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9章 国师的心在滴血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可素问医术实在高明,再加上用的都是绝品好药,不过半个月的功夫,沈妙言便活蹦乱跳,爬树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她今(日ri)起了大早,送国师出了府门,兴冲冲叫添香拿了鱼竿,打算去花园大湖里钓鱼,晚上煮鲜鱼汤喝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二月天,冰雪消融,万物生长。

    她抱着鱼竿独自坐在湖边,钓了一会儿,见鱼儿总不上钩,不由恼怒,正不耐烦时,旁边有人轻笑,她偏头看去,阿沁抱着一只食盒,笑容带着善意。

    微风吹来,她那张白净的鹅蛋脸,看起来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缓步走过来,将食盒放到一旁,从沈妙言手中接过钓鱼竿:“钓鱼最忌讳浮躁,小姐先吃些点心吧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半信半疑地将鱼竿交给她,从食盒里拿了碟豌豆黄出来吃。

    阿沁很有耐心,小半个时辰过去,却依旧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佩服这样的耐心,她觉得国师看书和批折子时,也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,似乎都能耐得下心来做事。

    鱼线微微动了下,阿沁眼前一亮,连忙收线,果然,鱼饵处吊着一条足有四五斤重的大鲤鱼。

    她连忙拿桶过来,阿沁将红鲤放进去,又把鱼竿交给沈妙言,“小姐试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擦了擦手,抱着鱼竿跃跃(欲yu)试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比先前耐心得多,等了一刻钟的时间,终于有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她连忙起(身shen),只见一条金色的小鱼被拽出水面。

    阳光下,这鱼儿浑(身shen)金鳞闪闪发光,看着相当耀目漂亮。

    沈妙言取下这条只有巴掌大的鱼,丢进水桶中,颇有些泄气:“这样小,还不够塞牙缝的。”

    阿沁笑道:“小姐太急了,慢慢来,总能钓到大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,沈妙言连着钓了六条那种纯金色小鱼,愣是没钓到稍微大些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介意,她很喜欢跟阿沁玩,阿沁总是特别温柔有耐心,声音又很好听,她总觉得是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临近晌午,她才依依不舍地同阿沁道别,拎着水桶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她吩咐厨房将水桶里的鱼儿都烧了,换了(身shen)漂亮衣裳,打扮乖巧地坐在花厅,等君天澜回来用午膳。

    厨房将那尾大鱼跟荷包蛋一同做成鲤鱼蛋汤,拂衣说很有营养。而沈妙言钓起来的几尾小金鱼,被炸成了小鱼干,看起来金黄酥脆,撒着些调味粉末,喷香喷香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馋的不行,强忍住口水,好容易才把君天澜给盼回来,连忙献殷勤:“国师,我今儿个钓了好多鱼,你快来尝尝鲜!这条大鲤鱼是阿沁帮我钓的,她很能干,教我钓鱼要有耐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由看了她一眼,这丫头是被阿沁灌了**汤?居然拐着弯儿地帮她说好话。

    他撩起袍摆落座,沈妙言紧忙为他夹了一块鲜鱼(肉rou),又夹了一只炸好的小鱼干:“国师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吃,目光一凝,那只小金鱼,为何看着有些眼熟?

    巴掌大,隐约能够看出纯金色的鱼头。

    闻起来比旁的鱼更加鲜香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在花园的湖里钓的?”他放下筷子,目光(阴yin)郁。

    “对呀,我连钓了六条,都是这样的鱼,看起来金澄澄的,漂亮是漂亮,就是太小了,上不得台面,小家子气得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自顾说着,纯然没注意到君天澜完全变黑的脸色,咯嘣咯嘣嚼起炸好的小鱼干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,心脏止不住地滴血。

    这鱼名为“千金令”,乃是他让容战从高山深泉里弄来的,因着一(身shen)纯金鱼鳞,有价无市,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这鱼还十分(娇jiao)贵,须得活水养着,每(日ri)吃的都是最鲜嫩的蚌(肉rou)。

    整个楚国,这种鱼也不过数十尾。

    如今倒好,其中六尾直接上了他的餐桌。

    “这鱼儿看着怪小的,味道却很鲜美呢!”沈妙言满嘴流油,一手抓着条小鱼干,“国师,你怎么不吃啊?一共六条,不如咱们平分了吧!”

    ——女孩儿家家的,就该宠着!古话说,穷养儿,富养女,属下虽没读过几本书,可古话肯定是不会错的!

    君天澜想着上次他属下说的话,强忍住将沈妙言丢湖里喂鱼的冲动,将盘子里的炸鱼干都夹给了她:“既是喜欢,都给你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由多看了他几眼,为什么她觉得,国师说这话时,有种心在滴血的感觉?

    莫非是他舍不得吃?

    她满脸狐疑,盯着君天澜,嘴巴不停地嚼着。

    等她吃完,净了手,由衷说道:“国师,我觉得,这是我吃过最鲜美的鱼,比金玉满香楼的河豚鱼汤还鲜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最鲜美的,也是最贵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心中默默补充着,面上却一派淡漠,喝了碗鲫鱼汤,说道:“当真喜欢阿沁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连忙欢喜地点头:“喜欢!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汤碗,优雅地净手:“若实在喜欢,去跟顾管家说一声,叫他把阿沁调到衡芜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自然没想到,事(情qing)这样轻易就成了,连忙谢过君天澜,欢天喜地的去找顾明。

    侍立在侧的拂衣却有些担忧:“主子,阿沁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君天澜抬手,示意她不必再说,“与其让她想尽办法接近沈妙言,利用那丫头达到自己的目的,不如本座主动成全她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起(身shen)往外走去:“她最初进府,不就想进衡芜院吗?总得叫她得偿所愿一回。”

    拂衣听罢,只得应是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阿沁进了衡芜院,职务是管理庭院花草。

    她住的厢房在添香隔壁,她将房里的东西整理好,推开门,正好看到坐在屋檐下绣花的拂衣。

    拂衣抬头,笑容温婉:“好些(日ri)子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阿沁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希望咱们能够相处愉快,”拂衣低头,拿剪刀剪断丝线,“也希望,你能够离沈小姐远些。”

    阿沁目光落在远处,沈妙言正同添香和素问踢毽子玩。

    她又笑了笑:“沈小姐聪明可(爱ai),我喜欢都来不及,又怎会伤害她?拂衣,你多虑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