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6章 扒了国师的裤子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的内心,躁动不安,蠢蠢(欲yu)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感受到背后那股强烈的占有(欲yu),还在萌芽的(娇jiao)小(身shen)躯,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狭眸一片幽深,他克制住内心的躁动,唇瓣从她的耳垂上擦过,缓缓直起(身shen),将她小小的手牢牢握在掌心,“沈妙言,本座不许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股霸道与占有(欲yu)的威压渐渐散去,沈妙言在心底松了口气,抽回手,与他拉开距离,表(情qing)认真:“我并未卖(身shen)国师府,你无权限制我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自由,本座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拂袖,在软榻上落座,表(情qing)冷了下去:“夜凛,传本座的话,谁都不准放沈妙言出府,违者,杖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他下令的模样,那么冷酷,那么决绝,一丝余地都不曾给她留下。

    她转过(身shen),一言不发地走向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望着她的背影,眼底的冰冷,稍稍融化些许。

    无论用什么办法,只要将她留在(身shen)边,就好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东隔间,将小包袱丢到地上,甩掉绣花鞋,上了(床chuang)默默趴着。

    心头弥漫着说不出的难受和委屈,她开始想,投靠国师,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白珏儿听说君天澜亲手将沈妙言抱回府中,亲自为她上药,亲自喂她喝汤,怒气攻心,将房中的一整(套tao)珐琅彩瓷器都给摔了。

    阿彩在一旁柔声相劝:“主子,听说那沈妙言正和大人冷战呢。这对咱们来说,不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冷战?”白珏儿抬起眼帘,明明是生气的模样,可右眼角下的泪痣,却叫她看起来妩媚而柔弱,“她有什么资格和大人冷战?!哼,还当自己是官家小姐吗?!”

    因为楚国的商人地位不及官僚,所以她这位富家小姐,也常常被官家小姐看不起。

    也因此,她既厌恶官家小姐的高傲矜贵,同时却又对自己的出(身shen)感到自卑。

    如今针对沈妙言,不止是因为要和她抢国师大人,更是因为欺负她,有一种报复那些官家小姐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到底大人宠她,她有骄矜的资本。”阿彩轻笑,“若是什么时候大人不再宠她了,那便真正是人人都可以轻((贱jian)jian)的罪臣之女了。”

    沈国公昔(日ri)征战四方开疆拓土,楚国的繁盛,百姓的平安,与他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若是认真算起来,这些人原都受过他的恩惠。

    可如今,只因他背上谋逆的罪名,曾经的功勋便都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连带着唯一的掌上明珠,都被人一口一个“罪臣之女”称呼,轻((贱jian)jian)至此,可见人(情qing)冷暖,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白珏儿望了眼角落那幅染血的画轴,淡淡抿了口茶水:“昨晚,大人着实把我吓到了。再观察些(日ri)子吧,总觉得他们二人之间,不是咱们想象的这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着,放下茶盏,随手拿了本折子戏看起来:“那幅画轴,拿去给沈妙言,算是做个顺水人(情qing),也好给大人留下好印象不是?叫人准备(热re)水,伺候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阿彩应了声是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拂衣将药膳端到东隔间,沈妙言趴在(床chuang)上,把玩着七彩玲珑珠和青鱼珠,声音沉闷:“放那儿吧,我现在不饿。”

    拂衣瞧出她的难受,便软声相劝,“小姐才挨了打,若是不吃东西,(身shen)体怎么受得了?奴婢喂您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摇了摇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拂衣与添香对视一眼,皆都不知该如何是好,两人又劝了会儿,她却还是不吃。

    拂衣将饭菜端出来,君天澜瞥了眼,见一口没动,脸色便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东隔间的布帘被挑开,君天澜亲自端着饭菜进来,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头偏向墙壁,不肯理他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“本座说过,若是不听话,便罚了素问。祸是你闯下的,沈妙言,你心肠有多硬,才舍得让素问跟着受罚?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来,许是那些药起了作用,她觉得伤口也没那么疼了,于是抓起青鱼珠,直接砸向君天澜的脸。

    君天澜避开,那珠子“哐当”落地,竟也没碎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避开,因为生气,(胸xiong)口起伏得厉害,于是干脆站在(床chuang)上,居高临下的,手一伸,直接将他端着的饭菜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地面,精心烹制的膳食洒得到处都是,瓷片与白米饭掺和在一起,白花花的,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头,望向面前的小姑娘,对方一脸你奈我何的表(情qing),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本座是不是说过,不要浪费食物?”他开口,凤眸危险地眯起。

    沈妙言哼了一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双手在袖中攥成拳头,面对着这个(娇jiao)软的小姑娘,竟是一丝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软硬不吃,如今竟也不受他威胁了,完全是一副要上天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莫名火大,伸手将她拽到怀中,随手拿了一旁的鸡毛掸子,正要打她(屁pi)股,她小鱼似的麻溜挣开来,白嫩的脚丫子抬起,毫不犹豫地踹他一脸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……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脸颊,(胸xiong)腔中那股积火越燃越旺,最后不顾(身shen)份,脱靴跳上她的小(床chuang),伸手便去捉这小姑娘。

    沈妙言吓了一跳,想要下(床chuang),却已经被君天澜抓住双手。

    她回想起花容战以前教她的几个小招数,于是伸脚就去踩君天澜的脚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脚实在是小,力气又很小,“啪”地一声,踩在君天澜的脚背上,却一点都不疼。

    两人都低头看向那脚,她的脚丫子只有巴掌大,白嫩细腻,小巧玲珑,踩在他的脚背上,与他的大脚丫子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而两人的姿势,也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这二人同时意识到,这么在(床chuang)上纠缠十分不妥,于是君天澜很快松了手,两人立即退到(床chuang)头(床chuang)尾。

    许是心不在焉的缘故,柔软的被子将沈妙言绊了一下,她轻呼一声,直接朝前栽倒。

    君天澜愣了愣,正想去扶她,她却已经趴在了被子上。

    慌乱之中,她的双手抓住他袍子下的长裤,连同里面的亵裤,一同扒拉了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