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3章 楚珍大婚(4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眼见着吉时要到了,张敏望向紧张补妆的楚珍,试探着说道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刚刚太医说,您中毒了。臣女曾读过医书,如今想来,您刚刚的症状与断肠草之毒如出一辙。”

    “断肠草?”楚珍疑惑。

    张敏连忙道:“断肠草和金银花最相像,今(日ri)咱们出入合欢宫的人,都被要求佩戴上金银花荷包。定是有歹人,趁机将与之相像的断肠草带进宫里,想要致您于死地。此人好狠的心,(殿dian)下若是不追究,怕她还会再起歹念,谋害(殿dian)下!”

    楚珍听着,目光不觉瞟向沈妙言,见她脸上挂着一抹笑,不(禁jin)大怒,起(身shen)冲到她面前,“沈妙言,是不是你想害我?!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她回答,一把扯下她腰间的荷包,扔给那名太医,“给本公主仔细检查!”

    那太医连忙打开来,仔细看了半晌,最后拱手道:“启禀长公主,这里面是金银花,并非断肠草。”

    张敏闻言,有些怔愣,怎么会?

    皇后娘娘明明说过,她早已安排好荷包作为证据,怎么会不是断肠草?!

    沈妙言冲张敏扬起一个腹黑的微笑,继而在绣墩上优雅地坐了,转向楚珍:“别忘了,刚刚是我救了你。若我要害你,又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她含笑,满脸意味深长,“楚珍,今(日ri)是谁把我召进宫来的?是谁安排合欢宫的人佩戴金银花荷包的?断肠草此毒需从口入,我相信合欢宫的吃食没有问题,那么,你到底是如何中毒的呢?”

    说着,白嫩的手指状似无意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唇瓣,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戏谑。

    楚珍瞬间便明白她的意思,不可思议地转向张敏,“本公主的膳食都仔细检查过!除了膳食,便是口脂!张敏,是你为本公主画唇的,你竟然谋害本公主?!”

    “臣女没有!臣女只是过来为(殿dian)下添妆,并没有别的意思!再说,臣女与公主无冤无仇,为何要谋害公主?!”

    整个矛头都转向张敏,她虽然吓得措手不及,却还是抓住了脱罪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撑着侧脸,好整以暇地观赏着这出戏,适时地添油加火:“并非无冤无仇哦!张敏姐姐喜欢我堂兄,我亲眼看见你们二人在书斋里一同读书呢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堂兄从书院回家时,张敏姐姐就常常过府找他玩。如今想来,张敏姐姐定是中意我堂兄。郎有(情qing)妾有意的,可惜堂兄却要娶别的女人,张敏姐姐心中,一定很不是滋味吧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中腹黑更盛:“而皇后堂姐也一定觉得,她的亲弟弟、沈御史府的继承人,怎能娶一个破鞋呢?那不如弄死这个破鞋好了。张敏姐姐和皇后堂姐一拍即合,便有了今(日ri)这一出,啧,真是精彩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张敏早已吓得腿软,几乎无力面对楚珍愤怒的视线,只一个劲儿地后退:“长公主,我没有,我怎么会是那种人?!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就说,咱们往(日ri)并无交(情qing),你怎么会突然来给我添妆,原来是抱着这种狠毒心思!”

    楚珍怄得要死,直接从墙上抽出宝剑,“张敏,我弄死你这((贱jian)jian)人!”

    四周的宫女都吓了一跳,正好外面的嬷嬷们进来,见此(情qing)景,连忙上前夺下她手中宝剑:“长公主,吉时到了,该出嫁了!”

    寝(殿dian)中一片兵荒马乱,楚珍想着到底还是自己出嫁比较重要,决定以后再跟张敏算账,便急急忙忙(套tao)上红盖头,由金珠扶着,匆匆往(殿dian)外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目光落在大(殿dian)角落,张敏呆呆瘫坐在地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走过去,在她面前蹲下,亲手为她整理好鬓发:“张敏,沈月如她只会利用你。你跟着她,是不会得偿所愿的。”

    张敏好容易才回过神,望着沈妙言,忍不住抱头惊叫一声,只觉眼前这个(娇jiao)(娇jiao)软软的小姑娘,分明就是个小恶魔!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愈发(热re)烈,缓缓站起(身shen),居高临下:“楚珍并非真心喜欢沈峻茂,沈峻茂也不甘心娶她。再加上她对沈月如的怨恨,这场婚礼,可有的(热re)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踩着精致的绣花鞋,转(身shen)往(殿dian)外而去。

    一只脚跨过门槛,她想了想,又回头笑道:“张敏姐姐若是懂得使用些手段,趁着这场(热re)闹,一举成为我堂兄的女人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张敏眼睁睁看着她消失,她那稚嫩清脆的声音却还萦绕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满眼迷茫,和长公主抢男人,她,真的有胜算吗?

    ——楚珍并非真心喜欢沈峻茂,沈峻茂也不甘心娶她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若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她眼中蠢蠢(欲yu)动,若是如此,那么她张敏为了前程搏上一搏,又有何不可?!

    沈妙言漠然地走出合欢宫,庭院中还有未化的积雪,同她的瞳眸一样冰冷。

    把张敏推进火坑不过是顺手,最重要的,还是弄垮庶叔一家。

    局势越乱,才越有利于她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远处的高楼之上,楚云间双指托着一盏酒,雅致的脸上,满含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那个(身shen)着石青色袄裙的小姑娘,穿过长长的宫巷往宫门走去,那么纤细稚嫩,像是风中初初萌芽的柳芽儿。

    而即便隔了这样远,他也能察觉到,她小脸上的漠然。

    呵,他这小未婚妻,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,她参透那副九连环所代表的意义没有?

    他想着,盯着她的背影,喝完了那盏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乘坐马车来到沈御史府时,府中宾客盈门,十分(热re)闹。

    迎亲队伍还在城中,她进了府,不顾周遭人异样的眼光,径直去席位上找君天澜。

    她挑了珠帘,君天澜正同花容战说话,远远看去,光风霁月,尊贵威严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瞬,回过神时,就瞧见周遭有不少小姐都盯着她家国师,纷纷以袖掩唇,满面(春chun)色。

    太多人觊觎她家国师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略微不爽,于是大喊了一声:“国师!”

    在周遭人惊掉下巴的表(情qing)中,她扑过去,一把抱住君天澜的脖颈,很自然地在他怀中蹭了蹭,“国师,大婚的礼物已经送出去了呢,快表扬我乖巧听话!”

    花容战摇开扇面,含笑挑着一双风流的桃花眼,这小丫头,是在宣告主权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