不悦:“启程回府。”

    夜凛驾着马车,一路驶离了皇宫。

    对君天澜而言,带走一个小太监算不得什么难事,皇宫门口的(禁jin)军,甚至根本不敢盘查他的马车。

    这就是权势的好处啊!

    沈妙言再一次想着,使劲儿咬了口烧饼,圆圆的眼睛中闪烁着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在国师府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黑着脸率先下了车,没跟往常一样去牵沈妙言的手,自个儿就先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十分照顾莲澈,从进国师府开始,就不停给他介绍这府内的院落布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