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章 一壶酒的试探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钦原静静看着他,清冷的月辉洒了他遍(身shen),龙袍上的金龙在此刻失去了所有的霸道和威武,有的只是凄冷和孤寂。

    楚云间又连喝了几杯酒,眼中蒙着一层云翳,以致清澈的月光,都无法将那瞳眸中的色彩照得明亮。

    顾钦原夺下他手中的酒杯:“陛下喝多了,微臣送陛下回仪元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却猛地甩开他的手,“你何必同我讲究那些个君臣虚礼?!今夜本是除夕,你既留下,便该陪我一道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说着,缓了语气,伸手拉住顾钦原的手腕,认真地朝他举杯:“钦原,今夜,咱们不谈百姓,不谈天下,咱们,只是作为朋友,来喝个痛快!”

    顾钦原沉默良久后,朝楚云间拱了拱手:“既如此,臣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乾和宫的汉白玉台阶上,在月光下对饮,直到天色熹微,才双双醉倒在地。

    守在暗处的李其这才敢带人上前,分别将两人扶起,又着人将顾钦原送出宫。

    李其亲自扶着楚云间回到仪元(殿dian),掩上隔扇,两名大宫女立即过来为楚云间更衣脱靴。

    楚云间坐在(床chuang)上,睁开双眼,那眸中尽管遍布血丝,可此时却无比清明,哪有半分喝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?”正端着醒酒汤过来的李其愣了愣。

    楚云间轻笑一声,“顾钦原,倒是个可用之才……”

    李其的瞳眸骤然放大,原来,这喝酒夜谈、互诉衷肠,不过都是陛下的试探。

    看来,陛下果真十分看重这位顾先生。

    两名宫女为楚云间脱下鞋袜和外裳,伺候他换上明黄色中衣,他声音淡淡:“皇宫之中,哪有什么真心。他肯不顾病躯,强行陪朕喝酒尽兴,倒的确忠诚。”

    李其连忙躬(身shen):“恭喜陛下,揽得贤才!”

    两名宫女伺候楚云间在(床chuang)上躺下,放下帐幔,楚云间声音仍旧淡漠:“既如此,元宵的计划,便交由他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合了双眼。

    李其连忙称是,转(身shen)正要带着宫人们退出去,楚云间又道:“今儿个正月初一?”

    李其一愣,心里奇怪他为何会多次一问,面上却恭敬答道:“回陛下,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把朕书桌上那只锦盒,拿去国师府,送给那丫头,就说是……算了,什么都不用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再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李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却也只得应是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辆华丽的马车载着顾钦原,一路驶回了顾府。

    他被顾府的下人扶下马车,面色如常地赏过那驾车的侍卫,便转(身shen)进了府。

    直到府门被关上,他才抬手捂住嘴,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淌落,蜿蜒在病态苍白的肌肤上,格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府中的下人吓了个半死,闻着他(身shen)上浓烈的酒味儿,连忙将他往屋子里扶:“顾先生,您这是喝了多少酒?!您不能喝太多酒的呀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顾钦原艰难地迈动双脚,漆黑的眼中都是冷漠,“好歹,取得了那个男人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官这几个月,不停地应付楚云间的试探,却始终不能真正被他纳入麾下。

    如今,靠着一壶酒近了他的(身shen),也算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国师府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外面的炮竹声吵醒,揉着惺忪睡眼,走下(床chuang),想着今天是大年初一,于是特地从衣柜里挑了(套tao)崭新的衣裳和鞋子穿上。

    她梳洗打扮好,从柜子里取出以前买的一沓纸钱、金纸元宝等物,放在篮子里,悄悄溜出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她独自跑到花园没人的地方,在晨曦还未散去的大雾中,蹲在一棵梅花树下,将那些纸钱和金元宝点燃,恭恭敬敬地跪在旁边,表(情qing)十分端肃。

    “爹爹,娘亲,祖母,愿你们在天上无忧无虑,福寿安康。”她双手合十,眼中都是虔诚。

    寂静中,忽然有稚嫩清澈的声音响起:“你这样,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就瞧见莲澈抱着把比他还高的大扫帚,小脸上都是不屑:“人死灯灭,什么都没有了,就算烧纸,也是收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不防沈妙言站起(身shen)走到他跟前,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子,随即强拉着他一道跪下:“爹娘、祖母,他叫沈连澈,今后就是我的弟弟、你们的儿子。咱们沈家的血脉,由他绵延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按着莲澈的脑袋,一同对着那堆灰烬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“喂,沈妙言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叫姐姐!”沈妙言再度给了他一个爆栗子,圆圆的眼睛里都是认真,“我家没有留下男丁,将来我嫁了人,沈国公府这一脉就算是断了。可我不能让这一脉断掉,我爹爹曾立下无数军功,是顶天立地的英雄,沈连澈,你必须继承这血脉。”

    莲澈摸了摸脑袋,盯着面前倔强的小姑娘,一双眼深沉而复杂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他才别扭地站起(身shen),抱着扫帚,继续扫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在他后边:“你那个‘莲’字太过女孩子气,我给你改成‘寒沙连骑迹,朔吹断边声’的连。你记牢了,今后你代表的就是沈国公府的脸面,是我沈妙言唯一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弟弟?

    沈连澈不悦,“你别忘了,我是小太监,我是没办法延续血脉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太监?”沈妙言笑得腹黑,“忘了告诉你,你昨晚在厢房洗澡时,我在外面等得无聊,就去偷看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连澈猛地顿住步子,薄薄的白净面皮涨得通红通红,瞪着沈妙言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毫不在意,依旧坦坦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:“有什么好害羞的,姐姐看弟弟,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很不正常好嘛!

    沈连澈的耳尖都红了,死死抱着扫帚,真的好想将这个蠢女人扫到冰湖里去啊!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一副怒目而视的姿态,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你乖乖扫地,国师磋磨你,是为了你好。等元宵节,我送你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他还在生气,目光扫过他下体,语气很是不以为意:“你的还那么小,被看了也没有损失啊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国师。

    她内心暗自补了一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