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1章 楚珍大婚(2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顾叔叔这就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跳下秋千,“沈月如不愿意楚珍嫁给沈峻茂,可我却巴不得他们成亲。明(日ri)她要对楚珍做手脚,我无论如何,都是要拦着的。进宫,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腹黑一笑,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顾明站在原地,盯着她的背影,莫名其妙的,他仿佛看到了自家主子的影子。

    同样的腹黑,狡猾,令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在得知沈妙言要进宫的消息后,君天澜并未拦她。他觉得,叫她多历练乃是好事。

    世上诸多牛鬼蛇神,她不可能始终藏在他的羽翼下。

    总要有,独当一面的能力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沈妙言挑了件石青色收腰长袄,(胸xiong)前绣着白鹤衔珠图案。脚下踩一双厚底皂靴,头发照例挽成两个发团子,簪着霞草花发钗,佩戴了素问送的金银花荷包,便进了宫。

    引路的小宫女一路领着她往里走,只是越往里走,周遭越是荒僻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目光落在大理石路尽头,那里矗立着一棵修剪整齐的石榴树。

    树旁站着个男人,(身shen)着明黄色龙袍,宽肩瘦腰,(身shen)姿修长,腰间佩戴着龙形白玉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指间的白玉扳指,闻见(身shen)后脚步声,转过(身shen),雅致的脸上浮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引路的小宫女早退了下去,沈妙言不卑不亢地盯着楚云间,没有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楚云间缓步走过去,温和的瞳眸中闪过异样,他的小未婚妻,已经长高不少。

    等(春chun)天到了,或许便会像那些抽条的柳芽儿,长得更快吧?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见她面颊鼓鼓,像是个嫩生生的包子,薄唇便漾开一抹轻笑,伸出手,(情qing)不自(禁jin)地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大怒,推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把我弄到这里来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想和你说说话罢了,不必如此紧张。”楚云间负手而立,漫不经心地说着,目光落在远方,那里张灯结彩,(热re)闹非凡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他,好半晌后,淡淡道:“你若无事,我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楚云间偏头望向她,“你安姐姐,有了(身shen)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(身shen)子一僵,不可置信地转(身shen)看他,他眉眼淡漠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双腿像是在土地里生了根,再也挪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安姐姐肚子里的,将会是朕的第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微笑着走向她,修长的手指抚摸上她的脸蛋,“朕很想知道,若你安姐姐生下了孩子,你,会如何做?还会对朕报仇吗?可你若是杀了朕,你安姐姐的孩子,便会没了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缓温柔,可是在沈妙言听来,却透着致命的(阴yin)毒。

    垂在袖中的双手早已攥成了拳头,她避开他的手指,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些早(春chun)的桃花苞上,倔强得不肯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楚云间轻声笑起来,抬手将她发团子后的霞草花发钗扶正,声音柔和:“去合欢宫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转过(身shen),沿着小路慢慢离开。

    楚云间静静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,捻了捻手指,指间仿佛还残留着她脸颊嫩滑的触感。

    合欢宫。

    楚珍(身shen)着凤冠霞帔,满屋子的装饰品都是大红色的,十分喜气。

    她坐在梳妆台前,没个好脸色:“哼,那帮子世家小姐,平(日ri)里都想方设法地巴结本公主,如今本公主要出嫁了,居然一个都不来为本公主添妆!本公主这次嫁人,手段虽不怎么光彩,可到底也是长公主出嫁,她们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金珠无奈地为她上妆,抹匀了胭脂,望着那双杏眼,轻声道:“(殿dian)下的眼睛,是否还画成凤眼?”

    “凤什么眼!”楚珍不耐烦,“随便画画得了!又不是嫁给国师大人,画什么凤眼!”

    金珠连忙称是,小心翼翼继续为她化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名小丫鬟进来禀报,说是相府二小姐张敏求见。

    楚珍愣了愣,随即笑道:“张敏?倒是个有良心的!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敏带着一盒珠宝进来,笑容满面地道了喜,又恭维了楚珍几句,将她哄得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沈妙言也到了合欢宫(殿dian)外,正要进去,却被一名大宫女拦住。

    那大宫女上下打量了她,知晓她是皇后请来的,便笑着行了个礼:“沈小姐既是为公主添妆,便佩戴上这一只荷包吧,寓意吉祥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那只红莲花造型的荷包,捏了捏,问道: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金银花罢了,”大宫女依旧含笑,“金银并蒂,乃是代表夫妻恩(爱ai)、富贵荣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手指缓慢地摩挲着那只荷包:“果然是好寓意呢。”

    大宫女目送她进去,眼底划过一抹狠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她,拐入无人的廊角,解下腰间荷包,打开来,里面的干花都是合瓣的。

    ——断肠草,又叫钩吻,花形呈漏斗状,是合瓣花,叶面光泽。

    她凝视着这些干花,唇角的笑容多了丝冷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被守在寝宫门口的宫女领进去时,正好看见张敏和楚珍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听说梁国那边,十分流行蝴蝶唇。长公主(殿dian)下姿色倾国,不如敏敏为公主画个蝴蝶唇?想来会让长公主更加美丽动人。”

    “蝴蝶唇?”楚珍好奇,随即大大咧咧说道,“那便赶紧为本公主画上吧!本公主还没见过呢!”

    张敏笑着拿起梳妆台上的珐琅彩口脂盒子,用小手指指甲挑了些,缓缓晕染上楚珍的嘴唇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旁边,没人搭理她,她静静看着,就瞧见张敏在楚珍的嘴唇上画了一只展翅的蝴蝶。

    以嘴唇中间的竖线对称,两枚小些的羽翼在上唇,两枚大些的羽翼在下唇,这么看上去,像是一只华丽的蝴蝶停在嘴唇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看呢!长公主天生丽质,怎么画都好看!”张敏笑着称赞。

    楚珍望着镜子,十分满意,拉了张敏的手,笑道:“这唇妆本公主十分满意,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从镜子里看见沈妙言的(身shen)影,不由愠怒,猛地转(身shen)瞪向她:“你怎么来了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