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2章 楚珍大婚(3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无辜:“沈月如叫我来为你添妆,说你脾气不好,没朋友,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张敏的目光落在沈妙言腰间的荷包上,瞳眸一动,嘴角便忍不住地上翘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!本公主才不稀罕你添妆!”

    楚珍暴怒,心里颇有些怨恨沈月如,怎么把她讨厌的女人弄来添妆,添什么妆,分明是添堵!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在绣墩上落座:“我也不稀罕给你添妆,就是进来凑个(热re)闹。你们两个尽管说话,就当我不存在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珍瞪着她,她最恨的人就是沈妙言,怎么可能当她不存在!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,自在地剔指甲,圆眼睛里都是漠然。

    沈月如的计划很简单,假装要她戴荷包,可那荷包中盛放的却是能要人(性xing)命的断肠草。

    沈月如在后宫一手遮天,花些心思,用断肠草之毒害死楚珍,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等到楚珍真的上西天了,合欢宫绝对会被封闭。到时候彻查起来,她沈妙言佩戴着断肠草荷包,第一个逃不了干系!

    呵,她这位大堂姐,栽赃嫁祸这一手玩得如此巧妙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楚珍是如何服下断肠草的?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,琥珀色的瞳眸跟水一样清澈,静静注视着正怒声同张敏说话的楚珍,视线最后落在她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那只妖冶的火红蝴蝶,真是美丽呀……

    瞳眸中泛起点点涟漪,沈月如绝不会蠢到去动合欢宫的东西,否则很容易就落下把柄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就是刚刚张敏为楚珍画唇时,尾指指甲上,带有断肠草的毒。

    再蘸上口脂,很容易就会被楚珍误食。

    真有意思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吉时快到了,正同张敏说悄悄话的楚珍忽然脸色一白,伸手捂住肚子。

    张敏脸上是意料之中的表(情qing),却故作惊讶,扶住楚珍问道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您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细密的冷汗从额头滑落,楚珍满脸痛苦:“肚子好痛……肚子突然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!”张敏面上一派焦急,眼底却满是冰冷,目光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“沈妙言,还不快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慵懒地剔着指甲,“我能帮什么忙?金珠,去传御医。”

    愣在一旁的金珠闻言,这才从惊吓中回过神,连忙往外跑。

    楚珍跪在地上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扶着绣墩,只觉肚肠犹如被一只手抓住,狠狠地搅动,神志似乎都已无法聚拢。

    她从未遭过这样的罪,眼泪大颗大颗落下,将精致的妆容弄花,整个人狼狈而痛苦。

    张敏蹲下来,满脸关切地拿帕子为她擦脸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您撑着些,御医马上就到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撑着头,瞧着张敏用帕子将楚珍唇上的口脂都抹去,将罪证消灭得无影无踪,圆圆的眼睛里便多了丝笑意。

    沈月如,当真是什么都考虑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偏偏,看低了她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站起(身shen),对旁边两个呆若木鸡的宫女吩咐:“去弄些羊血或者鹅血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宫女回过神,满脸犹疑,沈妙言一派淡然:“若不想你们主子被毒死,就赶紧去办,晚一刻,你们都得为她陪葬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透着笃定和自信,两个小宫女互相对视一眼,连忙去办了。

    寝宫中只剩三人,张敏的眼中有着不可置信,沈妙言她,怎么知道楚珍是中毒?

    沈妙言居高临下,轻蔑地扫了她一眼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断肠草是很厉害的毒不错,可我不会让楚珍死。”

    张敏仰头望着她,尽管她还很小,可周(身shen)那凛然而尊贵的气质,并非一般世家贵女所能具备的。

    她明明只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,可是为什么,她看起来那么骄傲自信?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骄傲、有什么资格自信?!

    张敏紧紧咬住嘴唇,(身shen)边的楚珍已经疼得晕厥过去,寝(殿dian)中寂静得能听见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中,沈妙言忽然微微一笑,在她跟前蹲下,“呐,张敏,我知道你喜欢我堂兄。你跟着沈月如是不会有前程的,不如,我帮你一把?”

    张敏瞳眸瞬间骤缩,忍不住跌坐在地,看着沈妙言的目光犹如看着恶鬼:“你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沈公子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底流露出一抹鄙夷,稚嫩的面庞上却含着盈盈浅笑:“国师势力遍布京城,只要我想知道,自然能够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敏手足无措,事(情qing)的发展跟皇后娘娘说的完全不同,她该怎么办?!

    正慌张时,那两个小宫女端着两碗羊血回来,沈妙言示意扶起楚珍,将两碗羊血一口气给她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楚珍嘤咛一声,悠悠转醒,虽然肚子没有之前那么绞疼,但面色依旧苍白。

    御医也急匆匆赶了来,把过脉,又喂她吃了些解毒的药丸,拱手道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幸得那碗羊血用得及时。再加上微臣的解毒丸,您如今(身shen)体已无大碍,只是须得静养。微臣会禀明太后,只是不知,长公主的大婚,是否该延迟?”

    “不准告诉母后!”楚珍暴怒,冷厉的目光扫过(殿dian)中每个人,“若本公主中毒之事走漏了半点风声,本公主扒了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勉强支撑着坐到绣墩上,示意金珠给她补妆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傻的,如果大婚延期,(日ri)后还不定出什么幺蛾子。她说什么也要嫁给沈峻茂,她绝对不要嫁给一个小小侍卫!

    张敏愣在原地,完全没料到,楚珍竟然不追查凶手。

    她眼底一片幽深,果然,如同皇后娘娘所言,长公主空有美貌却无脑子,简直蠢笨至极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清晨去凤仪宫时,沈月如说,只要她能害沈妙言担上刺杀长公主的罪名,就将她嫁给沈峻茂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喜欢沈公子的温文尔雅、博学多才,所以这条件对她而言太过(诱you)惑。她一口应下,甚至按照沈月如的吩咐,在指甲上涂抹断肠草之毒,不惜亲手送楚珍下地狱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似乎都被沈妙言破坏了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想着,最后,目光落在了沈妙言腰间的荷包上。

    不,沈妙言并没有完全破坏掉。

    这小((贱jian)jian)人的(身shen)上,还留着一个致命的把柄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张敏的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心中无声叹息,这张敏,也是个蠢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