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2章 所有的风雨,他替她挡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黑暗中,他握住她的小手,大掌摩挲着她的面颊,为她擦去眼泪,声音是极致的温柔: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(日ri)后行事,须得掌握分寸。再想得到的东西,也不要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他的凤眸中满是认真,因为在那些黑暗的年月里,他也曾做过无数不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可,那是他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姑娘,双手还很干净,人生还是一张干净的白纸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,她染上污点。

    所有不光彩的事,交给他去做,就好。

    所有的风雨,他替她挡,就好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他的教导,眼泪流得更多,轻声啜泣着,伸手拉他的衣袖:“国师,陪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。”君天澜声音放得柔软,又摸了摸她的面颊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安心地躺好,却又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国师,想跟你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有推辞,脱了皂靴和外裳,掀开被子躺进去,长臂一伸,便将她另一边的被角也给掖好。

    沈妙言往他(身shen)边拱了拱,嗅着那冷甜的龙涎香,小脸靠着他的(胸xiong)膛,像是一只充满依赖感的猫儿。

    在他(身shen)边,那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渐渐睡去,带着满足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侧着(身shen)子,抚摸她纤瘦的脊背,凤眸中同样充斥着安全感。

    仿佛只有和这小丫头在一起时,才会觉得,双手沾染的血液,似乎也没那么脏,背负的无数人命,似乎也没那么沉。

    夜色,似乎也没那么深。

    通往那个位置的路,注定了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只想平静的,和他的小丫头一起,做完这一夜的梦。

    (春chun)雨潇潇,夜色如潮。

    房中静谧,唯有二人安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(身shen)边已没了人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摸了摸额头,体温正常,高烧约莫是退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,正(欲yu)下(床chuang)穿鞋,眼角余光却瞥见(床chuang)头摆着一幅画轴。

    那画轴上还沾染了血液,看起来,很眼熟。

    瞳眸中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,她伸出手,指尖碰了碰那幅画儿,发现确实存在着,这才握住画轴。

    缓缓打开来,熟悉的百花闹(春chun)图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这画儿,她记得他明明叫夜凛拿去扔了,怎么却又奇迹般的,出现在她的(床chuang)头?

    拂衣走进来,见她拿着那幅画发呆,不由笑道:

    “今儿天还没亮,主子就起(床chuang)了,说是去找东西。下那么大的雨,他连伞都没撑,独自到后院处理垃圾的地方翻找。夜凛他们怎么劝,都不听。最后,从里面找回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将干净的温水盆放到木架子上,拿了绣帕过来,浸湿了给沈妙言擦脸:“幸好这画儿上面丢了不少东西,才没被雨淋湿。这画儿,是对小姐很重要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目光依旧盯着那画儿:“是很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,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国师呢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主子去上早朝了,说中午回来。”拂衣将帕子放进水盆,“小姐高烧才好,该好好歇着,奴婢端些清粥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后,沈妙言抚摸着这幅画,凝视良久,最后珍而重之地将它收好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后院厢房中。

    白珏儿刚起(床chuang),就听阿彩禀报,说沈妙言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她不在意地在丫鬟伺候下洗漱。

    “昨儿晚上,”阿彩忐忑地望了眼她的脸色,“大人并未去应酬,他在门口遇到了沈妙言,正好沈妙言发高烧晕过去,就将她带回了府里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的脸色瞬间绷不住了,推开为她洗脸的丫鬟,声音低沉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阿彩咬了咬嘴唇,“听说,国师昨晚,歇在了东隔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白珏儿直接掀翻一旁丫鬟手中的水盆,“好一个沈妙言,手段当真了得!借着高烧的由头,不费吹灰之力,就与大人冰释前嫌!哼,小小年纪,好一颗七窍玲珑心!”

    满地都是水,阿彩轻声问道:“小姐,如今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爷(允yun)许小姐寄住在国师府,就是期望小姐能拿下国师大人的心。

    但这半个月以来,小姐明面上虽然同国师熟络了不少,可也仅限于说表面话。

    真正掏心窝子的谈话从未有过,更别提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白珏儿缓缓在(床chuang)榻边坐了,由着两个小丫鬟跪在水里为她穿鞋,瞳眸中闪烁着残酷:“临走前,爹爹给的那瓶药,放在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,君天澜果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他的书房里看医书,听见脚步声,连忙抬起头,小脸上都是欢喜:“国师,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活蹦乱跳的样子,知晓她痊愈了,走到窗下软榻上坐了,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那幅画儿,看医书,还有……”沈妙言蹭过去,仰起包子似的小脸,含羞带怯,“想国师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那么自然,君天澜心头却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正好添香进来,屈膝行了个礼,问道:“主子,午膳摆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这儿。”君天澜淡淡道。

    添香含笑望了眼这两人,立即转(身shen)去办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到君天澜对面,与他隔着矮几,双手托腮:“国师,我不在的时候,你有没有待白珏儿好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他凝视着这小丫头的眼睛,她听了他的回答,一双圆眼睛立即就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不在的时候,国师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小嘴,鼓起勇气问出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依旧同她对视,想起她不在的这半个月,他每每走进衡芜院,都觉得这院子里少了些什么,梨花树下的秋千架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,没有谁再坐上去。

    每每入睡时,(床chuang)上彻骨冰凉,再厚的被衾,也无法给予他半分温暖。东隔间安安静静,不会再有人抱着被褥跑出来,爬上他的(床chuang),哭着说国师我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每每对着镜子梳头时,他都很怀念,那个动作笨拙总是扯痛他头发的人。而他看书时,拂衣泡出的松山云雾,也没有那个笨丫头泡出来的好喝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这些,都是想念的话……

    那么,他想她!

    他半个(身shen)子越过矮几,一手轻轻托住沈妙言的下巴,冷峻而精致的面庞缓缓靠近她的脸,点漆凤眸中,盛着复杂却又单纯的(情qing)愫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我,想你。”

    低沉清冷的声音,透着无边无际的思念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地放大,君天澜的目光下移,落在她红润的唇瓣上,他凉薄的唇,距离那小小的嘴,越来越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