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7章 沈家大乱(4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玩的了,国师,咱们回府吧?”沈妙言吃饱喝足,拉了拉君天澜的衣袖。

    君天澜起(身shen),牵了她的小手,无视沈月如、无视所有人,面无表(情qing)地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沈妙言同沈月如擦(身shen)而过,谁也没有看谁一眼。

    大厅中安静半晌,沈月如声音淡淡:“宴席到此结束,采秋,送诸位贵客离开。”

    这是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(身shen)离席,告辞后退场,很快,大厅中只剩下沈府和张府两家人。

    楚珍收了大刀,张着双腿跨坐在大椅上,毫无半分仪态,懒懒道:“既然皇后嫂子发了话,本公主似乎也只有遵从了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刀尖突然指向张敏的脸:“你不能做贵妾,只能做小妾!除此之外,本公主不愿意住在沈御史府,本公主要住公主府!”

    她是长公主,在京城中本就有府邸,乃是因为徐太后舍不得她出宫立府,那长公主府才一直空置着的。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蹙眉,若是楚珍另外置府,就不好掌控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皇后嫂子不同意?”楚珍是真的恨上沈月如了,狰狞着一张脸,“那不如,我请皇兄彻查一下,我早上中毒之事?”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一笑,仪态万方:“珍儿说的什么话?你愿意同峻茂出去住,自然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揉了揉额头,扶着忍冬的手起(身shen):“本宫乏了,回宫。”

    两家人恭送沈月如离开,楚珍也站起(身shen),瞟了眼地上的沈峻茂:“哼,金珠,去收拾收拾,明(日ri)带上驸马,回长公主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楚珍正要拔腿离开,沈峻茂艰难地坐起来,吐出一口血水:“泼妇!”

    楚珍猛地转(身shen),拔高音量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华氏扫了眼楚珍手中提着的大刀,眼前直发晕,唯恐她伤了自己的宝贝儿子,连忙作势拍了下沈峻茂的头,“峻茂,怎么能这样跟长公主说话?!还不快道歉!”

    沈峻茂实在是觉得委屈,他一开始,不过是想为自己姐姐和妹妹出头,弄死那个臭丫头,谁知道出头不成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,娶了个破鞋回来,还得当成菩萨供着……

    他摸了一把鼻子下的血,闷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楚珍高傲地哼了一声,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众人又望向哭哭啼啼的张敏,江氏实在是觉得没脸,可到底是自己(身shen)上掉下来的(肉rou),只得对华氏道:“过些(日ri)子,我会把敏敏送到府上的。即便只是妾,也请你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尽管往(日ri)里,华氏是看不上张敏的,可比起楚珍,华氏不知道有多喜欢张敏,于是连忙道:“哪里哪里,我定会把敏敏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的!”

    正说着,眼角余光瞥见沈月彤走进来,于是开口道:“彤儿,替娘亲送你张伯父一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沈月彤没回答,反倒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定睛一看,只见自己女儿鼻青脸肿,发髻和衣衫都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彤儿,你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娘亲,是被长公主揍的!呜呜呜……”沈月彤扑进华氏怀中,哭得伤心极了。

    华氏望着她肿成猪头的脸,眼前一黑,彻底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昏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,他们沈家到底造了什么孽,怎的娶了个这样的儿媳妇回来!

    回府的马车上,沈妙言心(情qing)好极了,趴在窗边,一路哼着小曲儿。

    君天澜靠坐在车中软榻上,望着她(娇jiao)小的背影,薄唇抿着一丝笑:“宫中发生了什么,说给本座听听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诧异地回过头,见他很有耐心,于是挪到他(身shen)边,将她在宫里干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只省略掉与楚云间见面的部分。

    “没了?”君天澜摩挲着下巴,凤眸含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一咯噔,国师今儿个是怎么了,忽然很耐心地听自己说话,听完了又忽然这么问……

    圆圆的眼睛盯着君天澜的脸,仔细瞅、仔细瞅,却还是瞅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总觉得君天澜的笑容太瘆人,于是试探着说道:“还跟楚云间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中划过了然,又问道:“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他找茬呢。”沈妙言轻轻倚靠在他肩上,“国师,我有点担心安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,她闭着眼睛,小脸上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有事。”他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楚云间再如何绝(情qing),也不会对怀着他孩子的女人下手。

    子嗣,对坐在皇位的人而言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楚珍带着大大小小的箱笼等物,乘坐轿辇,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搬去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街上围观的人无数,沈峻茂骑在马上,只觉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,脸面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哪有女人刚嫁过来第二天,就忙着分家的?!

    沈朋也气恼不已,甚至对楚云间递了折子,称病不去上朝。

    华氏成(日ri)里哀声叹气,不知该如何弄走楚珍这尊煞星。

    这件丑事逐渐在京城中散步开来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    而更令人发笑的,则是几天后,又一桩丑闻的传出。

    据说长公主嫌弃驸马(床chuang)上无能,同之前苟且的侍卫再度勾搭到一起,甚至还挑了驸马(身shen)边精壮男子,夜夜承欢,一时间长公主府污秽不堪,驸马尤其的没脸。

    那些个游手好闲的人到处传播这事儿,沈峻茂一度不敢出现在人前,只每天躲在自己房间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回书院,可惜楚珍将他(身shen)边的侍女和小厮全都打发了,银钱没收,压根儿不准他出去。

    于楚珍而言,如今的(日ri)子十分快活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从前(爱ai)慕君天澜的自己就是个傻瓜,(爱ai)(情qing)有什么用,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楚珍的荒唐事一件接着一件传出,沈朋听说她在京城里堂而皇之地招面首,这一次是真的气病了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他终于振作起来,联合其他谏官,一封弹劾长公主秽乱宫闺的联名折子,直接送到了楚云间案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