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96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(4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瑰丽壮观的大雄宝(殿dian)内,白清觉跪在蒲团上,双手合十,微阖着双眼,神态平静。

    香案上摆着瓜果、烛台等物,高大的释迦牟尼金(身shen)佛像,始终保持着宝相庄严,静静注视着跪在地上的香客。

    佛香缭绕,木鱼与诵经声连成一片,有悠远的山寺钟声杳杳传来。

    这本该是一个平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然而跪在蒲团上的人,却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有汗水沁出,她,实在是太冒险了。

    若是那药不起作用……

    或者,没有作用……

    她,也太过信任他。

    此时的寺院厢房中,早已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一张屏风将厢房隔成两半,安似雪躺在屏风后的(床chuang)上,太医们围在(床chuang)边,细声交谈,每个人的眉头都深深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嫔妃们,只看见宫女们端着血水进进出出,屋中很快弥漫开血腥气息,令人作呕,却无人敢擅自离开。

    沈月如面如土色,坐在大椅上,几乎不敢去看(身shen)边楚云间的脸色。

    这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,若是没了……

    偏偏,安似雪一口咬定,是她推的她。

    宫女们都跪在庭院里,每个人都战战兢兢,若是安嫔出了事,怕是她们都要免不了一死。

    有年纪小的开始低声抽泣,一旁的李其看了,心中却没有半分怜悯。

    皇宫中便是这样的了,既然被卖进宫里当差,是死是活,都要看贵人的脸色,都要看命。

    谁也犯不着同(情qing)谁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(床chuang)榻边,紧紧握着安似雪的手,一颗心跳得又慌又快。

    她跟着素问,熏陶之下也懂得不少药理。

    按道理,即便是落了胎,这些太医也不该如此紧张的。

    那些方子上开出的药,药(性xing)那么猛,不该是给安姐姐吃的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忍不住微微发抖,慌张中,素问闯了进来,她连忙将她拉过来:“素问,快瞧瞧安姐姐!”

    素问很沉稳,在那些太医们的注视中,再一次把了脉,神色平静得过分。

    良久,她松开手,一语不发地坐到(床chuang)榻边,轻轻将沈妙言拥到怀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她这个动作怔住,缓缓偏头望向她,她的脸上,写满了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不止是对保住胎儿的无能为力,更是对……

    保住大人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安姐姐不会有事的!”沈妙言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,她抬袖擦了擦,紧紧抱着安似雪的手,语带焦急,“安姐姐下午才和我一同逛了寺庙,明明约好了晚上一起睡觉数星星,怎么会有事呢?!”

    不过是摔了一跤罢了,怎么就会出事呢?!

    她的哭声传到屏风外,沈月如更加慌张。

    她双手交叠着,金色甲(套tao)深深扎进掌心,直将白嫩的细(肉rou)扎得血(肉rou)模糊,却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明明该是寒夜,豆大的汗珠却从她额角滑落,她低垂着眼帘,无数种开脱解释从心头掠过,可无一让人满意。

    陛下他,终归不会信她。

    楚云间闭着双眼,摩挲着黄玉扳指,静静等着里头的结果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那些太医们缓步而出,朝他跪下,为首的拱手摇头:“启禀陛下,安嫔失血过多,臣等实在无能无力,求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以头贴地,一同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仍旧闭着眼睛,雅致的面庞上,瞧不出丝毫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屏风后,沈妙言紧握着安似雪的手,她能感觉到,那逐渐凉下去的温度。

    她不肯放手,视线定格在安似雪的面容上,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,安姐姐的面色苍白得可怕,连昔(日ri)里嫣红的嘴唇,也同面颊一样白。

    她睡在那儿,在枕上铺散开来的乌发,更衬得肌肤雪白。

    而她(身shen)上那股桃花香愈发浓郁,像是一整罐香料被打碎在地,整座房间都能闻得到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眼泪一滴滴掉落到安似雪的手背上,灼(热re)而悲伤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素问蹙眉,她喜欢沈妙言,舍不得看见她伤心,于是冲她摇了摇头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沈妙言接收到她的眼神,怔了怔,外面忽然响起脚步声,她抬头看去,是楚云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负手而立,面无表(情qing)地看着(床chuang)上的人儿,眼底的神色,是沈妙言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蝴蝶翩跹而入,一只,两只,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屏风外的所有的妃嫔,都呆住了,这大冷的天,又是深更半夜的山中,这是打哪儿来的蝴蝶?!

    安似雪(身shen)上那股桃花香逐渐弥漫出去,庭院的宫女们闻着这香味儿,纷纷往四周观看,就瞧见灯笼的光中,无数蝴蝶翩跹而来,像是厢房中,有着对它们而言,致命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站起(身shen),瞧见大大小小的蝴蝶都围绕着安似雪飞舞,那舞蹈实在太美,叫人只能目不转睛地观看,像是要灼烧掉双眼。

    而它们的舞蹈,更像是要带走安似雪的魂魄般,超出这些人的认知,超出这世间的常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房中那股浓浓的桃花香终于逐渐散去,蝴蝶们也相继飞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上前,颤抖着试探了下安似雪的鼻息,良久后,眼泪不可抑制地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长久的寂静中,楚云间的目光落在她穿的中衣上,那中衣雪白,没有花纹,像是一张单纯的白纸。

    照规矩,新嫁娘的绣枕,该是亲手绣得鸳鸯戏水枕。

    可他却记得,她入宫的第一晚,他去她的寝宫,那枕头却只是简单的粉红,没有鸳鸯,没有合欢花,没有并蒂莲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那一眼,他就知道,这个女人,心里是没有他的。

    可那并不妨碍她成为他的妃嫔。

    他想着,又看了一眼安似雪平静的睡颜,说什么沈月如推了她,怕是她早就打算好了,用这种法子,离开皇宫吧?

    她并不是能够被囚(禁jin)的金丝雀。

    楚云间抬手,示意所有人都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肯走,素问拉着她,硬生生将她带出去。

    她坐在厢房门口的台阶上,抱着膝盖小声哭泣,嫔妃们都站在不远处,轻声交谈,有喜有忧。

    寂静的厢房内,楚云间撩起袍摆,在(床chuang)榻边缘落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