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6章 想要你,孤独枯萎(3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在晋宁王府不受宠,成(日ri)里无事可做,便想着开一间酒楼,聊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谁料想,开业第一天,就遇到这个男人来砸场子……

    她抿紧了唇瓣,他的视线太过压迫,((逼))得她不得不先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花容战俯(身shen),一手捏住她的下巴,素(日ri)里的嘻嘻哈哈尽皆消失不见,此时的他,看起来冰冷无(情qing)至极。

    “温倾慕,看着这间酒楼,我要你看着,它是如何在我手中,被彻底摧毁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透着残酷,一双桃花眼眨也不眨地盯紧了温倾慕:“温倾慕,我要你看着,你所在乎的东西,是如何被我,一一毁掉……”

    温倾慕闭上双眼,明艳的面庞上,没有丝毫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花容战冷笑一声,“不肯看?”

    他手指力道猛地加大,温倾慕痛呼一声,沈妙言连忙上前:“花狐狸,住手!”

    “这儿没你的事!”花容战一把将她推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花容战,你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温倾慕是真的疼了,一把推开他的手,却被他紧紧攥住手腕,一双凌厉的桃花眼死死盯着她:“温倾慕,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,你就该知道,会有这么一天!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指缓缓流连过她的面颊,眼中似有柔(情qing)涌动,“温倾慕,我花容战,可以柔(情qing)似水……”

    那指尖顿在她的薄唇上,桃花眼中的(情qing)愫,瞬间被冷厉取代:“也可以,很残酷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不停传来砸东西的声音,沈妙言被沈连澈扶起来,她呆呆望着这两个人,在这一瞬,她觉得这二人中间似有一道结界,不容其他任何人进入的结界。

    “若我曾与一朵玫瑰有过海誓山盟,可这玫瑰却在转(身shen)的刹那,就化作食人花背叛我,同旁人一道欺凌我,那么,我会毫不犹豫收回对她的(爱ai)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松开她的手,缓缓站起(身shen),大掌却依旧摩挲着她的面颊,居高临下:“温倾慕,我恨你。我想要你,孤独枯萎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抬头,静静看着这个男人,他的眼神是令人畏惧的冰冷,微风卷起他的袍摆,那(身shen)红袍未曾给这个节(日ri)添上丝毫(热re)闹,反倒更像是鲜血的颜色。

    有人过来,拱手道:“公子,砸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深深看了一眼温倾慕,转(身shen)离开,毫不留恋。

    楼中的人都走光了,温倾慕独坐在大椅上,那(身shen)雍容和温婉丝毫未减,仿佛根本未曾经历刚刚的狼狈。

    一片诡异的安静中,她轻笑着开口:“妙言,你是不是觉得,我明明是晋宁王妃,却又和花容战扯上关系,特别的不守妇道?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望着她,她坐在一片光影里,那张明艳的脸微微低垂,叫人看不清她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王妃娘娘,本该坐享荣华富贵,可此时,她看起来却很悲伤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从心底深处散发出的凄凉和无力。

    对什么凄凉无力呢?

    命运吗?

    沈妙言缓步上前,从袖袋里取出一方绣帕,轻轻为她擦拭掉脸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即使看不清她的表(情qing),却也知道,她落泪了。

    那些泪珠在华丽的裙摆上晕染开深深浅浅的痕迹,绫罗绸缎又如何,珍珠缀饰、金线刺绣又如何,终究,承载不住眼泪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我并没有觉得你不守妇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声音镇静,“我不知道花狐狸口中的背叛是何意,也不知道你们的过往。我只知道,(爱ai)(情qing)里,没有背叛一说。我只知道,花狐狸还(爱ai)着你,我只知道,王妃娘娘,还(爱ai)着花狐狸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猛地抬头,杏眼中有着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清甜:“娘娘表现得好明显。只是偏偏,那只花狐狸,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垂下头,“(爱ai)不(爱ai)的,都已经与我无关了。妙言,我如今的(身shen)份,是晋宁王妃。”

    再(爱ai),也不可能回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才和莲澈回到国师府。

    刚跨进衡芜院,就瞧见院子里的树上,倒吊着素问和夜寒。

    夜寒一眼看见她,顿时如同看见了活菩萨,连(身shen)子都晃((荡dang)dang)起来:

    “我的小姑(奶nai)(奶nai),你跑到哪里去了?!我和素问找了你好久,还以为你被人拐走了!现在可好,我和素问被罚吊在这里思过,小姑(奶nai)(奶nai),您可让人省点儿心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挠挠头,一脸歉意,“我现在回来了,你们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有声音从院子门口响起:“……花公子说沈小姐在醉仙楼,属下找过去的时候,晋宁王妃说沈小姐已经回去了。属下——”

    是夜凛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去,就瞧见君天澜背着双手,正黑着脸看她。

    夜凛顿住话,只觉主子现在的怒火正濒临爆发的边缘,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君天澜抬手,吊在树上的两人松了口气,连忙跳到地面。

    他缓步走过去,上了台阶,伸手拽住沈妙言的耳朵,一言不发地将她往房间里拉。

    “国师放手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当着沈连澈的面拽耳朵,觉得太没面子,脸颊爆红,(禁jin)不住抗议。

    沈连澈幽深的瞳眸中,掠过一丝杀意,下一瞬,速度极快地朝君天澜出手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看都没看他一眼,只一掌,便将他打趴在地。

    “连澈!”沈妙言艰难地回头看他,还不待看清楚,就直接被拽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重重合上,君天澜把她扯到书房才松手,一撩袍摆,在软榻上坐了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不(情qing)愿,杵在那里不动。

    君天澜手指敲击着矮几,狭眸中满是不耐烦:“本座怕你被歹人掳走,发动全府下人,满京城找你,你倒好,自个儿玩够了就回来了!本座问你,你可知错?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颇有几分严厉,沈妙言小心翼翼抬眼看他,知晓他生气是真,不耐烦是真,担忧,也是真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我下次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座听闻你在醉仙楼,同沈月彤她们发生争执,还以为你被她们抓走了报复!你可知,本座有多担——”

    君天澜突然刹住话,脸色(阴yin)沉而可怕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扯了扯他的袖子,圆圆的眼睛里都是无辜。

    屋中沉寂半晌,君天澜忽然伸出手,将她抱进怀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