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09章 三品美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收回视线,不愿意多做解释,便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楚随玉眉眼含笑,声如碎玉,格外温和动听:“眼见着中午了,相遇也是缘分,不如本王请你吃东西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着头,抓着糖葫芦,不说话。

    楚随玉将沈妙言带到临街的一座酒楼里,很有耐心地同她说话,终于是了解了大概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偷东西,挨打了……这可怪不了国师,回去认个错,国师也不是小器量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听一个笑话般,眉梢眼角都是温润的善意笑容,看着沈妙言的目光,犹如看着不懂事的小孩子,满是包容。

    “谁要回去认错了!我死也不会认错!”沈妙言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就不认错,快吃点心吧!”楚随玉笑着,完全是哄小孩的口吻,随即又吩咐(身shen)后的小厮,“你去倚梅馆,告诉白太医,今儿中午,沈姑娘跟本王一道用膳。”

    小厮前脚走出去,一名打扮美艳的姑娘后脚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桃/花/色襦裙,雪白的酥/(胸xiong)露出一半,云鬓高耸,(娇jiao)笑着倚到楚随玉(身shen)边,“王爷,您可好久没来看人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发嗲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媚儿可是想本王了?既是如此,本王自罚一杯酒,可好?”

    楚随玉将她抱在怀中,笑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汗颜,不敢打量这二人,很不自在地将目光转向窗外街头。

    楚随玉咳嗽了声,介绍道:“这位是这间酒楼的老板娘,妙言你称呼她李姐姐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颔首,声音细如蚊蚋:“李姐姐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便咯咯(娇jiao)笑起来,随手拍了下楚随玉的(胸xiong)膛:“王爷,这个小妹妹,莫非是王爷的新欢?她还这样小,王爷您也太多(情qing)了些!媚儿吃醋了!”

    楚随玉握住她柔嫩的小手,哄道:“哪里,本王现在最(爱ai)的,还是媚儿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眉目传(情qing),沈妙言几乎快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市井传言,晋宁王多(情qing)好美色,今(日ri)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这随便进个酒楼吃饭,人家老板娘都是他的欢好……

    正尴尬时,又一声(娇jiao)呼响起:“王爷,您最(爱ai)媚儿姐姐,那妾(身shen)又算什么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去看,一位(身shen)着软罗纱裙的妙龄少女挑了布帘走进来,(娇jiao)俏的脸上挂着不满:“我在对面卖胭脂呢,就瞧见媚儿姐姐与王爷眉来眼去,哼,王爷就疼媚儿姐姐,却冷落了人家!”

    楚随玉笑起来,朝她伸出手,那少女撅着嘴,十分矜持地将自己的小手伸过去,楚随玉便将她也拉到怀中,凑过去亲了一口她红润润的嘴唇:“香儿嘴上的胭脂,真是好吃。可是又研制出了新款的口脂?”

    说着,朝沈妙言笑道:“这位是对面胭脂铺的老板娘,姓桂,名香儿。你称呼她桂姐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桂……桂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尴尬地揉了揉脸,晋宁王,到处都是他的红粉知己啊!

    气氛正诡异时,布帘被揭开,穿着红罗长袍的妖艳男人进来,手持一把折扇,(身shen)后跟了四五位美貌姑娘,正是花容战。

    “我在隔壁雅间,似是听到王爷的声音,过来一瞧,果然是!”他笑着,自来熟地坐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雅间里满是莺莺燕燕,脂粉香气萦绕在鼻尖,这些女子各自拈酸吃醋,也有比拼才(情qing)的,气氛倒是(热re)闹起来。

    花容战注意到沈妙言,不由挑眉:“王爷,这小丫头,你可不能碰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还没饥渴到,对这样小的姑娘下手。”楚随玉微笑着,“说起来,你那金玉满香楼,为何不放置些美人?每次去那里用膳,总觉少了些趣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美人,哪是那么容易搜罗到的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摇着折扇,一旁有少女,朱唇含了颗樱桃凑到他唇边,他微笑着歪过头,吃了那颗樱桃,眉梢眼角都是风流。

    “这美人,也当分为上中下三品。”楚随玉揽着两个姑娘,含(情qing)脉脉的双眼中满是对女子的怜惜,“下品,便是空有美貌,却无才(情qing)与出(身shen)。中品,则是美貌与才(情qing)俱佳,可惜没个好出(身shen)。而上品,便是美貌、才(情qing)、出(身shen)俱佳者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十分赞同地点头,摇着“我本风流”的折扇,补充道,“女子的(性xing)格也是十分重要的。说起来,若是那(性xing)格太过正经端庄,反倒失了闺房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呢。我前些(日ri)子去的青楼,里面有位美人,虽(娇jiao)蛮了些,可其才貌倒是完全撑得起她那(娇jiao)蛮。”楚随玉含笑,眼中都是怀念,“不如,咱们今晚一道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早有美人坐在绣墩上弹起琵琶,胭脂水粉,衣香鬓影,巧语嫣笑,整个雅间仿佛成了某座青楼的包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比尴尬地坐在角落,这俩货俨然一副哥俩好的关系,美人环绕,纸醉金迷,快活无比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同(情qing)晋宁王妃了。

    初恋和所嫁的人,居然都是一个德行。

    还竟然,一同逛起了青楼!

    她正想着要不要离开,花容战递了杯酒过来,笑容满面:“沈丫头,快尝尝,这可是金玉满香楼的酿酒师,亲自酿造的好酒。酒劲儿大得很,你慢慢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喝酒。”沈妙言摇摇头,她的酒量不好,不能在外面喝。

    “尝尝嘛,这酒价值不菲,我特地带出来一瓶,邀好友同喝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便有美人上前,笑盈盈将酒水送到沈妙言唇边,“小妹妹,尝一杯又有何妨?既是来了,便一起玩,别扫了大家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大会推酒,只得接过,为难地饮了小口。

    酒菜都上齐了,这些人玩得很开心,没过一会儿,便又有人来劝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跟着一块儿喝,带着微醺醉意的目光,扫过雅间,这些跳舞唱歌的女子们,有的是烟花女子,有的是良家女子。

    可大家在一起,玩得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晋宁王被几名美人灌酒,喝得酩酊大醉,趴在桌上,指着花狐狸,嘲笑他相貌(阴yin)柔像个女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