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1章 把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珏儿愣了愣,吃不透君天澜到底是何态度,可她并不想走,于是开始拐弯抹角地同君天澜找话说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沈妙言带着素问,离开衡芜院,一路往后院厢房而去。

    她刻意拣了没人的小路走,一路黑灯瞎火地摸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两人蹲在草丛里,沈妙言拨开草丛,观察着来往的侍女们,一脸蠢蠢(欲yu)动。

    素问颇有些担忧:“小姐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她一眼,却没回答她的问题:“你替我引开那些看门的侍女们,我要进去拿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拿东西?”素问不必再问也知道,定是小姐看中了白珏儿的什么东西,却不好张口索要,只得悄悄过来偷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很担心,“若是主子知道,小姐偷人家东西,怕是要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害怕,我不会牵连你的。”沈妙言咬了咬嘴唇,转向素问时,眼睛里都是依赖,“素问,这府中,我最信任的,可就是你了。你若是不肯帮我,我一个人孤零零的,定会被白珏儿欺负死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半真半假,素问怜惜她,不忍见她伤心,于是轻轻叹了口气,只得去帮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着素问走过去,跟白珏儿的婢女们说不小心丢了耳环,请她们帮着一块儿寻找,成功就把屋檐下的人都引走了。

    她钻出草丛,一路奔向白珏儿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曾经虽然顽劣,却没干过偷东西的事,因此很是紧张,翻找东西时,手都在抖。

    好在白珏儿那幅画藏得并不深,她从桌案抽屉里翻找到,连忙撤退。

    她一路心慌慌地跑回东隔间,没过一会儿,素问也回来了,瞧着她把画卷在(床chuang)上摊开来,灯光下,百花夺目,五彩斑斓。

    她不懂画,却也知道,这幅画画得很好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画卷落款处,如果没有记错,这落款该是沈国公夫人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,小姐会想方设法从白珏儿那里,将这画弄到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(床chuang)边,手指缓慢地拂拭过那些繁花,眼中隐隐有着思念。

    她的娘亲总是很温柔,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都是顶尖。

    她记得娘亲画这幅画时,正是暮(春chun)的黄昏。

    窗外的百花开得极好,她抱着一大束牡丹花跑进来时,就瞧见娘亲站在夕阳里,手腕运转,一朵朵鲜妍的花儿便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傍晚和煦的风将娘亲的发丝吹动,娘亲的侧脸很美,神(情qing)很专注。

    彼时她只有六岁,很乖巧地将那大束牡丹送到娘亲手边,“娘亲,妙妙送你漂亮的花儿。”

    娘亲弯腰接过,摸了摸她的脑袋,琥珀色的瞳眸里都是笑:“妙妙喜不喜欢娘亲画的花儿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“娘亲画得好看!”

    “那,等妙妙出嫁时,娘亲给你画很多很多花儿,好不好?”娘亲在她面前蹲下,温柔地用面颊蹭了蹭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娘亲真好!”

    她抱住娘亲的脖颈,嗅着娘亲(身shen)上特别的甜香,觉得没有什么,比这更幸福。

    “素问。”

    她从画纸上收回视线,轻声唤了句。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“白珏儿那里,我还没想好怎么收场。这画失窃,她第一个想到的,肯定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蹙眉,得手了,才发觉这画比想象的更加烫手。

    既不能摆在她房中,又不能毁掉……

    “主子疼小姐,不会忍心责罚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素问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在心底暗自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主子生平,最恨撒谎与盗窃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小姐偷了别人的画儿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深深呼吸,慢慢卷起那幅画:“走一步看一步好了,总之,我是不会将画子还给白珏儿的。”

    书房内,白珏儿同君天澜说了好久的话,可她说上三五句,君天澜才懒懒应上一句,最后她大小姐脾气发作,也懒得逢迎他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回到厢房里,阿彩就急匆匆地禀报,说那幅百花图失窃了。

    她稍一问了经过,便猜到大约是沈妙言偷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前,推开窗户,(阴yin)冷的目光望向夜幕上的那轮明月:“本小姐的东西,是那般好偷的吗?既是偷了,那总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阿彩静静望着自家小姐的背影,(禁jin)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她,是知晓自家小姐的手段的。

    夫人去得早,老爷又不曾续弦,白府后院中的一切,便都是小姐在打理。

    因此,小姐对收拾人,很有一手。

    看来,那位沈姑娘,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翌(日ri),清晨。

    三人在花厅用早膳,沈妙言因为偷东西心虚的缘故,只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喝粥。

    白珏儿优雅地吃完一只花卷,瞥了眼沈妙言,笑意盈盈:“这碧粳粥瞧着(挺ting)好吃的,妙言,你为我盛一碗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含笑将自己面前的小碗递了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正对上她温柔的目光。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眸满是平静,她什么都没说,接过白珏儿的碗,便为她盛了半碗。

    一旁的君天澜微微抬起眼帘,狭眸中却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等用完早膳,沈妙言本想跟平常一样,送君天澜到府门口,白珏儿却先起(身shen)跟上君天澜,回头笑道:“妙言,你让侍女把桌上清一清,我替你送大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唇角流露出一抹恶意的笑,跟上了君天澜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原地,攥着裙摆,静静看着他们离开,抿了抿唇瓣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君天澜并未回头,他知道那小丫头没跟上来。

    那样(娇jiao)气蛮横的小丫头,怎的会听白珏儿的话?

    莫非,是有把柄落在白珏儿手中了?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对视一眼,都察觉到了古怪。

    白珏儿送君天澜上了马车,回来的时候,阿彩立即上前,附在她耳畔,轻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抬手将额前的碎发勾到耳后,满脸不怀好意:“那么,就去看看她好了。人做错事,总得付出代价,你说是不是,阿彩?”

    “小姐说的是呢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到花园时,沈妙言正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,静静抱膝望着湖面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瞳眸如这湖面一般平静,她知道,人做错一件事,便很容易接着做错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比如,她会对国师隐瞒这一切,她甚至会对国师撒谎,说她没有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