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93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(1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仪仗车队在山脚下停了,早有方丈带着高僧们恭敬地候着。

    楚云间走出龙辇,眼角余光瞥了眼跟着安似雪的沈妙言,俊脸上那雅致的笑容便多了几分真意。

    那方丈迎了过来,双方见过礼后,才沿着石阶,一路往寺庙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皇室的人来此进香,所以一般香客都被拒之门外,此时寺庙里安安静静,只能听见敲钟声和僧弥们诵经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安似雪,拎着裙摆踏上石阶,抬头望向这座宏伟庄严的寺庙,黄色的高墙与绿色的树木相映成辉,庙宇檐角的青铜铃铛在冷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更远的地方,群山起伏,苍翠(欲yu)滴,端得是一副好景致。

    各人都分到了厢房,沈妙言跟着安似雪住,但见厢房中一派素朴干净,绿纱窗外种着翠竹,环境很是幽僻。

    安似雪在(床chuang)榻上坐了,笑道:“妙言,我有些累了,想要睡一觉。你若是觉得无趣,不如带素问去外面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口应下,看着冬兰冬梅伺候安似雪睡下,便带着素问,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她来过承恩寺不少趟,对这里不算陌生,便大了胆子,四处闲逛。

    再者,有素问和夜寒在(身shen)边,实在不必惧怕什么。

    她穿过重重月门,偌大的寺庙内,几乎没有一个游客。

    碰见的,也都是些沉默寡言的小僧弥。

    她最后来到大雄宝(殿dian),对着那宝相庄严的大佛上了炷香,才跨出门槛离开。

    沿着抄手游廊,转到拐角处,却正好碰到白清觉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着太医院的袍子,挽一只竹篮,里头装了烛台、点心、水果、佛香等物。

    “白太医。”她唤了声,颇有些好奇,“你也是来上香的?”

    白清觉微微颔首,笑容温厚,“想许一个愿。”

    “白太医信佛?”她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总觉得,国师和他(身shen)边的人,手上大抵都沾过血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该是不信佛的。

    “人活一世,总得有些寄托。佛嘛,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”白清觉笑着,对她点了点头,便错(身shen)而过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那一刹那,沈妙言清晰地闻见,他(身shen)上的桃花香。

    如今才二月的天,桃花都还未开,这桃花香,不知从何处而来?

    她转过(身shen),看着白清觉跨进大雄宝(殿dian)的门槛,她记得安姐姐用冷月梅花香时,白太医(身shen)上也熏得是梅花香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巧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素问见她发呆,不由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笑了笑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走在屋檐下,目光落在远处的亭台楼阁间,琥珀色的瞳眸中都是思量。

    天底下,是没有这样巧的事的。

    在皇宫那样的地方,更是没有巧合一说。

    安姐姐她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厢房中,沈月如靠坐在窗下,嫣红的唇瓣保持着优雅的弧度,素手端起桌案上的一盏茶,细细呷了口,声音端严却又悦耳:

    “慧虞师傅,咱们多年未见,你还是老样子。是否是这山水养人,方能保持青(春chun)容颜不变?”

    一名(身shen)着浅蓝色僧衣的中年男人站在她跟前,双手合十,十分恭敬:“娘娘说笑了。娘娘才是得天护佑,永驻童颜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低低笑起来,将茶盏放到桌案上,一双剪水秋眸静静注视着他:“慧虞师傅年轻时,曾在本宫父亲房中做过账房先生。如今出了家,短短几年时间,便又做了承恩寺管理账房的高僧。可见,有才能的人,到哪里,都是吃香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谬赞。”慧虞低眉顺眼,微微躬下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“哪里……”沈月如靠着软榻,眸光中是不加遮掩的算计,“本宫记得,你写字最好,并且,还会模仿其他人的字。本宫这里有两封书信和两种字迹,你照着这两种字迹,分别把那两封信临摹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旁采秋立即递上两个信封。

    慧虞抬眸望了眼,知晓皇后娘娘这是要借他的手,做一些不能说的事。

    可他是不能拒绝的。

    从他踏进这个门开始,他就必须照着她说的去做,否则,被除掉的,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接过信封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逛着逛着,来到了后山门。

    这寺庙地势颇高,后山门处,还堆了些尚未消融的积雪。

    两个小僧弥正抱着扫帚,瞧见沈妙言过来,也不行礼,只是依旧安安静静地扫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干干净净的台阶上,触目所及都是苍山,偶有几座山头,上面也还残留着一点白雪。

    几户人家点缀在山间,为这景色添了几分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踌躇片刻,想着国师以前教她念诗,便低吟出声: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刚念完这一句,背后就有人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回头一看,(身shen)着白色长袍的楚云间不知何时到的,正负手而笑。

    夜寒和素问同时惊了惊,他们两人都是会功夫的,可是居然都没有察觉到皇帝的到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上那恬淡的表(情qing)立即被不屑取代,转(身shen)便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楚云间伸手拦住她,一双温润的眼含着点点笑意:“刚刚那句诗,念错了。原是写秋景的,怎能在这个时候吟诵?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小丫头越发有趣了,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,却还在这里感喟般的念诗。

    虽是附庸风雅,却偏偏附庸的可(爱ai)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上楚云间,永远都是鼓着包子脸的冷峻模样:“念没念错,与你何干?!总归不是念给你听的!”

    楚云间并不恼,依旧含着温和的笑:“若是要形容早(春chun)山景,还是‘轻煤一曲染霜纨。小屏山。有无间。宛是西湖,雪后未晴天’这几句来得妥当。可记牢了?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。”沈妙言懒得搭理他,她现在想要赶紧回到安姐姐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楚云间没再拦她,笑着由她去,只是一双眼,却还凝望着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李其在一旁,颇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若说陛下喜欢这位沈三小姐,却又不曾给她位份。

    若说不喜欢,又何必总拐弯抹角地与她碰面?

    且,在那位沈三小姐处碰了一鼻子灰,竟也不恼。

    当真是稀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