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0章 用银钱收买人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翌(日ri),沈妙言一大早就起(床chuang)了,积极地服侍君天澜洗漱更衣,动作之殷勤,叫君天澜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总觉得,自从这小丫头看到白珏儿,就似乎如临大敌,争着想要表现得更好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手脚勤快的小模样,有些于心不忍,淡淡道:“有些事,叫拂衣她们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待我好,我喜欢伺候国师。”

    她嘴上仿佛抹了蜜,背对着君天澜,费劲儿地将他(床chuang)上的厚被子折好,暗自却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谁喜欢伺候人啊,不过是觉得多做些事,叫国师多心疼她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看着她纤小的背影,沉默了会儿,开口道:“你不必如此。旁人和你,总归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手顿住,琥珀色的瞳眸中掠过幽光,却偏头,冲他粲然一笑:“国师,我真的是喜欢做这些。”

    他便也不再勉强,盯着她忙碌的(身shen)影,莫名觉得,似乎承恩寺一行之后,她比从前要成熟些。

    君天澜去上早朝后,沈妙言上午跟素问学医,下午就央着夜寒教她一些功夫。

    可夜寒说她已经过了学功夫的年纪,只肯教她一些最基本的,说是能强(身shen)健体,与人打架就甭想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认真地学,傍晚时分,却有不速之客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正是白珏儿。

    她收了蹲马步的姿势,擦了把额头的汗,稚嫩的面庞透着不耐:“国师不在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找国师的。”白珏儿静静站在游廊里,皮肤白得近乎透明,微笑着,声音很软,“我是来找你的。听说,你从前是沈国公府的小姐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,直觉来者不善,于是淡淡开口:“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阿彩立即递上一副画轴,白珏儿当着沈妙言的面展开,上面绘得是一副百花图:“沈国公夫人多才多艺,这幅画,便是当初我爹爹侥幸拍卖到的画作。”

    那副百花图绘制得栩栩如生,落款处的确是沈国公夫人的小字。

    大约,是沈国公府被抄家后,那些古玩字画、古董珍宝都被楚云间拿去拍卖了。

    而白珏儿手中那幅百花图绘制得确实漂亮,乃是值得收藏的画卷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在腿侧的双手攥成了拳头,琥珀色的瞳眸里,寒气弥漫。

    白珏儿欣赏着画卷,笑道:“沈夫人多才多艺,这些花儿若是放在花园里,怕是能将真蝴蝶也给招来吧?爹爹那儿,还有不少国公府的宝物。我喜欢这幅图,爹爹就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中闪烁着骄矜的得意,瞥向沈妙言,“我知你曾是国公府小姐,因此拿来给你看上几眼,不必谢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将那画卷交给阿彩:“好生收着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转(身shen)离开,白珏儿走了几步,又忽然回头,笑容透着居高临下的高贵:“说起来,本小姐家中富可敌国,这一幅画和沈家那些东西,实在是算不得什么。沈妙言,你若是能讨好本小姐,兴许本小姐心(情qing)好,就会把这幅画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双眉稀疏,肌肤白得宛如透明,五官透着幼嫩的清秀,一双黑曜石般的瞳眸中,盛着满满的恶意。

    她与沈妙言静静对视了片刻,便含笑离开。

    添香端着一碗补汤,急匆匆过来:“小姐,你在看什么?该喝汤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接过那碗汤,却完全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说到底,都是楚云间造的孽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几天,白珏儿像是散财童子般,打赏下人的银钱数额相当高,连衡芜院的侍女们,都得了她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秋千上,背后有两名小丫鬟路过,小声议论道:“我今儿去后院厢房,请白小姐用午膳,她随手就抓了一把金豆子给我,真是大方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前儿个,才从她那里得了十两银子。现在姐妹们都想去她(身shen)边当差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逐渐走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她们,白嫩的手掌紧扣着秋千架,微微垂着头,半张脸都隐在了昏暗的树荫里。

    钱财什么的,她过去从不曾在意过。

    可人(情qing)世故里,银钱那么重要,能买到重要的东西,能买到好听的声誉,甚至,能买到人心。

    她松开一只手,在树荫间隙的阳光里摊开来,掌心红润,纵横的纹路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一片干枯的树叶坠落下来,落在掌心,枝脉纹理分明。

    她现在,想要拿到国公府以前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珏儿那样的女人,不配欣赏娘亲的画。

    可是,拿什么交换呢?

    她茫然地望向远处,白珏儿不缺钱,更不缺稀罕玩物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,是自己的服软。

    可若是服软,她那样不好相与的人,绝对会变着法儿地刁难于她。

    她的眼底隐隐有黑暗的思潮涌动,轻轻攥起掌心,那枚干枯的叶片便碎裂成几瓣。

    用过晚膳后,君天澜在书房看书,沈妙言心不在焉地坐在脚踏上翻着医书,翻了几页,外面拂衣进来禀报,说是白小姐求见。

    白珏儿进来后,沈妙言去沏了两杯茶,随即抱着托盘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掠过诧异,这小丫头,每次见到白珏儿必定剑拔弩张,怎的今(日ri)如此平静?

    白珏儿巴不得沈妙言走开,面上浮现出一抹温柔如水的笑容,声音婉转:“国师大人,这是我爹爹在东边儿行商时,侥幸得到的一块宝墨,据说雨水不化,字迹就算历经千年也不会消失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打开手中的锦盒,里面果然是一块黑墨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不曾看上一眼,只淡淡道:“白小姐的心意,本座领了。这宝墨,白小姐还是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有些不悦地撅起嘴巴,状似撒(娇jiao),“大人前些(日ri)子指点了我,我都还未谢过大人。大人若是不收,那我可不敢再请教大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本就不愿意听她请教那些个没事找事的问题,因此只慢条斯理说道:“无妨。白小姐若是无事,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钦原盯上了白家的财富与人脉,他想用花家商号吞并白家,让他这段时间,务必稳住白珏儿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好与白珏儿撕开脸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