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3章 没有谁,比他更心疼她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漠然地盯着地上,那蜷成一团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从他的角度,能够清晰地看见她裂开的衣帛和皮(肉rou)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将素色衣裳染成深红,鞭(身shen)上也沾了血,这(情qing)景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她在地上翻滚抽搐,伸手想要抱住她自己,手臂却结结实实挨了一鞭,疼得她使劲儿往后缩,靠在树干上,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终于怕了,声音含着泪腔:“国师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然而这哭声并不能让鞭子停下,她只能不停地在地上翻滚,直到疼得指甲深深抠进泥土里。

    “国师,别打我,我疼!”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停哀哭,声音嘶哑地求饶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彻底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她就那么趴在地上,压着那幅画轴,后背是纵横交错的鞭痕。

    已经打了十几鞭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掌心,早已沁出细汗。

    甚至,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在场的没有谁,比他更心疼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也没有谁,比他更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他还要打,素问匆匆赶来,扑通一声跪下,紧紧抱住他执鞭的手臂,泪流满面:“主子,小姐还小,您若是再打,怕是要闹出人命了!这事儿奴婢也有份,主子若是要罚,就罚奴婢一人好了!”

    阿沁也走了出来,在君天澜(身shen)边跪下。

    拂衣、添香等人,一同出来,跪在了树下。

    这些丫鬟们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,无声的抗议,却胜于有声的求饶。

    白珏儿怔了怔,漆黑的瞳眸中掠过不解和茫然,这些人,明明被她用银钱收买了,怎么还会这样偏帮沈妙言?!

    守在角落的夜寒也很想为沈妙言求(情qing),只是见跪的都是女人,实在不好意思凑上去,于是便伸手去捅夜凛,示意一同过去。

    夜凛白了他一眼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怀中的画轴,全(身shen)的力气都被抽空,可她却依旧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她苍白的半边脸儿枕在画轴上,眼泪和冷汗顺着鼻尖淌落到画轴上,同鲜血一道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梨树开了洁白的梨花,花瓣坠落到她的(身shen)上,淡青的衣衫委地,明明该是一副绝美的画面,却因大片鲜红的血液,而显得诡异残酷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心抽痛得厉害,却强硬地将这些(情qing)绪压抑着,面无表(情qing)地挣开素问的手,又是一鞭子甩下去。

    那鞭子打歪了,抽到树干上,枝头的雪白花瓣纷纷扬扬落下,像是下了一场(春chun)(日ri)的雪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君天澜丢了长鞭,盯着奄奄一息的沈妙言,话却是对着白珏儿说的:“如此,白小姐可满意?”

    听不出喜怒哀乐的语气。

    白珏儿从脚到头都在发凉,她希望君天澜对沈妙言下狠手,却从没想过,他竟然这般干脆,这般不留(情qing)面。

    即便不是放在心尖宠(爱ai)的,好歹也是宠过的,也该顾及些颜面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是在同(情qing)沈妙言,她只是考虑到,自己(日ri)后嫁给君天澜,若是犯了错,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下场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心跳便愈发得快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朝君天澜微微屈膝:“大人言重了。一幅画儿罢了,我不过是想小惩一下,大人实在不必为珏儿做到这个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本座小题大做?”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中酝酿着风暴,周(身shen)(阴yin)冷的上位者气势,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白珏儿愣了愣,抬头望向君天澜,她自幼随父亲经商,识人无数,自然知道,眼前的男人,濒临暴怒边缘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梨花树下的小姑娘(身shen)上,白珏儿眼中满是不解,大人暴怒,是因为沈妙言吗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她还没想清楚,迎面一阵风呼啸而来,她下意识地接住,那幅沾了血和泪的画轴便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悸,想要将这血腥东西丢出去,可是君天澜的视线太过凌厉,仿佛只要她敢扔出去,就会毫不犹豫斩掉她的双手。

    她怯怯不敢看君天澜的双眼,战战兢兢地行过礼告退,小腿(禁jin)不住地发软。

    素问擦了擦眼泪,正要去扶沈妙言,君天澜冰冷的声音响起:“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诧异地望向君天澜,但见他薄唇紧抿,瞧不出丝毫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沈妙言,心跳得厉害,却到底不敢违逆自家主子,只得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拂衣她们退下。

    偌大的庭院中只剩君天澜和沈妙言两人,他蹲下来,瞧见她额头的冷汗将刘海儿都打湿了,紧贴着苍白的面庞,平(日ri)里红润的唇瓣干涸(欲yu)裂。

    他瞳眸幽深,她的下嘴唇那里,有两个小而深的牙印,可见刚刚,她有多么疼。

    那周(身shen)的鞭痕与血迹,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他颤颤伸出手,想要摸一摸她的小脸,指尖刚碰上去,沈妙言虚弱地睁开眼,在看清是他后,突然尖叫一声,费力地往后缩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恐惧与懵懂,仿佛眼前这个男人,是魔鬼。

    眼泪从苍白的面颊上淌落,她紧紧抱着头,缩在树下,盯着君天澜,浑(身shen)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像是一只,受惊的幼兽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心剧烈颤抖,想要靠近她,可刚伸出手,她就哭着尖叫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害怕与抗拒。

    他的手顿在半空中,好半晌后,终于垂下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梨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他声音很轻,极有耐心的模样:“本座只是想带你去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却只是哭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为何君天澜要这样生气,不明白为什么他对自己下得了这样的狠手。

    难道从前的宠(爱ai),都是假的吗?

    “若是不愿意我靠近你,我去叫素问来为你包扎,好不好?”君天澜开口,声音是罕见的温柔。

    然而等他将素问喊来,梨花树下空空如也,只有一滩血迹,满地梨花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凛,沿着地上的血迹追去,没一会儿,就瞧见沈妙言拖着虚弱的(身shen)体,一路颤颤巍巍出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而方向,是白清觉的医馆。

    他静静望着她扶着墙壁,每一步,都仿佛走在刀尖上,牵动着全(身shen)的伤口,鲜血不停地从(身shen)上滴落在地,一路蜿蜒进地砖的缝隙里。

    街上的百姓们对她指指点点,她却视而不见,只艰难地走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他在不远处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恍若未闻,不曾回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