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2章 我……没有偷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珏儿在她(身shen)后站定,微风撩起她浅蓝色的裙裾,她肌肤洁白,看起来(娇jiao)贵秀丽,像是一颗明珠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有着浅浅的笑意,“第一次进府,你毁了我精心绣制的荷包,算是你赢。第二次进府,我抓了你的把柄,可算是我赢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她,红润的唇瓣咧开一个弧度:“你赢了又如何?国师他,总归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垂眸,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裙摆,“大人喜不喜欢我,不是你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微风拂过,沈妙言拈起一颗小石子扔进湖面,打破了平静:“我虽没你年纪大、没你精明,可我却比你更了解国师。你这样的女孩子,他是不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长久浸(淫yin)在黑暗与杀戮中的男人,比起精明世故的女人,其实更喜欢单纯天真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尽管,她自己也并非单纯天真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白珏儿并不在乎她的话:“沈妙言,不如咱们做一笔交易,你搬出衡芜院,我将沈国公府的东西,悉数归还于你。你偷我画的事(情qing),我也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拍了拍(身shen)上的灰,淡定地转(身shen)往回走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回头,盯着她单薄纤弱的背影,嗤笑一声:“这丫头,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独自坐在东隔间,摩挲着那幅百花图,满眼都是珍视和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舍不得弄损娘亲留下的东西,虽然这东西,是用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……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瞳眸满是决心,等国师回来,她就跟他坦白,告诉他,她偷了东西。

    告诉他,她想要得到这幅画,叫她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别抢走它。

    黑金轿辇在国师府门前停下,夜凛掀了轿帘,君天澜走出来,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白珏儿。

    白珏儿此时未施粉黛,双眼微红,见到他,一副(欲yu)语还休的姿态,泪水含在双眸中,(欲yu)落未落的,分明是委屈至极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眼中毫无怜惜,走上台阶,语气也很淡漠:“可是府中下人苛待于你?”

    白珏儿垂下眼帘,紧紧攥着绣帕:“府中下人,待我极是尊敬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,眼底便掠过了然,“那么,是那丫头?”

    白珏儿低下头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眼泪一颗颗掉落在地,她知道,这么默默流泪的姿态,更能让眼前的男人知道她的委屈。

    (身shen)后的阿彩很合时宜地开口:“大人,是沈姑娘。沈姑娘偷了我们小姐的东西,小姐请她归还,她不肯。她还说,大人厌恶我们小姐,不会为小姐出头的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的眼泪便落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站在那里,面无表(情qing),叫人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白珏儿哭了一会儿,诧异地抬头看去,清晰地感受到他眼底的寒意,须臾,他抬步,跨进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白珏儿跟着君天澜进了衡芜院,站在庭院里,就瞧见他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她搅着手帕,因为吃不准君天澜的态度,所以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东隔间,沈妙言坐在(床chuang)边,瞧见君天澜进来,抱着画卷的手一紧,明明决定了要坦白,可是看着他淡漠的目光,忽然之间,便失去了全部的勇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她跟前站定,低头凝视着她的面庞,“偷了别人的东西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与他对视,他那双凤眸一派幽深,看不出任何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张开口,想要说是,可是对着那样的目光,那个字如何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良久的静默后,她咬了咬嘴唇,忐忑地摇摇头:“我……没有偷。”

    害怕从他眼中看到失望,害怕他会将自己赶出国师府。

    她抱紧了画轴,小脸上满是懵懂与畏惧。

    可是,话音落地后,她却清晰地看见,他的瞳眸,一点一点,缓缓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,失望吗?

    寂静的房间中,君天澜朝她伸出手:“是这幅画?沈妙言,把东西交给本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紧了画轴,咬住下唇,怎么都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,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依旧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房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,沈妙言忽然起(身shen),倔强地跑出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虚空,薄唇抿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沈妙言跑出来,一眼看到站在庭院中的白珏儿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瞳眸中闪过恨意,她跑下台阶,想着先出府,暂时去安姐姐那里避一避。

    然而刚跑到梨花树下,就觉脚腕处一痛,整个人猛地朝前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那颗小石子上,圆圆的眼睛里不(禁jin)弥漫上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步走下台阶,盯着她纤瘦的背影,声音清冷:“夜凛,拿鞭子来。”

    守在角落的夜凛怔了怔,却不敢说半个不字,只得将鞭子拿来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皮鞭,由握柄到鞭梢是逐渐变细的,鞭(身shen)上有细小的倒刺,打人格外得疼,往(日ri)里都是用来对付囚犯的。

    四周的游廊里,逐渐聚集了侍女和侍卫,众人皆都屏息凝神,谁都不知道沈妙言犯了什么错,可谁也不敢贸然求(情qing)。

    主子的脾气,是别人越是求(情qing),他越是生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提着长鞭,一步一步,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走到沈妙言背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紧了画轴,在树底下蜷成一团,纤弱的(身shen)躯,(禁jin)不住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的惧意尽收眼底,却依旧是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可以宠她,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纵容她去偷东西,去撒谎,去做不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把画交给本座。”

    他冷声。

    然而回答他的,是沉默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凤眸危险地眯起,他抬手,只是刹那,皮鞭便甩到了沈妙言的后背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瞳眸瞬间放大,瞬间到来的疼痛深入骨髓,加之打她的人是君天澜,更是将这鞭疼放大了无数倍,深深植入五脏六腑,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疼痛的,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疼痛的,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而背后的人仿佛没有怜惜,又一鞭紧接而至,鞭声回((荡dang)dang)在庭院中,格外清脆。

    她闭紧了双眼,睫毛轻颤,泪如雨下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却死死抱着那画轴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一旁的白珏儿美目中流露出不屑,原来,大人也并没有那些侍女们口中所说的,那般宠(爱ai)沈妙言。

    否则,又怎会狠心,将她打得皮开(肉rou)绽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