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9章 错过的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吃饱了,从他怀中跳下来,在矮几对面坐好,从食盒里取了一只白瓷酒瓶,斟了一杯,递给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,这酒,应是他酒窖中珍藏的那瓶秋露白。

    这丫头,倒是好眼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给自己倒了杯,晃了晃白骨瓷莲花酒盏,那色泽金黄的酒水盛在其中,上头漂浮着些细小的桂花,跟琥珀似的好看。

    这么一晃动,暖暖甜甜的酒香便在室内弥漫开来,甚是好闻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敬你酒!”她大大方方地举杯,稚嫩的脸上洋溢着甜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料想这酒水尚还清甜,小孩子也能喝的,便同她干了这一杯。

    一杯下肚,润如甘露,味醇绵软。

    沈妙言长长呼出一口气,砸吧砸吧小嘴,“真好喝!”

    说着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陶醉品酒的小模样,想着今夜除夕,放纵她一回也无所谓,多喝些酒也是无伤大雅的事,便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吃了颗枣子,目光落在窗外,远处的爆竹声还在继续,这京城中的家家户户,大约都在守岁吧?

    过去的许多年,每逢除夕,他都是早早上(床chuang)就寝的。

    那样的(热re)闹,是与他无关的。

    只是今年……

    狭眸中多了一丝深意,他看向对面盘腿坐着的小姑娘,就见她穿着小袄子,捧着白瓷酒瓶,(身shen)子摇摇晃晃,脸儿酡红,双眼笑眯了缝,(胸xiong)前挂着的长命玉锁透出灵动的光,跟个年画娃娃似的讨喜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旁还沾了一颗米饭,歪着脑袋,只冲他使劲儿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伸出手,将那粒米饭取下,狭眸中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和耐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嘿嘿一笑,仰头咕嘟咕嘟将瓶中酒一气喝光,随手将那酒瓶丢到软榻角落,只瞅着君天澜,(身shen)子摇晃得愈发厉害,像个不倒翁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手托腮,静静同她对视了片刻,她忽然打了个酒嗝,双眼一翻,直接从软榻上栽下去。

    幸得君天澜手快,将她抱到怀中,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裳,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茶色的瞳眸像是纯澈的琥珀,歪了歪脑袋,那眼神显然无法聚焦,只呆呆望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意识和神志在放纵的喝酒下都没了,她眨了眨眼睛,觉得面前的男人很好看:“神……神仙哥哥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淡漠,离得这样近,他能清晰地嗅到她呼出的桂花香和清冽的酒香,以及面颊上抹的杏仁露香。

    独属于小姑娘的香气,跟外面那些大老爷们儿的味道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她很好闻。

    君天澜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,凑近怀中的人儿,莫名觉得,这香味比任何一种酒都要醉人。

    窗外的月光透过琉璃格子木窗洒进来,照耀到矮几上他喝剩的半杯酒水里,漂亮得像是纯金液体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,落在沈妙言总是微翘着的唇瓣上,她的唇那样小,像是合拢的玫瑰花瓣。

    那颜色红润润的,叫人(情qing)不自(禁jin)就想亲一口,尝尝看,是否跟看上去一样甜美。

    他的薄唇,距离那粉粉的唇瓣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沈妙言张着眼睛,望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神仙哥哥,眼中都是茫然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触碰的刹那,院子里陡然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随即便是丫鬟侍卫们的欢呼:“子时到了,又是新的一年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微动,缓缓同沈妙言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伸出爪子,“吧唧”一下,拍到君天澜脸上:“神仙哥哥,外面好吵啊,你使个法术,去管一管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的小爪子拿下来,低头凑近她的耳畔,声音低沉醇厚:“小丫头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乾和宫。

    楚云间(身shen)着龙袍,披着件滚紫貂毛边的明黄色斗篷,坐在宫(殿dian)前的汉白玉台阶上,一张雅致清秀的面庞上没有丝毫表(情qing),只静静看着天空的那轮弯月。

    (身shen)后有脚步声响起,很快,顾钦原走到他(身shen)后,朝他恭敬地拱了拱手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宫宴已经结束,顾卿缘何还留在宫中?”楚云间声音淡漠,并未回头。

    顾钦原在他(身shen)边坐下,从怀中取出一瓶酒并两个小酒杯,“臣怕陛下忧思过度,伤了(身shen)子,这才逗留至今。陛下有何烦心之事,不如说给微臣一听。兴许,微臣能解了陛下的烦忧?”

    楚云间接过他递来的酒,目光依旧落在那仿佛封冻了的湛蓝夜幕上:“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诗人都道这后宫女子清苦寂寞,却不知,为君的,方才是最寂寞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高处不胜寒,陛下从坐在这个位置上的第一天起,就该知道这道理。”顾钦原晃了晃杯中澈底澄莹的酒水,淡淡抿了一口,精致却苍白的五官流露出一抹狠绝,“所以那种话,陛下(日ri)后莫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也饮了口酒,偏过头,薄唇含着一缕微笑:“顾卿,会一直陪着朕吗?”

    顾钦原同他碰了碰杯,“陛下是君,微臣是臣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八个字,拒绝得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不肯?那么朕命令你,必须陪着朕。”楚云间的双眼仍旧温和,只是眼底却迸发出一股无法遮掩的凌厉。

    顾钦原低低笑了起来:“陛下醉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落到酒水里,月光倒映在酒面,将这太禧白映照得愈发澄澈晶莹。

    “朕自幼在皇宫长大,最懂权势的好处,也最懂人心的冰冷。朕虽有母亲和妹妹,可她们在乎的从来只是自己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朕小时候,那个蠢钝的母亲甚至觉得,如果没有朕这个儿子,她就不会被其他嫔妃妒忌陷害,就不会在宫中举步维艰。她甚至,谋生过要把朕过继给其他高位嫔妃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闭着眼睛,连喝了几杯酒,再睁开眼时,那双眼中都是冷清和寂寥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他笑得残酷:“顾卿,一个从未被任何人关(爱ai)过的孩子,长大后,又怎知如何去关心(身shen)边人,又怎会懂,如何关(爱ai)天下百姓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