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0章 楚珍大婚(1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过了两(日ri),国师府忽然收到沈御史府发出的请柬。

    君天澜还在上朝,顾明便将那封请柬送到沈妙言手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腿坐在书房的软榻上,一边啃冬枣,一边翻开那大红请柬。

    请柬上言简意赅,说是三(日ri)后沈峻茂同长公主大婚,邀请国师过府参宴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大婚了?”她将枣核儿丢出窗外,圆眼睛里满是思量。

    长公主出嫁,为着婚礼隆重、礼节齐备,必然会准备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可楚珍和沈峻茂才赐婚没几天,突然就要大婚,想来,定是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她翘起唇角,一定是太后舍不得让楚珍落胎,所以打算趁她肚子还未大,赶紧将她塞给沈峻茂。

    如此瞒天过海,沈府的人大约也很难知晓。

    楚珍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嫁给沈峻茂,再加上相府二小姐张敏对沈峻茂有意……

    呵,庶叔家,怕是有的(热re)闹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外面用完午膳才回来,走进书房,就瞧见沈妙言趴在书桌边,正聚精会神地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就瞧见她画了一副送子观音,画的不是很好,不过隐约还是能瞧出观音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微微咳嗽了声:“画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头也不抬:“过几天堂兄娶楚珍,这是送他们的大婚礼物。看见你库房里有座白玉送子观音像,不过,那样好的东西,觉得送给他们划不来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翻过他的库房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挑眉,为什么他会有一种,私房被新娶的小妻子偷偷翻查的感觉?

    他又望了眼那幅送子观音像,“既如此,那便替我也画一幅吧,权做大婚礼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笑容狡黠:“国师真小气,明明那么有钱。库房里有好多宝贝!”

    他低头望她,她稚嫩的小脸白里透红,他知道上面搓了杏仁霜,很香。

    他看着就觉心痒,忍不住伸出手,掐了把她的脸蛋:“我若送他们宝贝,怕是你第一个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松开手,却见她脸上已然红了大片。

    他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他的力气有那样大吗?还是她的肌肤太过(娇jiao)嫩?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乐意的。”沈妙言说着,揉了揉脸,忍不住瞪他,“不许再掐我脸了!要掐掐自己的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继续认认真真地画图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觉得没有小丫头的柔软。

    还是掐她的脸舒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画完送子观音像,用两个画匣子装起来,分别贴上自己和君天澜的名讳。

    送子送子,若是沈峻茂知道楚珍怀的是别人的孩子,估计会被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她想着,圆眼睛里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翌(日ri),君天澜去上朝,沈妙言跟着素问进药房认药。

    偌大的药房就只有她们两个人,早(春chun)的阳光从雕扇透进来,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草香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觉地坐在素问(身shen)边,听她耐心地讲述那些药草的用途,不知不觉,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跟指间流水似的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素问最后摆到桌子上的是两张黄纸,沈妙言定睛看去,上面的草药差不多,都是黄色的小花,花吻有些长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一朵,嗅了嗅,这干花也(挺ting)香的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弄一点尝尝,素问连忙夺过那花,认真说道:“这是断肠草,切莫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断……断肠草?”沈妙言吓了一跳,连忙在裙子上擦擦手,后怕地望了眼那不起眼的小花,“素问,你别净找些毒药教我认啊!”

    “断肠草,又叫钩吻,花形呈漏斗状,是合瓣花,叶面光泽。”素问说着,放下断肠草,拿起另一张纸上的花朵,“这种则是忍冬,俗名金银花,花朵是喇叭状的,叶面无光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撑着脑袋,翻开书页,“(性xing)甘寒气芳香,芳香透达又可祛邪。这小花看着怪不起眼的,怎的还能祛邪?”

    素问笑了笑,将两种花包好,“往常总有人不懂,到山里摘了断肠草,误当做金银花泡茶喝,结果导致死亡。小姐可千万要记住两种花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了点头,又好奇问道:“若是吃了断肠草,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中毒不深,及时灌些鹅血、羊血什么的进去,倒也能缓解。不过具体的,还是要等专门的大夫诊治。”素问说着,合上书页,望了眼窗外的天色,“小姐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(日ri),素问专门做了个金银花荷包送给沈妙言,沈妙言收到礼物,喜欢得不行,连忙佩戴在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眼见着沈峻茂和楚珍大婚之(日ri)临近,宫中和沈府都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踩在秋千上,瞳眸中一派幽深。

    沈月如那样的(性xing)子,怎么会容许楚珍这样的女人嫁给她弟弟。

    如今京中风平浪静,一点浪花都没有,倒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沈月如、庶叔乃至张敏,一定在盘算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来明天的婚礼,也不一定能够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顾明等人引了个小太监过来,说是传皇后懿旨。

    沈妙言踩着秋千,双手抓着秋千架,居高临下地斜睨着那小太监:“沈月如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孤(身shen)一人,(身shen)后站着两个国师府的黑面侍卫,吓得腿直哆嗦,哪里敢叫沈妙言下跪接旨!

    他咳嗽一声,连忙道:“沈小姐,皇后娘娘说,长公主明(日ri)便要出嫁,请你进宫为她添妆!娘娘说,长公主脾气急躁,没什么真心的朋友,你们二人虽然有过节,可都是真(性xing)(情qing)的姑娘,必然能够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?”沈妙言忍不住嗤笑,“沈月如还真说得出来!说罢,她这次叫我进宫,又准备了什么(阴yin)谋诡计?”

    明明面对的只是个粉嫩粉嫩的小姑娘,可这小姑娘(身shen)上的气势和聪明劲儿,也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小太监吓得够呛,连忙恭敬地说道:“不不不,我们娘娘没有恶意的!沈小姐入宫添妆,也能沾点大婚的喜气不是?娘娘常常念着沈小姐呢!”

    “怕是念着我早点上西天。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摆摆手,“行了,你走吧,我明(日ri)会入宫的。”

    侍卫将哆哆嗦嗦的小太监送出了府,顾明却颇有些犹豫,站在秋千架下,轻声道:“沈小姐,皇后突然传旨,怕是要谋害您呢!您明(日ri)随主子去沈府参加喜宴就是,何必要去宫中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