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89章 蠢萌蠢萌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入夜之后,才回衡芜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他拿了一(套tao)雪白中衣和鞋履,用托盘盛了,乖乖伺候他去华容池沐浴。

    君天澜泡在水里,听说沈妙言明(日ri)打算进宫,并没有反对,只叮嘱她小心行事,别被楚云间逮到把柄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应着,拿了毛巾给他搓背,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她和安似雪从前的事,君天澜闭目养神,静静听着,却也不烦。

    梨花瓣落进温泉,温(热re)的水汽弥漫开来,这座温泉看起来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静谧,沈妙言的手指拂拭过君天澜的脊背,目光落在那些浅色的伤疤上,(禁jin)不住伸手按了按。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侧过头,听见她轻声开口:“国师,还疼吗?”

    那声音透着些许心疼,他的心便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,怪怪的。

    他曾受过很重的伤,没有人问过他疼不疼,反正受伤了,想办法治好就是。

    男人,哪里有什么疼不疼的。

    “结的痂都掉了,怎么可能还会疼。”他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“国师为什么不用些祛疤的膏药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君天澜上了岸,自个儿拿干净毛巾将水渍擦干净:“本座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给他递了(套tao)中衣:“花狐狸说,男人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,他说他每天都用珍珠粉敷面,还送了我一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动作顿了顿,穿上中衣,眼底俱是无奈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君天澜去上朝,沈妙言搭了他的顺风车,拎着两盒点心,很欢喜地去了瑶雪宫。

    她陪着安似雪坐在罗汉(床chuang)上,宝贝似的献出那两盒点心:“素问教我做的这些点心,有(奶nai)香杂粮小窝头、马蹄糕、糯米桂花藕,她说这些都很适合怀有(身shen)孕的人吃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望着小几上这几道精美的点心,(禁jin)不住伸手摸了摸沈妙言的脑袋:“妙言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眼底却满是感喟。

    妙言以前是个十指不沾阳(春chun)水的千金小姐,可现在却变得这样能干,可见,国公府垮台后,她是真的吃了不少苦头的。

    安似雪想着,(禁jin)不住地心疼,见她穿的很素,便叫冬梅去把那对白玉镯子拿过来送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两个白玉镯,笑眯了眼:“安姐姐,两盒点换两个玉镯,你亏了呀!”

    “与你之间,哪有什么亏不亏的!”安似雪也跟着笑,伸手怜(爱ai)地戳了下她的脑门儿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用过午膳,沈妙言要睡觉,安似雪便吩咐人给她在碧纱橱里支了张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她独自坐在罗汉(床chuang)上,一手拿着棋谱,对着矮几上的一道残棋观看。

    正挽袖捻起一颗白玉棋子,外面忽然响起太监的高声唱喏:“陛下驾到、国师驾到……”

    安似雪愣了愣,望向窗外,这两人果然都到了。

    楚云间与君天澜一道走进来,虽保持着微笑,可眼底的神色却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本(欲yu)打发了君天澜出宫,可君天澜坚持要来接沈妙言一道回国师府,好似那丫头留在宫中过夜,他就会吃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确有这样想过。

    安似雪请了安,楚云间的视线在房里逡巡了一圈,问道:“那丫头呢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冬兰牵着沈妙言走出来,她刚醒,头发睡得偏到了一旁,还只(身shen)着素白里衣,一手揉着眼睛,俨然还在打瞌睡。

    安似雪有些无奈,“这是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冬兰没料到皇上和国师来了,魂吓飞了一半,连忙握住沈妙言的手腕,示意她行礼:“小姐!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两个人站在跟前,抬起朦胧睡眼定睛看去,见是国师和楚云间,愣了愣,睡意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冬兰屈膝行礼,沈妙言回过神,只马马虎虎跟着行了个礼,便转(身shen)要去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她穿的中衣松松垮垮的,隐约可见(胸xiong)前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虽然还未及笄,尚还没有发育好,可是这么看着,却也到底有女人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她离开的背影,眼底一片幽深。

    君天澜颇有些不悦,撩起袍摆在大椅上落座,安似雪连忙叫宫女去泡茶来。

    房中呈现出诡异的寂静来,气氛十分凝肃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收拾齐整的沈妙言终于出来了,却不肯多看楚云间一眼,只恭恭敬敬对君天澜屈膝行了个礼,声音甜脆:“国师!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双眼危险地眯起,这小丫头扎着两个发团子,双手交叠在左腰间,半蹲在那儿,裙摆拖在地上,礼仪不算出挑,可看着,蠢萌蠢萌的,莫名讨喜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这礼,不是对他行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沈妙言便一蹦而起,极没规矩地蹦跶到他(身shen)边,扯了他的衣袖:“国师,安姐姐宫里来了我不喜欢的人,我不想待在这儿了,咱们回国师府吧?”

    不喜欢的人?

    楚云间握着茶盏的手一紧,这丫头,居然明目张胆地说,他是她不喜欢的人?!

    他不过是想将她弄进宫,陪他说些话,逗一逗她,可她甚至正眼都不曾瞧过他,甚至将他归类为不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闻言,薄唇抿着一丝笑,牵了她的手,朝楚云间微微颔首:“陛下与安嫔说话,臣就不打扰了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楚云间发话,便直接带着沈妙言离开。

    房中重归于寂静,安似雪垂首,为楚云间添茶。

    “安嫔,朕,就这么令人讨厌吗?”他回头望了眼窗外一大一小两个走远的(身shen)影,脸上的笑容复杂难测。

    “陛下是九五之尊,常人与陛下相处,自然会感到压力。”安似雪绕着圈子回答。

    既捧着他不叫他没面子,又回答了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楚云间不由多看了她几眼:“安嫔,朕记得,你该是直率清冷的(性xing)子。”

    “再直率的(性xing)子,在这后宫中,也能磨得婉转。再清冷的人,面对掌握自己(性xing)命的上位者,也会懂得如何笑脸迎人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将茶壶放到矮几上,眉眼含着几缕淡漠的微笑。

    楚云间把玩着那杯(热re)茶,唇角的笑容多了些冷讽:“美人心不甘(情qing)不愿斟出来的茶,朕一点都不喜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