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1章 与你,不死不休(4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珍清晰地将沈峻茂脸上的恼怒和不(情qing)愿看在眼中,怒声道:“怎么,沈峻茂你竟然看不上本公主?!”

    在她眼里,她是楚国最美最优秀的女人,向来只有她看不上别人的份儿,凭什么沈峻茂敢看不上她?!

    “长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沈峻茂有点发慌,想说没有,却又怕说了之后,会被她顺水推舟嫁给他。想说有,可楚珍的脾气他不是不知道,他若敢说有,今(日ri)死在这里的,绝对不止沈妙言一个人!

    沈妙言眼底划过腹黑的笑意,趁着沈峻茂失神间,手中的瓷片猛地抵在他脖颈间: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沈峻茂和楚珍回过神,同沈妙言一道缓缓站起,眼睛直愣愣的,谁都没想到,会突然发生这样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紧握着那块尖锐的瓷片,沈峻茂居高临下盯着,满脸轻视:“怎么,堂妹还敢杀人不成?”

    在他眼中,沈妙言不过是个年仅十三岁的闺阁少女,连血都没见过,更遑论亲自动手杀人!

    楚珍却(情qing)不自(禁jin)地往后退了一步,除夕夜里,她险些被沈妙言用簪子杀死的(情qing)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她知道,沈妙言是下得去手的。

    她的俏脸上不(禁jin)涌现出深深的恐惧:“沈……沈妙言,他可是你的堂哥!你疯了不成?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,长公主何必怕成那样?!”

    沈峻茂不以为意,指着自己的脖颈,语气轻蔑,“沈妙言,你动手啊,朝这里刺啊!本公子倒要瞧瞧,你到底有几分能耐!”

    沈妙言那双琥珀色的瞳眸逐渐弥漫开一层杀意,她是真的很想弄死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瓷片一点一点,在沈峻茂脖颈处的皮肤上游走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沈峻茂瞳眸倏地放大,“沈……沈妙言!”

    她竟然动手了,她怎么敢?!

    “对仇人,我向来不会手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声音极轻,却蕴含着无边无际的冷漠,尚还稚嫩的小脸上,一点表(情qing)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那些鲜红的粘稠血液,琥珀色的瞳眸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皇宫中,她曾待在死了人的屋子里,静静看着鲜血从那个太监的(胸xiong)口淌出来,逐渐流了遍地。

    那是很可怕的回忆,她极力逃避,几乎快要遗忘了,却被再度唤醒,像是不停追逐她的恐怖梦魇。

    沈峻茂的呼吸渐渐重了,一双眼紧盯着她,见她似乎有些走神,于是猛地伸手,扣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手被迫松开,瓷片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意识瞬间回笼,她仰头望向沈峻茂,还没看清对方的脸,便被狠狠抽了一巴掌,直接撞向地面。

    她趴在地上,吐出一口血,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盯着在地面开成花朵的血液,整个人像是被魔物附(身shen)一般,目光突然就凶狠起来,站起(身shen),毫不犹豫地扑向沈峻茂。

    她不会功夫,沈峻茂轻而易举就制住她的双手:“可惜,虽然有杀人的手段,却没有杀人的胆识!若你刚刚下手重些,今(日ri)死在这里的,就是我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双手拧住沈妙言的脖颈,正要下手,雕花木门被推开,一个温雅的声音自门口响起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三人看去,楚云间一袭月白长袍,负手而立,周(身shen)携裹着冰雪般的冷意,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皇兄?”

    沈峻茂和楚珍愣了愣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落在沈峻茂的双手上,雅致的脸上,笑容愈发温柔:“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!”楚珍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楚云间冷漠地看向她,她害怕地哆嗦了下,只得和沈峻茂一起,不(情qing)不愿地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茫然地跪坐在地,黑色的袖口浸润着鲜血,袖口那些灵动的小金鱼被染成深红,屋中弥漫着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楚云间一步一步走过去,在她跟前蹲下,取出帕子,细细将她唇角的鲜血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那张稚嫩的小脸,口吻高高在上:“小丫头,记住了,临兵斗者,不可手软。对敌人的仁慈,便是对自己的残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垂下眼帘,就瞧见一块瓷片抵在了他的咽喉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为她擦拭唇角的手,唇瓣咧开一个妖冶的弧度:“对敌人的仁慈,便是对自己的残忍?楚云间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下杀手,楚云间眼中划过妖异的光芒,右腿一动,直接将她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重重撞在墙上,跌倒在地时,发髻凌乱。

    楚云间起(身shen),微笑着,缓步走过去,依旧在她面前蹲下,伸手拽起她的头发,强迫她抬头看他:“刚刚的话,朕还没有说完。”

    一行血液顺着沈妙言的唇角蜿蜒淌下,她瞪着楚云间,双手在腿侧攥成了拳。

    楚云间清晰地将她眼中的仇恨收入眼底,那张雅致的面庞上,笑容十分和煦温柔:“对于比自己强大数百倍的敌人,你能做的,只有求饶和屈服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与他对视,尽管他是微笑着的,可她分明看到那双凌厉的眸子里,分毫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周(身shen)瞬间拔高的气势,将皇者风范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他没有强大的母族,却能铲除其他兄弟,成功登上楚国皇位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手段,铁血而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,最后灿然一笑,忽然朝他吐了口血水:“抱歉,我没读过太多书,不懂求饶和屈服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那血水顺着楚云间的面颊滑落,他面无表(情qing)地用帕子,轻轻拂拭掉:“沈妙言,君天澜没有教过你,越是反抗,越是会激起男人的征服(欲yu)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不等沈妙言说话,他猛地将她拽进怀中,大掌固定了她的脸,笑容逐渐残酷:“朕很喜欢,你这样不听话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低下头,重重地吻上了沈妙言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的力道很大,像是要将这个小姑娘融入他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那双凌厉的点漆黑眸紧紧盯着沈妙言,她本来,她本来就是他的未婚妻!

    她本该,就属于他!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鲜血从两人唇齿间滴落,将楚云间月白的袍子染成鲜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