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9章 与你,不死不休(2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悠扬如流水的筝声,回((荡dang)dang)在奢华却冰冷的六楼。

    窗外,京城里的大片灯火璀璨耀眼。而夜幕之上,星河流动,浩渺寂静。

    清宁感觉到腰间加重的力道,她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疼痛的声音,望着温倾慕的视线中,充斥着嫉妒与不满。

    说什么为侍妾弹曲,公子分明是同这位晋宁王妃旧(情qing)未了,变着法儿地想吸引她的注意!

    花容战的眉梢眼角都是怒意,他盯着坦然弹筝的女人,紧紧攥着折扇,正(欲yu)上前阻止,楼梯上忽然有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清晰而沉重,一步一步,缓慢地走上来。

    古朴悠扬的曲声中,沈妙言看见穿着墨绿色锦袍的男人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脚踩祥云靴,(身shen)姿修长,锦袍上绣有一团仙鹤,领口处缀着一枚圆形纯金扣。

    五官清秀俊美,干净耐看。

    而那双眼,却仿佛含着化不开的(情qing)愫,无论看向哪里,都含(情qing)脉脉,好似是在看向他的(爱ai)人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,走向温倾慕。

    “晋宁王?”沈妙言轻声,目光落在他腰间那块刻了“晋宁”二字的玉佩上。

    花容战生生收回迈出半步的脚,桃花眼中复杂难测。

    筝声蓦然停止,温倾慕静静望着断掉的琴弦,杏眼中有一丝彷徨。

    楚随玉在她面前站定,俯(身shen),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静止,楼中寂静得可怕,沈妙言不觉往君天澜背后躲了躲,她甚至不敢去看花容战的脸。

    只因花容战有多恨温倾慕,就有多(爱ai)温倾慕。

    楚随玉的吻轻的像是蜻蜓点水,须臾,他执起温倾慕的手,白嫩的指尖沁出鲜红的血珠,他取出锦帕,细致而温柔地为她擦去那血珠。

    诡异的静默中,他握着温倾慕的手,笑容温雅地看向花容战:“容战,本王的王妃,不是你可以取乐的对象。这雅室,我们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带着温倾慕,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得很潇洒,就像他过去行走在那些莺莺燕燕中间一般。

    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(身shen)。

    这出大戏落幕,君天澜带着沈妙言,淡漠地进了订好的雅室。

    花容战静静站在窗边,一张脸拢在昏暗的光线里,叫人看不清他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清宁担忧地唤了声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清宁畏惧地屈膝行了个礼,便乖巧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平时再如何受宠(爱ai),可公子发火时,却是真的可怕。更何况,她不是温倾慕,她没有与公子吵架冷战的资格。

    花容战双手搁在窗台上,背对着满城(热re)闹,睫毛遮住了瞳眸中的光彩,薄唇的温度几近冰凉。

    沈妙言掩上雅室的雕花木门,君天澜在黄花梨木大椅上落座,“斟茶。”

    她跑过去,斟好茶水送到他手边:“花狐狸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却不以为意,望向楼下的江面,有造型巨大的河灯从上游顺流而下,满河都是小小的莲花灯,飘飘摇摇地往下游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晋宁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他呷了口茶,慢条斯理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了想,认真答道:“聪明人。楚云间的猜忌心很强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皇子被暗杀和流放。但是,晋宁王作为一名成年皇子,不仅没有遭到厄运,反而得封王爷。可见,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他知道如何避开楚云间的猜忌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君天澜又问。

    圆圆的琥珀色瞳眸中闪过疑虑,她轻声道:“重(情qing)而专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君天澜脸上出现了一丝兴趣。

    “市井传言,晋宁王是个多(情qing)种子,不仅府中侍妾无数,更是常常流连于秦楼楚馆,京中红颜知己数不胜数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小嘴,“但是,他并没有那种(日ri)夜沉湎酒色的憔悴和干枯。相反,他的眼睛非常特别,那是一双住着饱满灵魂的双眼。他吻晋宁王妃时,目光很温柔,很专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‘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(身shen)’,不过如此。他,从心底里(爱ai)着晋宁王妃。”

    见小丫头的观察如此细致,君天澜眼中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他伸手将她拽到自己怀中,捉住她的下巴,像是表扬:“能看到这么多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视线灼(热re),沈妙言又同他距离这么近,便很有些不自在,忍不住往后挪了挪:“多谢国师夸奖!”

    这个后退的小动作被君天澜看在眼中,心中不喜,于是将她拽得更近些,凝视着她那双圆眼睛:“怎么,不喜欢靠近本座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沈妙言低头,完全不敢同他对视,小心脏跳得极快,双颊发烫,“国师说过,男女有别。我如今十三岁,再过两年便该及笄,很快就是嫁人的年纪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鲜少这样害羞,君天澜凝视着她,见她脸颊绯红,便起了逗弄之心:“不是说,要嫁给本座吗?同本座亲近些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抬头,便对上那双幽深的凤眸。

    心跳,越发快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艰难地开口:“那,国师喜欢我亲近你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愣了愣,雅室中的气氛,忽然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正沉默间,两名侍女端着酥茶点心等物进来,方才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寂静。

    她们退下后,君天澜拿了碟点心塞到沈妙言手中:“去窗边看灯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点心,望着他,却见他随手拿了案几上的一本杂史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她眼中都是复杂,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,刚刚那个问题,怕是没有机会再问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窗台上,看着巨大的白兔灯笼游船从上游缓缓而下,这盏花灯该是今年元宵节最隆重盛大的一盏。

    她正观望着,那白兔花灯突然熄灭。

    外面走廊同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,侍女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雕花木门被重重撞开,沈妙言还没来得及回头去看,房中的灯就被灭掉。

    瞬间黑暗的环境中,她听见杯子碎裂的声音,双眼好不容易适应黑暗,(身shen)子一轻,就被人拦腰抱起,直接跃窗而出。

    风从耳畔吹过,借着流光溢彩的灯光,她偏头去看,就瞧见君天澜冷峻精致的侧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