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94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(2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厢房,安似雪刚起来,正坐在梳妆镜前,由着冬梅给她梳妆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她旁边坐下,瞧着冬梅为她用珍珠膏匀面,又挑了桃花膏,在两靥和眼角处晕染开,一点朱唇,饶是(身shen)着素衣,这么看着,竟也格外明艳(娇jiao)俏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会子话,安似雪终于打扮完,起(身shen)笑道:“明明是来为皇嗣求福气的,我却睡了半天觉,真是该打。妙言陪我一道去大雄宝(殿dian),上一炷香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虽然去过,但是并不妨碍她陪安似雪再去一次,于是笑着应下,同她一道往大雄宝(殿dian)而去。

    去的路上,微风迎面,沈妙言觉得安似雪(身shen)上那股桃花香愈发浓郁了。

    等上完香,已是黄昏。

    寺庙里准备了精美的斋饭,皇帝及后妃等满满当当坐了一桌,沈妙言夹在其中,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的目光落在她(身shen)上,唇角的笑容便多了几分,若她也是他后宫中的女人,那么这桌斋饭也算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不过,若她是他的女人,那么这满桌的庸脂俗粉,他尽可以不要。

    用完斋饭,已是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妃嫔们都退下之后,沈月如屏退左右,起(身shen)站在正擦拭双手的楚云间跟前,突然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挑眉,她垂下眼帘,轻声开口:“陛下赐臣妾掌管六宫之权,有件事,臣妾不得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今晚的夕阳格外瑰丽,天际由胭脂红逐渐过渡为绛紫色,那一轮夕阳沉浮在天际,透着(欲yu)说还休的(娇jiao)怯,总也不肯彻底沉下去。

    山林上方有野鸟盘旋,似是不肯归巢。

    安似雪与沈妙言在寺庙中闲逛,最后走出一座月门,沈妙言就瞧见草地上有一座八角凉亭,素白帐纱舞动,正是上次国师与她同坐的那个亭子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邀安似雪进去坐一坐,楚云间却不知从哪里出来,背着双手,笑容温和:“好巧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行了礼,他亲自上前将她扶起,这一次没管沈妙言,只握住安似雪的手,同她一道进了凉亭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原地,伺候的宫女丫鬟等人都守在远处。

    亭子里的灯笼已经点了起来,沈妙言静静看着,明明是安和静谧的气氛,她却总觉哪里不妥。

    因为隔得有些远,她听不见楚云间和安姐姐说了什么,只瞧见安姐姐神(情qing)很温柔,挽袖为楚云间斟酒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,忍不住紧紧抓住裙摆,有些彷徨地往四周看了看,却见周遭的天色彻底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(日ri)里壮美的山川,在夜色中瞧着,竟有些可怕,山风将林木吹得簌簌作响,这苍莽群山仿佛化作会吃人的妖怪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此时的亭子里,楚云间的目光落在安似雪脸上,“安嫔的(性xing)子,朕很清楚。让你进宫,你觉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。”安似雪垂眸,端坐在那里,清清冷冷的,像是一株淡泊的梅花。

    楚云间饮了口酒,目光落在远处,就瞧见沈妙言正惶然失措地望着这里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漫不经心地看向对面的女人:“皇后说,你与白太医有染。”

    山风渐渐大了起来,将亭中的灯火吹得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安似雪将一缕垂落的额发捋到耳后,“陛下信皇后娘娘的话吗?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竟是出奇地淡定。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她看了半晌,最后淡淡道:“后宫中,没有朕(爱ai)的女子。可是于你,朕却也不曾亏待过。安似雪,莫要做将来会后悔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嫔妾谨遵陛下教诲。”

    宫女太监们从远处瞧着,只觉得陛下和安嫔娘娘这么对坐,十分恩(爱ai)般配,谁也不曾想过,这二位说的,却是剑拔弩张的话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没再揪着这话题不放,又看了她半晌,微微一笑,“虽怀有(身shen)孕,可是陪朕小酌一杯,应当无妨吧?”

    安似雪笑了笑,垂首给自己斟酒:“陛下喜欢,嫔妾自当作陪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亭中对饮起来,沈妙言等得无趣,便在草地上坐了,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衣带,不明白安姐姐为什么今晚会起兴,陪楚云间喝酒。

    月光清透,遍洒大地,晚间的佛寺自有一股禅意。

    小亭中,素白轻纱微微拂动,红绉纱灯笼透出凄艳的光亮,矮几上摆着几碟斋菜并一壶美酒。

    安似雪不过喝了半杯,雪白的脸便透出醉人的酡红色,空气之中,酒香掺和着桃花香,令人闻之(欲yu)醉。

    楚云间将那一壶酒都饮下了肚,最后趴在矮几上,阖着双眼,声音轻慢:“安嫔,后宫那么多女子,你是唯一一个,能与朕说得上话的。”

    他平生最不喜谄媚逢迎的女人,之所以置那么多妃嫔,不过都是权衡朝廷的砝码。

    而安似雪的冷傲与才(情qing),是唯一叫他看得上眼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女人傲气些也没什么,只要有傲气的资本。

    安嫔轻轻笑起来:“那,若是嫔妾走了,陛下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沈月如一直觉得,自打她进宫,便得了他不少宠(爱ai)。

    但其实,两人独处时,楚云间始终待她平平淡淡。

    他在房事上也很克制,每次来她宫中,最多的,是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是喜欢同她说话的。

    山风吹凉了桌上的小菜,楚云间声音幽幽:“这么多年,朕早就习惯孤独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似雪没再说话,只仰头饮尽杯中酒水。

    她放下酒盏,起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楚云间缓缓坐直,睁开双眼,眼圈四周还泛着醉意。

    他静静望着安似雪牵了沈妙言的手,宫人们执着灯笼,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矮几上的白玉酒杯,垂下眼帘,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寂寞:“李其,你说,像朕这样心狠手辣的人,是不是就该孤独终生?”

    站在亭子外的李其吓了一跳,仔细想了想,恭声道:“陛下是天子,是天帝的儿子,自然高高在上,岂能像凡夫俗子那般咋咋呼呼、呼朋引伴呢?”

    “高高在上?”

    楚云间冷哼一声,“砰”的一声,将酒杯倒扣在矮几上。

    他垂眸,凄迷的灯光,映照出他淡漠孤寂的容颜,“朕倒是希望,能够呼朋引伴,挚友成群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