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3章 要国师亲亲才能起来 【求月票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停止。

    心跳,加速,重重地撞击着(胸xiong)膛。

    所有的感官都汇聚到视线,沈妙言的瞳眸中,倒映出君天澜比(春chun)水更加温柔的眉眼。

    那双斜挑的凤眸中的映像,满满的,都是她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靠近,两人唇瓣的距离,只剩下两寸,一寸,半寸……

    直到,那冰凉的珊瑚色薄唇,轻轻贴上她的……

    额头。

    额头!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骤缩,视线所及,是他线条完美而坚毅的下巴。

    君天澜修长的手指扣住矮几,注视着前方的珠帘,凤眸里盛着虚空,万千思绪,在脑海中汹涌澎湃地生长,无数声音响起,叫嚣着不可以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这个小姑娘时,绝不可以这样轻佻地占有她。

    即便是吻,也该等到他与她订亲后,名正言顺的去吻。

    想要她光明正大站在他的(身shen)边,想要她不必被人指指点点,想要她有名有份。

    这是他对她,该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君天澜努力克制住内心的**,只蜻蜓点水般,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,然后缓缓地,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眼底有失望一闪而过,抬手摸了摸额头,那被吻的触感似乎还在,冰凉冰凉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看向对面的男人,对方将视线转向窗外,声音依旧清冷:“不要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尽管不是那种吻,可到底是吻了,他叫她不要想太多?

    沈妙言(胸xiong)腔中升腾起一股恼火,盯着君天澜,却发现对方的耳尖有些可疑的泛红。

    他那表(情qing)尽管依旧平静,可眼底的暗潮涌动,却瞒不过她。

    原来,他也不是总能保持淡定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微微上翘,心(情qing),莫名大好。

    “主子、小姐,饭菜来喽!”

    添香领着四个小丫鬟送膳食进来,一碟红烧(肉rou)、两盘素菜并一盆虾仁蛋汤,加上白米饭,简单却精致可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因为心(情qing)好,胃口也跟着好起来,她拿筷子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(肉rou),这(肉rou)烧成了酱红色,喷香喷香,油光发亮,她“嗷呜”一口,直接包进小嘴里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肥而不腻,香甜松软,入口即化,好吃!”

    她一连串甩了三个词,又夹起一块,塞进口中,大约是吃得舒服了,眉眼弯弯的,像极了阳光下懒懒的猫(咪mi)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看着她这副吃相,这小丫头,叫她写文章时搜肠刮肚也搜不出几个好词,吃东西时,倒是会用成语了。

    见她吃得急,他给她盛了碗虾仁蛋汤:“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等这一顿饭吃完,沈妙言摸着滚圆的肚子,那盘红烧(肉rou)只剩下点黑红的酱汁,竟是她一个人吃完了一整盘!

    她打了个嗝,抬眸望向对面,君天澜正慢条斯理地拿湿帕擦手,依旧保持着矜贵,动作十分优雅。

    她低头望了眼自己衣襟上沾染的几滴汤汁,以及油腻腻的双手,突然不爽。

    眼中掠过腹黑,她跳下软榻,跑到君天澜跟前,脏兮兮的双手直接攥住他干净的衣袍,仰着无辜的小脸:“国师,你刚刚说想我,可是你到底有多想呀?”

    说着,睁着大大的圆眼睛,俨然一派天真模样,右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:“是只有这么一点点想,还是这样很想很想?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注意力都在她脸上,完全没注意到这死丫头,把手上的油腻都揩到了他袍子上。

    他托腮,仔细想了想,认真答道:“应该是,你想吃红烧(肉rou)那么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窃喜,将擦干净的双手背到(身shen)后,“国师不要脸,居然有这么想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小拳拳捶了下君天澜的(胸xiong)口,捂脸转(身shen)往东隔间跑。

    许是跑得急,她的双脚绊在一起,直接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君天澜下意识地起(身shen)走过去,满脸关切:“可摔疼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转过头,泪眼汪汪:“摔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便俯(身shen)去扶她,她却一手勾住他的脖颈,嘟起嘴唇:“要国师亲亲,才能起来!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沾满红烧(肉rou)酱汁的唇瓣,默默别过脸,就算他有点喜欢这个小丫头,她这个样子,他也根本下不了嘴好嘛!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眼底都是嫌弃,抬手抹了把自己的嘴唇,竟是抹了满手的油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闪过尴尬,她拉起君天澜的大袖擦了擦嘴和手,继而再次嘟起嘴唇,闭上双眼:“国师,可以亲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转向她的脸,虽说吧,小丫头嘴上没了油渍,可是说话间,满嘴都是红烧(肉rou)味儿……

    他依旧,下不了口啊!

    末了,他往后倒退几步,微微咳嗽了声,“那什么,本座在金玉满香楼约了同僚商议国事,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几乎逃命般,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吞吞爬起来,望着他飞奔的背影,(禁jin)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国师发窘的模样,真好玩。

    午后,沈妙言跟着素问在屋檐下学医,素问说,再过一两个月,差不多就算是打下个好基础了。

    她正学得认真时,添香端了(热re)茶和点心过来:“小姐,您学了这么久,该歇歇了。奴婢看着,觉得您真是辛苦,好心疼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吃的有喝的,算什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颇不在意,端过那杯天青色冰裂纹茶盏,正低头要喝,想着素问教的用银簪试毒,顿时生了好玩之心:“添香姐姐,把你头上的银簪借我一用呗?”

    添香拔下簪子递给她,笑道:“这是拂衣泡的茶,小姐还怕有毒不成?”

    正说着,沈妙言将簪子探进茶水中,通体银白的发簪,几乎是瞬间,触水的那一段就化为了黑色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一抖,不可置信地盯着茶水,怎么会这样?!

    添香也吓了一跳,“这茶……”

    素问夺过那杯茶,稍稍检查了一番,便重重搁到桌案上,脸色不善:“相思子毒,乃是从一种名为相思豆的植株里提取出的毒素,这相思豆并非平常所食用的红豆。相思子毒无色无味,无影无踪,令人防不胜防。这么一杯喝下去,必定殒命。”

    “相思子毒?”沈妙言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儿的笑,“看来,是有人不想要姑(奶nai)(奶nai)我好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双眼中迸发出一股凶狠的光:“那么,新仇旧恨,就一块儿算个清楚!”
小说推荐