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5章 沈家大乱(2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月彤尖叫一声,连忙躲开,那把黄花梨木大椅砸到多宝阁上,里面的玉器花瓶等纷纷跌落在地,一时间新房中满目狼藉。

    楚珍知晓自己对付不了沈月如,便决意拿沈月彤出气,命令房中的丫鬟去抓沈月彤,沈月彤吓得要死,想要出去,新房门却被金珠锁死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整以暇地坐在绣墩上,完全是隔岸观火的闲适姿态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后院厢房中,张敏紧张地坐在桌边,不时抬头看看紧闭的房门,当听见门外响起脚步声时,连忙理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,一(身shen)酒气的沈峻茂出现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他踉踉跄跄地走进来,“砰”一声关了门,因为醉意,一双眼猩红猩红。

    张敏连忙过去扶住他,(娇jiao)声道:“沈公子,今(日ri)是你大婚,怎的喝了这样多的酒?等下,长公主怕是要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她做什么!”沈峻茂偏头望向张敏的侧脸,醉眼朦胧的,竟觉得这相府的二小姐姿容上乘,比那楚珍好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更何况,张敏出(身shen)不错,又是清白的姑娘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觉小腹有一簇邪火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凑近张敏,捉住她的手:“敏敏,我其实,我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张敏微张小嘴,等着他下面的话,一颗心跳得极快。

    然后沈峻茂并没有往下说,只是很自然地吻住了她的双唇。

    张敏的瞳眸瞬间放大,沈峻茂的吻很熟练,直将她吻得(娇jiao)喘吁吁,才松开口。

    他一把揽住张敏的腰,满脸都是不舍:“可惜咱们有缘无分,我终究不能娶你。你是相府小姐,总不能做妾……敏敏,是我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深(情qing)款款,张敏只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柔软的梦幻之乡,仿佛年少时那些(爱ai)恋和幻想,都成了真。

    她一把抱住沈峻茂,“做妾也没关系的!沈公子,我和彤儿玩得那么好,都是因为想要借她的关系,多见你一面!沈公子,只要能嫁给你,做妾也没关系的!”

    她觉得沈峻茂出(身shen)好,博学多才,长得又好,乃是最佳的夫婿人选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进门,做妾又有什么关系?像楚珍那样蠢笨的女人,迟早也会被皇后娘娘收拾掉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就能被扶正。

    两人抱在一起亲吻,沈峻茂盯着一脸陶醉的张敏,眼底掠过轻视,很快将她抱到厢房的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帐幔被放了下来,房中,(春chun)色大好。

    花厅里,酒宴已至尾声。

    有侍女过来为客人添酒,靠近君天澜的那一位,借着俯(身shen)斟酒的机会,轻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毫无波澜,只摩挲了两下酒盏。

    那侍女垂下眼帘,很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这名侍女出现在了后院新房门外,敲了敲门,轻声道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出事了!”

    新房内正闹得(热re)火朝天,楚珍骑在沈月彤腰上,不停扇她巴掌,闻言,转过头,示意金珠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那侍女望了眼房内的(情qing)形,迅速收回视线,屈膝行了个礼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奴婢看见公子和相府二小姐进了后院厢房。奴婢不敢惊动老爷和夫人,公主可要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楚珍大怒,起(身shen)一脚踩在沈月彤(胸xiong)口上,“你说,张敏那((贱jian)jian)人,跟沈峻茂进了一间房?!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侍女仍旧垂着眼帘。

    楚珍见这侍女面生,只当是自己的陪嫁里那些个不起眼的宫女,便从自己嫁妆箱子里取了把长刀,风风火火往厢房那边冲:“两个狗男女!本公主定要他们好看!”

    房中的宫女们愣了片刻,连忙跟着冲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坐在绣墩上,优雅地吃完手中剩下的点心,抬眸望向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沈月彤,她脸上全是巴掌印子,脸颊肿得很高,衣衫发髻凌乱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手,站起(身shen),优雅地踱到她(身shen)边,姿态居高临下:“沈月彤,被人欺凌的滋味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你捣的鬼?!”沈月彤睁开眼,瞳眸中都是憎恨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。若论捣鬼,你该问你皇后姐姐才是。”沈妙言漫不经心地抬起一只脚,直接踩到她的手腕上,“沈月彤,沈御史府家宅不宁,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不等沈月彤说话,脚后跟猛地用力,在她腕骨间碾压,沈月彤顿时爆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之前被连澈捏伤手腕,好不容易痊愈,如今被沈妙言这么一踩,伤口再度崩裂,疼得她撕心裂肺,几(欲yu)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漠然,松开脚,转(身shen)往外走去:“沈月彤,千万别晕过去。我想,接下来,你们家会有一场好戏看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哭着,捧着右手坐起来,泪眼朦胧地看向沈妙言的背影,这个曾经单纯无知、蠢钝好骗的堂妹,如今竟像是换了个人般,虽然还很小,可周(身shen)那冷厉的气场,实在叫人畏惧。

    沈御史府前厅,酒席已临近尾声,有客人起(身shen),打算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华氏同那些官员夫人们(热re)闹地说着阔别的话,尽管这个儿媳妇没了清白,可长公主的(身shen)份搁在那里,到底谁也不敢在面上轻视了他们家。

    那些人正要离开,竖在前厅后门处的富贵牡丹屏风忽然轰然一声倒地,这动静太大,众人一齐抬头看去,就瞧见沈峻茂仅穿一条亵裤,摔倒在屏风上,鼻青脸肿的,哭着朝华氏伸出手:“娘快救我!”

    沈峻茂(身shen)后,楚珍一手拎着大刀,一脚踩到他后背上,“今儿个乃是本公主大婚,你们这对狗男女,竟敢背着本公主,行苟且之事!本公主非摘了你的狗头不可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抡起大刀,毫不犹豫地砍向沈峻茂。

    沈朋和华氏俱都大惊,侍卫们回过神来,连忙冲过去拦住楚珍。

    华氏吓得要死,奔过去喊道:“长公主,使不得啊!您这是做什么呀?!”

    沈朋脸色铁青,盯着上半(身shen)赤/(裸luo)的沈峻茂,只觉老脸都被丢尽了。

    “哼,做什么?”楚珍将大刀扛在肩头,头顶的嵌红宝石金凤珍珠冠华丽璀璨,美丽的脸庞狰狞扭曲,“你得问问你的好儿子,他做了什么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