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8章 帝王的温柔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入夜之后,楚云间坐在御书房,面无表(情qing)地翻看着奏章,一封接着一封,全是弹劾楚珍的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沈月如(身shen)着素色长裙,没有佩戴任何朱钗首饰,只哭着跪在御书房门口,说是求陛下做主。

    李其进来禀报,楚云间一张雅致的脸似笑非笑,靠坐在龙椅上,淡声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拎着裙摆进来,不顾皇后形象,直接在他面前噗通跪下:“陛下,珍儿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!如此下去,峻茂的脸往哪里搁?沈家的脸,往哪里搁?!陛下若是不为我父亲做主,怕是要寒了功臣的心啊!”

    她哭得伤心,双眼可见红肿之色。

    楚云间面无表(情qing)地看着她:“皇后这是,在要挟朕?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!”沈月如抬起头,两行泪水顺着洁白的面庞潸然而落,“只求陛下看在沈家忠心耿耿的份上,看在臣妾侍奉您的份上,劝一劝长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她今(日ri)未施脂粉,眼中闪烁着渴求,一(身shen)素衣,与平时高高在上的端庄模样,纯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像是褪去了一(身shen)伪装,倒显得真诚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与沈妙言那丫头是同根所出,这么看着,竟有两分相像。

    楚云间一手托腮,盯着她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沈月如见他没反应,向前膝行几步,一张俏脸犹如梨花带雨:“陛下,臣妾就只有峻茂一个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笑了笑:“皇后何必如此?起来吧,到朕的(身shen)边来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愣了愣,迟疑地站起(身shen),小心翼翼走到他(身shen)边,忽然被他一把拉入怀中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从前,楚云间从未与她如此亲近过。

    她坐在他的大腿上,心跳极快,瞟了眼桌案上,她父亲和其他谏官联名呈上的弹劾折子,试探着问道:“陛下,珍儿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会让她收敛些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沈月如,瞳眸幽深。

    沈月如是何等人,察言观色的能力一绝,立时便晓得楚云间的心思,于是故意避开他的视线,(娇jiao)羞满面,微红着脸轻声说道:“陛下,传晚膳吧?”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下巴,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精致的圆木桌旁,帝后一同用着晚膳。

    沈月如低垂着眼睫,她能清晰地感觉到,楚云间落在她(身shen)上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样意味深长的目光,是过去不曾有的。

    可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,她总觉得,陛下似乎在透过她,看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用罢晚膳,沈月如伺候楚云间上(床chuang)就寝,她试图去吻他的唇瓣,可他却很自然的,轻轻从她的唇角掠过。

    沈月如垂眸,自打她入宫以来,陛下就从未吻过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楚云间也从未吻过,这后宫任何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明黄色帐幔徐徐落下,沈月如清晰地察觉到,今晚的楚云间,比以往更加温柔。

    而她逐渐沉浸在他的温柔里,不想去考虑为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今晚这一刻,陛下是属于她的,她才不会管明(日ri),陛下是否又会变回那冷冰冰的(性xing)子。

    即便得不到陛下的心,得到他的人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(身shen)下女人的脸,在这一刻,视线模糊了边际,好似同他共赴巫山/**的,是那个倔强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帐外,烛火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,满地都是零零落落的素色衣衫。

    更深露重,落花成冢。

    一切都恢复沉寂时,楚云间睁开眼,漆黑的眸子里,隐约映出穿素色衣裳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若,自己当初娶得是她,该有多好……

    夜深了,他的思念宛如野草般疯狂生长,直至将他全部掩埋。

    很想要,见一见那个小姑娘,哪怕只是一面。

    很想要,逗一逗她,哪怕会招惹她生气。

    明黄色的中衣折(射she)出淡金色光泽,他伸出手,试图去抓那一缕烛光,可抓到的,只是虚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安似雪正在宫中绣花,李其忽然过来,说是陛下要在瑶雪宫用午膳,让她赶紧准备着。

    她放下绣绷,伸手摸了摸平坦的腹部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楚云间过来的时候,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,他却一眼都没看,只挥挥手,示意安似雪坐下。

    安似雪为他斟了杯酒,听见他淡淡开口:“安嫔同沈丫头关系颇好,如今有孕,不如叫她进宫,陪你解闷儿?”

    安似雪心中一凛,她是知道楚云间对妙言的心思的,妙言若是进宫,怕又会被他欺负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答道:“妙言那丫头,天生惫懒惯了,顽劣得很,怕是不喜欢这宫中的拘束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是没在宫中待过。”楚云间饮了口酒,漫不经心道,“再者,她年纪小,朕特许她,不必受宫规束缚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垂着眼帘,还要再说,楚云间摆了摆手,“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,对面的男人笑容温和,举止优雅,看不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心底不(禁jin)又叹了口气,也罢,若陛下非要妙言进宫,她多护着些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一名小太监到国师府传口谕,说是安嫔有孕,请沈小姐即刻进宫,陪安嫔解闷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坐在秋千上看书,闻言,望了眼暗下来的天色,十分不乐意:“你回去告诉楚云间,我明(日ri)一早就去陪安姐姐,今晚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晚上的,她不想碰到楚云间那个死变态。

    那小太监皮笑(肉rou)不笑,躬着(身shen)说道:“陛下口谕,沈小姐是要抗旨不成?”

    沈妙言很不顾形象地掏了掏耳朵,随即吹了吹小手指,颇有几分不耐烦:“什么抗旨不抗旨,圣旨在哪儿?你也说是口谕,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那小太监傻眼了,从他为陛下办事以来,还没听人说过,陛下口谕只是嘴上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沈妙言跳下秋千,斜睨了他一眼,懒得再听他啰嗦,转(身shen)便跳上台阶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小太监回去复命时,战战兢兢,唯恐被楚云间责罚,可对方坐在灯下,却只是悠闲地翻着奏章,仿佛那位沈小姐的反应,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